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飞舞吧,妖精……在荒芜的土地上疾驰!挥动睡眠的翅膀,带给众生予死之寂静。晶莹的冰晶,泛滥吧……在即将被忘却的生命中,赐下白银的睡床……”繁琐而复杂的咒语一直持续着,莫亚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事情发生的原由,她即使有心也无力再做什么,半空中的亡灵一直在抽取她的生命力,此刻全身瘫软连说话都很困难。

“快叫我们的人离开,是禁咒!!”首先自震惊中会过神来的深渊祭司索恩连忙对身旁的士兵发号事令,他们立刻把这一讯息告诉城墙上的奴隶,又有由他们用手语传达给附近的战狼骑兵。

白色和黑色的暗夜精灵军队如同退潮的海水一样迅速离开白蔷薇城,分别退到他们原先出现的位置上。

“可恶!!暗夜精灵的战争祭司!为何要阻挠……我诺丁……祭祀……那南方国之地……我兽人时代向往的南……可恶的白蔷薇……可恶的暗夜精灵……祭祀……”兽人王在半空中的身体突然开始摇摇欲坠,七孔流血的怒吼着,充血的双眼直盯着不远初残破的白蔷薇,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像脚下细细的黄沙一样逐渐风化,伸出的双手努力想抓住什么,但终究在不甘的咆哮中散做白色的粉末。

兽人王化为灰烬后神器“战角”自空中掉落,大祭纳梵悲痛的捡起这件诺丁兽人王代代相传的神器,持有人的死亡也使它变得黯淡无光。

吾族又一次南下的希望变成了泡影,天上的博萨神啊,可有见你的子民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可能伸出怜悯之手,救助一直忠心信仰您的诺丁子民于敌人的逼迫。

眼看兽人王死亡,兽人们纷纷停止了攻击,失去了首领之后,它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大祭祀?”

其余的祭祀和兽人指挥纷纷看向目前的最高决裁者,不知它是继续进攻还是退到远程攻击范围外,稍做休整后再卷土重来?

“我们走,回北方!!”看到白蔷薇城上密布的黑云和阴影,大祭祀从悲痛中清醒,他作出目前最明智的决定,这也是遵循刚去世的克鲁玛兽人的遗愿。为了将来,必须保存这些精锐的兽人战士性命,既然取胜已经无望,不如就此撤退。

不过,身不由几的莫亚就是想放过兽人,也不可能。几乎要把她全身精力和魔力都吸干的穆莱西尔终于停止了似乎永无止尽的咏唱,他昂起痛苦扭曲面容高声咆哮着,随着刺耳嗓音的嘶鸣,大地开始冒着阵阵白烟,天空再度裂开一条裂缝,只不过不同的是,这次出现的不是陨石活球,而是水!

如同水库决堤,天河泛滥。巨大的水流像奔腾的河流冲到地面上,淹没了白蔷薇附近的黄沙,自然也把兽人也淹没了。

两个暗夜精灵大军还在不断后退,就为了躲避这突然而来的激流。

“快跑!快!!士兵们快……”利用祭祀特有的浮力,纳梵和其余几名祭祀一同指引着在大水中奋力挣扎的兽人向着比较高的沙丘游去,奇怪没有听到水流声的他再一次回头时却呆住了。

哪里还有兽人士兵?哪里还有什么激流?

身后白茫茫一片,如同常年冰封的冰晶大陆,晶莹的巨大冰面覆盖了白蔷薇城外低洼的沙地。那些刚刚还在水中挣扎的兽人全部都被封在冰下,他们惊恐的表情还留在脸上,时间静止仿佛在这一刻,晶莹的冰晶埋葬了除祭祀之外的所有兽人。

“暗夜精灵……我不会就此罢休的,这刻骨的仇恨只有用鲜血才能偿还!!”在同伴的拉扯下大祭祀嘶吼着离开,他的内心永远都铭刻上了这苦难的一幕。

释放完咒语,穆莱西尔也恢复为原先的模样,神器受难的指环也没有再发出刺耳的嚎叫,莫亚从半空中摔下,已经身心疲惫的她就这样昏迷在沉沉的黑暗中。

至此,长达六个月的白蔷薇围城之役也画上句号,只不过它的胜利者既不是防守一方的人类,也不是进攻一方的兽人。当白蔷薇被暗夜精灵占据的消息传到明苏帝都时,已是一个月后。

卷八 游历 第一章 新的任务

虽然在夺取白蔷薇和对抗兽人的战役上暗夜精灵成功了,但相对他们也不是毫无损失的,兽人的勇猛让暗影精灵部与寒冰部分别失去了五百名牧师、四十四名神官、九百名强弓手、六千四百弓骑兵和一万七百二十名奴隶战士。

这个数字虽然比原先预计的要少,但祭长仍为此而恼火。经过此役,短期内暗夜精灵族都不能在调集大量军队作战,他们必须防备兽人以及人类两方面的攻击。

白蔷薇战役,禁咒发动之即,莫亚终于知道如何使用神器。

神器是神之物,要想使用它,就必须付出代价。启动神器需要大量的魔力,如果无法达到要求就必须把大量的生命力转换为作为魔力以此发动神器的威力。

兽人王克鲁玛,没有足够魔力的它只得以自己的全部生命换取神临一击。可惜已经衰老的他只剩下几年的寿命,无法完全发挥出愤怒战锤原本的威力,而且也无法支撑太久的时间。

和兽人王相比,莫亚是非常幸运的。

黑暗系神器每次降世都得以鲜血和生命作为祭品。怨恨、愤怒、悲伤、绝望,白蔷薇充斥着因战争而引发的庞大意念,还有因战争而流的大量鲜血,而莫亚内心随意想法恰恰就是启动神器所必须的最后条件。感知到莫亚愿意付出生命力,受难的指环在各项条件都达到的情况下自发启动,幸而神眷一族的血统使她捡回了一条小命,原本启动神器后就会因生命力过度流失而死亡,这是每个神器被重新赐予后必经过程。像兽人族为了重启“战角”就牺牲了上百名兽人的生命作为祭品。

每月一次的首脑会议,好不容易自昏迷中清醒过来,但作为族内唯一的战争祭司,但莫亚还是拖着虚弱的身体参加了。

大长老宣布暗夜精灵族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都将致力于地上要塞的建立、拓展人口、发展经济三个方面。在暗中联络散布在四大陆上的其他暗夜精灵的同时,也会派遣半精灵加入到人类世界里收集情报、建立商会,务必要人类逐渐适应暗夜精灵的存在,这样夜之都的扩建才不会引起世人的警觉。

九大家族都各自派出了自己家族的奴隶和半精灵,幸而半精灵比纯血统的精灵更容易为人类所接受,而且在东大陆,暗夜精灵与人类所生育的半精灵也不在少数,只是开设店铺、发展经济的话人类是绝不会加予干预的。相反,暗夜精灵在制造生活用品上的高超技艺与精美手工获得人类的一致欢迎,此外郎白宁尔葡萄酒、漆器、银器、武器、服装等等都是千金难求的精品,由于暗夜精灵与人类的不和很少流传到人类国家,随便一件普通器物都可以买到万金以上,故而为了建筑地面要塞、扩大暗夜精灵各方面的装备,加大与人类的对外贸易就成了今后非常重要的一项措施。

提出此项建议的毕尔菲特也得到了暗夜精灵长老与祭司们的另眼相看。在血统意识的作祟下,顶着“大祭司弟弟”的头衔,尽管只是血统稀薄的特鲁特人,但毕尔菲特凭借自己的聪明头脑获得了大部分暗夜精灵的认同,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混到了一个名誉长老的身份,还被委派专门负责与人类的通商贸易事项,才丢了典狱长的帽子立刻就重新捞了个商贸负责人的职务。

虽然大长老和祭长都对此次白蔷薇战役损伤人员太多有所不满,但神器重启和禁咒的威力让他们颇为欣慰,加上毕尔菲特的才华,两位最高决裁者也就没有太计较莫亚在此战争中的一些自私行为,反正已经让她发誓绝对效忠暗夜精灵族,叛变之类的可能性也被大长老与祭司给否决了。不然,一个具有叛逆心态、自私又持有超级破坏力神器的特鲁特人早就被秘密处决了。

“你的身体真的恢复了吗?”

从议政厅回到莫亚的居所,毕尔菲特见莫亚本就因常年不见光而苍白的脸毫无血色,他十分担心。

“还好……”

“她好得很!杀几个兽人完全没问题,是吧,大祭司。”

莫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她与毕尔菲特朝发声处看去,西斯塔尔靠在大门口,英俊的脸上有十分不自然笑容。

“哟,好久不见。”

在战争中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两个血盟者在战争结束一个月第一次见面。

虽然西斯塔尔没有再说话,但莫亚已经猜出他的来意。

嘿,这小子心眼可真小,还在记恨我隐瞒毕尔菲特的真实身份以及有意要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借以换取暗夜精灵族帮忙复仇一事。也对,换做是我只怕早就报复了。不过这小子还真能忍,明明气得要死,却偏偏要憋在心里,假装不知情的样子,真是有够虚伪。

看着西斯塔尔装出一副关心的虚伪模样,莫亚就感到好笑。

这个混血暗夜精灵可真别扭。

“你今天来,不会就想说这几句话吧?”

深吸一口气,把即将出口的质问又咽回肚里,西斯塔尔摆了一个优雅的邀请姿势;“祭长下了命令,他有重要的事交给大祭司阁下去完成,这项任务非常危险,因此必须加强您在近身战斗方面的技巧,在下非常荣幸的获得到亲自指导您的荣誉。”

“喔……这样啊,去哪训练。武斗塔吗?”

“是。”

“那,要不要先去见见祭长,我想知道他到底给了我一项目什么危险的任务。”从躺椅上起身,莫亚揉着酸痛的肌肉,连续躺了一个月,她身体哪儿都痛,随便活动一下也会气喘吁吁。

“不,祭长说了,要我先验收大祭司阁下目前的武斗技巧再做定夺。”虽然已经尽量装出愉悦的表情,但西斯塔尔的笑意却并没有到达他紫色的眼睛。

已经心里有底的莫亚在离开住所的时候悄悄地以瞬发分别施展了奥术“加速”与神术“庇护”。

太阴险了,西斯塔尔这小子绝对是想报复,虽然他刚才所说的训练有可能是真的,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内情,说不定这个亲自指导的差事也是他特地去请求的吧。嗯……是想借着近身战斗的机会好好“教训”一下我吧,呵呵,西斯塔尔虽然在近身战斗上绝对胜不了你,但玩阴谋的话你绝对是输定了。

走在前面的西斯塔尔没有看到莫亚嘴角挂着的狡诈,倘若此刻回头的话,或许他就不会又错失了一次教训莫亚的机会。

才进入武斗塔,西斯塔尔就迫不急待地拔出腰间的魔法剑,可惜他的打算已经早被莫亚看透了,这次偷袭注定失败了。

“啊呀,你来真来的啊!虽然算好了你会报复,可也没想到你会这么绝,玩真的吗?”躲开西斯塔尔愤怒的一剑,看着地上被火焰劈出的大坑,莫亚有点吃惊,没有料到他出手这么重。

“你这死女人,又算计我!!”发现自己又棋差一着输,西斯塔尔高举手中利刃,打算再补上几剑,莫亚刚恢复不久,没有太多魔力,她一但无法使用魔法决不是他的对手,这次一定要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个已经算计他好多次的女人。

“好啊,你是打算继续八个月前的那场较量是吧,我奉陪!!”反手抽出绑在小腿肚上的噬血匕首,莫亚也摆出进攻姿势。

“住手!!”

祭长和大长老一到武斗塔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碍与祭长和大长老的权威,西斯塔尔唯有忿忿不平的收剑回鞘,但他的眼睛仍射出浓浓的杀意。

“看到你们两个这样子,可真叫我们失望。”

“西斯塔尔,知道我为什么要交给你考验大祭司武技的任务吗?”

“望祭长指示。”

“我要交付你们两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地表人类和其他种族都对我们暗夜精灵十分防备,要是以你们目前的相处方式,只怕没有完成任务,就已经相互自残而亡了!!”祭长看起来有些不高兴,连说话的口气都变得格外严厉。

“好啦,接下来的就由我解释吧。”看萨尔托情绪有点激动,大长老安特斯只好接下原本该由祭长交代的事宜;“在会议上所说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为了将来重建暗夜精灵国,必须筹集大量的资金,这已经交给毕尔菲特去办,我们还得联系散布在其他大陆的暗夜精灵族,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对抗人类以及其他仇视我族的生物,比如……白精灵,那些生活在地表的远亲可是十分痛恨暗夜精灵呐。”

“是,大长老言之有理,不知要交付什么重要任务给我们?”莫亚整整心态,她估计会和联系其他部族有关。

“你和西斯塔尔在稍做休整之后即刻返回地表,务必要联络上其他的暗夜精灵部落,和他们达成共同重建暗夜精灵国盟约。”

“那……请问,其他的部族都分布在什么地方?”突然,莫亚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呃……这个嘛……咳……我们也不大清楚。”

“啊?!”

这下,莫亚和西斯塔尔都有些傻眼了,大长老竟然说不清楚,他们没听错吧?

“就是不清楚才要你们两个去查啊!”

对于安斯特的解释,莫亚只得苦笑,这的确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安尼西亚四块块大陆和数千小岛,谁知道那些千年之前分裂的暗夜精灵部族究竟跑哪去了,这不是要他们一个大陆一个大陆逐一去找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是研究了很久。以战争祭司的身份去联系的话比出动大量士兵或神官要更有效果,而且为防止你的身份暴露特地安排西斯塔尔做掩护,比竟在地表世界和光明圣教的圣骑士走在一起最不容易引起他人的怀疑。而且……”祭长看着莫亚说出了他早已做好的安排;“你的战争祭司试炼才通过第一关吧。”

“是,还得再回深渊魔域去继续,但现在有了如此重任,只怕没有时间……”而且炎魔好象上次被黄金战锤给砸回那里去了,还得回去找它,这样有用的战力就放跑了,实在可惜啊。

“这你不用担心,每个神殿只有一个单向时空传送门,每个试炼者也只能使用一次。夜影神殿的传送门已经无法再把你送到深渊魔域,必须要去寻找别的传送门。”

“祭长的意思是……在其他暗夜精灵部族里有传送门是吧。”听萨尔托一解释,莫亚也猜出了个大概。

“对,而且不止是暗夜精灵部族才有传送门,其他的黑暗神殿也有。月与夜之神是黑暗系两大主神,在人类世界里也有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神殿和信仰者,你们在去寻找暗夜精灵的旅途中可以自己去尝试,但最好还是在暗夜精灵族的神殿去试炼比较安全。还有,莫亚大祭司,关于你的复仇……我想在不影响暗夜精灵族利益的前提下,你可以放手去做,我和大长老不会约束你的,而且就像我曾经答应的那样,在适当的时候,在不违背暗夜精灵的条规的情况下,你可以调动暗夜精灵族的力量去完成你的复仇。”

祭长的话无疑给准备回到地表就开始实施报复的莫亚吃了一剂定心丸,她十分欣喜的接受了这项长远、艰辛的任务,和西斯塔尔一脸埋怨的表情不同,她的面空上是截然相反的愉悦和兴奋。

“为什么我非得和这女人一起……”

“不要抱怨,西斯塔尔。适时的磨练一下自己不是很好的事吗,这是我们交代的任务,必须执行。还有,不许再出现类似刚才相互残杀的情况,这个任务容不得你们大意!!”

“是。”

两位即将远行的旅行者向大长老和祭长致意,表示他们会完成此次任务。

“你觉得他们能和平相处的达成任务吗?”大长老安特斯有点不安的看着两个相互敌视的年轻人离去。

“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界限在哪,不会犯致命的错误,否则你也不会同意让这两个小鬼担当起兴复暗夜精灵国的重任了。”

“也对,是我多虑了。这个世界太过于广阔,他们会相互扶持合作完成任务的。”

英雄历3235年银月32日,莫亚与西斯塔尔即将离开夜之都,为了完成大长老与祭长交代的重要任务而踏上未知的旅途。

卷八 游历 第二章 奇怪的二人(一)

英雄历3235年银月31日

清晨,黑森林还弥漫着浓浓的白雾,原本熟睡在草丛中的银花鼠被外来的不速之客给惊醒了,它睁大眼睛看几名小心翼翼的人类走进森林。

身形轻灵的盗贼埃德蒙与猎人迪瓦谨慎地走在最前方探路,没有近战力的神官埃鲁森和兰托娅紧跟在骑士苏伊的身后,负责断后的是身材魁梧的半兽人帕安和矮人拉尔夫。

一行人都屏住呼吸,以十分缓慢的龟速前进着。

在极端危险的黑森林里,只是一支六人的队伍根本不足以自保,昏暗的森林中早有无数狩猎的目光盯上他们,只要稍不留神便会丢掉小命,尤其是像这种刚出道不久的新手佣兵团。

“埃鲁森,我不行了……”队伍里唯一的女性兰托娅首先体力不支,不顾形象地跌坐在潮湿的地上。

现在虽是清晨,但昨天半晚就出发的队伍可是走了一整晚的路,尽管战士们还能勉强坚持,但一向和体力一词无缘的法师们可就不行了。

深知自己也坚持不了,作为队长的埃鲁森下令原地休息,这可吓坏了雇佣来带路的盗贼埃德蒙。

“不行,我们不能在这种地方休息!”

“可你也看到大家都累了。”

“再累也不行,除非你们不要命了?”

明白盗贼为何如此坚决的原因,但埃鲁森也不由叹了口气。他不是不知道在一个以危险出名的蛮荒森林里放松警惕是件非常愚蠢的事,但队友们的确很累,如果不稍加休息那如何应付接下来的路程。毕竟他们的目的可是生活在森林中中央地带的雷鸟,那里有许多的怪物群居住,在怪物经常出没的地方取出雷鸟的心脏决不是一件容易意的事。

“但是……”原本还要争辩的埃德蒙突然打住话语,他警惕地侧耳聆听着在风中传递的声音,微弱而像树叶摩擦一样“沙沙”声由远而近,盗贼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麻烦来了。

无需言语,看到耳朵同样敏锐的迪瓦将专门用于对付兽族的铁箭搭上精准的短弓,原本还在休息的其他“自由流浪者”成员立即进入到备战状态。

埃鲁森连忙拉起了一脸疲倦的兰托娅,发生战斗后还得依靠她大地女神的结界保护和治疗,绝不可以先受伤。

“不好,是巨毒蜘蛛!!”

看到从森林阴影中迅速爬出的巨型蜘蛛,埃德蒙当下转身就跑。

在狭窄的森林里同浑身是毒的巨毒蜘蛛战斗是极不明智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跑,一但旦出了林地,地域性极强的巨毒蜘蛛就不会再追赶。

只比盗贼慢一步,猎人迪雷达瓦也加入到逃跑的队伍里里。在苏伊抱起兰托娅的同时,帕安也带埃鲁森快速的移动,拉尔夫虽然个头矮小,但短跑能手的矮人反而跑到队伍的前面,仅次于盗贼与猎人。在他们身后,二十多只巨毒蜘蛛不肯轻易放弃这难得的美味佳肴,双方在森林里展开了时远时近的拉锯战,这行为自然又惊动了其他生活在森林的居民。

跑在最前面的盗贼因豁然开朗的开阔地而停住脚步,但最让他吃惊的是,前面的森林空地上有两个人在火堆旁边烤肉边喝着香味四逸的美酒,他们身旁美丽精致的餐布上摆放着满满的可口食物。

在以危险著称的黑森林里竟然会有人悠闲地烤肉喝酒?而且还是有准备的野餐?在疑惑的同时那美味食物也强烈引起了埃德蒙的饥饿,他已经一整晚都没有吃东西了。

后面赶上来的其他人也因为看到了和盗贼同样的景象而震惊。

丛林经验最丰富的迪雷达瓦首先恢复过来,眼见错过了逃亡的最佳时机他只好拉弓瞄准来时之路,想尽可能的多射杀几只巨毒蜘蛛。但他自己也很清楚,普通箭簇对于皮肉粗厚的巨毒蜘蛛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到时还得依靠近身攻击的三名队友。

其他由短暂惊讶中恢复过来的人也纷纷摆开架势,准备好与巨毒蜘蛛恶战一场,就连一向不直接参与近战的盗贼也拔出了防身匕首,虽然也不情愿,可要是整个佣兵小队都全军覆没的话,他自己也无法走出危机四伏的黑森林。

一路喧闹地赶上逃跑的早餐后,巨毒蜘蛛们一字排开成扇型的包围圈,势必要困死又一群试图跑到黑森林里来冒险的笨蛋。

就在一场恶战一触即发的时候,从埃鲁森身后传出了一声惊心动魄的号角声。时而低沉时而嘹亮,既像兽鸣又好似人吟。巨毒蜘蛛猛地受到惊吓,立刻三三两两地退走,那速度竟不比追赶猎物时逊色。

“多管闲事!”

不满的埋怨自身后响起,诸人回头一看,竟是那两个在野餐的人。

身材比较高挑那名冷冷地注视着身旁个子相对矮小的同伴,寒冰的语调竟让几个一头水雾的冒险者都有寒冬来临的感觉。

如同太阳碎片般的金发在森林的晨风吹拂下仿佛有生命的火焰般跳动着,无论是尖挺的鼻梁或是显示出主人的傲慢与冷漠的嘴唇,连同深邃、神秘的紫色眸子刻画出一张只属于精灵的面庞。这名身材纤细的身躯举手投足间都隐约散发出高贵以及剽勇之气,说明了他也是一名身经百战的的战士。

盗贼很奇怪,为何白精灵出现在黑森林里?他们从不踏足远亲——暗夜精灵的领地,而这座无边的古老森林正是暗夜精灵最大的巢穴所在。

若不是那光辉的容姿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