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能吗,真的是那个人吗?

“野心倒是不小,但你有信心打败我吗?就是我不插手,我的这同伴也可以轻易的解决你们全团。”指着身旁一脸傲慢的西斯塔尔,莫亚继续发动她拿手的语言攻势;“原本是打算让你们和这头老龙做伴的,不过我现在有了一个新念头。你的属下……都是混血吧?”

修斯紧张地看着眼前不断散发出阵阵迫力的黑发女人,同时还得安慰身后不远处,因她的不善言语而躁动不安的下属;“是又怎么样?”

“别紧张,只是做笔交易。老龙已经答应只要我解开它的诅咒,就把它所有的财宝都送给我,而我……将用这些宝物买你们佣兵团三年的自由。”举起手,比了比堆积在神殿遗址上发着晃眼光明的财宝。

“……”

一时间,所有的议论都停止了,血色佣兵团所有人都看着那一大大堆金灿灿的财宝不住地猛吞口水。

“头儿!我们……”

“别慌!!”适时阻止了属下的发言,修斯冷静地开口;“三年的时间来换这堆财宝,我就不信有这么好的事。”

“哼……不信吗?那也好,我只好把它们带回去了,梅里城主还正愁没有扩建城市的资金呢。”说罢,莫亚摘下腰间的灰色空间储存袋,仅是轻轻一挥手,那些比较大件的精美器皿和艺术品都尽数飞进体积并不大的口袋,看得血色佣兵们是捶胸顿足大呼可惜。

眼见已到嘴边的肥肉却又飞了,不少团员都发出了不满的抱怨。

“头儿,你看那些财宝都被吸走,你要快下决定啊。”

“就是,这个交易非常划算的,我们……”

“通通给我闭嘴!!”修斯大吼一声,震住所有部下;“你们怎么不好好想想,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都还不清楚对方要买我们三年的时间去做什么?万一是必死无疑的任务呢,人都死了,要那些财宝又有什么用?!”

“你有一颗理智而冷静的头脑,团长。”停止用空间袋吸取财宝,莫亚满面笑容的打断了修斯团长的训话;“而这些,正是我最基本的要求。放心,关于我为什么要买你们三年的时间,我会给你一个完整的解释,至于危险嘛……那自然是有的。佣兵本身是一个危险的职业,我要你做的事虽然有些危险,但却并不是无法完成的任务。三年之后,你如果愿意续约的话,我仍会给你的佣兵团丰厚的赏金,不愿意的话也无妨。那时梅里已经完成扩建工作,我会在城里给你们安排住所,免得你们混血的身份不容于世,怎么样,一举多得吧。如果实在不想同意这笔交易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们走吧,但是关于这件事必须得保密,否则……后果相信你也清楚,一个黑暗祭司会对不保守秘密的人给予怎么样的惩罚……”

回过头,看着一块出生入死的诸多兄弟,修斯咬牙答应了;“好,我答应你,但是也有两个条件。”

“说说看,只要在我能力之内,还有别太挑剔的话,一定答应。”

“你究竟是谁?我们总不可能连自己的主雇都不知道就干活吧。”

“嘿……真是细心啊,团长,我更加相信我的选择是对的了。我的全名是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暗夜精灵族目前唯一的战争祭司,你要称我为祭司、雇主或直呼本名都可以。”

“帕特……”无法确定自己的判断,修斯唤来了副手。帕特知道好友的意思,连忙为他解释;“是真的,修斯。你看这女日身上的祭袍,上面完全盛开的白玫瑰确实是只高阶者才可以持有纹章。暗夜精灵等级制度森严,这个可造不了假。而且你记得吗,早先那些骑在怪鸟上的暗夜精灵不是用生硬的人类通用语称她为大祭司吗?”

“第二个条件是什么?”看到佣兵团长脸色稍微缓和些,莫亚继续问他的第二个条件。

看着这位自称为暗夜祭司女子苍白的脸庞,修斯沉声说出自己的打算;“我要你发誓,在完成三年的雇期后,即使我们洗手不干也绝不可以伤害我的属下。”

“呵……团长,难道你不知道,黑暗一族发誓就像喝水一样容易吗?”莫亚不由为血色佣兵团长有些愚蠢的要求感到好笑,在她表明自己的身份后,竟然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要的是你的承诺,死囚之王。”

就在莫亚为这句话脸色大变的同时,西斯塔尔迅捷的扣住了佣兵团长的脖颈,只要她一点头,他会立刻就扭断修斯的脖子。

“头儿!!!!”

血色佣兵纷纷抽出武器上前,但却被修斯制止了,他坚定的眼神让部下放心不少,首领的这个眼神他们见过很多次,那代表了他有必胜的赌注。

“……别出手……咳……我知道,你一向都重承诺……咳……”

高举由怀中掏出的一块老旧的羊皮卷,虽然已有多处破损,但仍能清晰的辨别出羊皮卷上鲜红色的印章,精美优雅的郎西文赫然写着两个字——“特赦”。

莫亚不太确定的接过那块发黄的羊皮卷,已经变得暗黄的血渍和被利器洞穿的窟窿已经让其他的字迹无法辨别,唯一可以读出的只有边角上的一行小字:‘英雄历3211年金月28日,库郎索七十六世法皇特赫。’

“你是……小修斯?!”记忆中那个瘦弱的男孩长大了,变得根本认不出了。

莫亚反复地打量,只有那双褐色的眼眸中依稀熟悉的光芒让她确信,这个沧桑剽悍的中年男子就是当年的那个瘦弱的小孩。

“咳……是我……”

“放手,西斯塔尔,你快勒死他了。”眼看修斯无法呼吸,莫亚连忙要西斯塔尔放手。

“你确定?他知道你的身份?这种祸害不能留。”

“我相信他,放手,我不能害死威利之后又害死他唯一的儿子。”

在西斯塔尔的不满抱怨中,修斯被甩到地上。

扶起首领,血色佣兵的团员都怒视那名浑身充满

了傲慢的男性精灵,要不是有首领的命令他们早冲上去了。

“咳……咳……别动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修斯稍微修整自己凌乱的仪表,看着多年不见的故人,他难以压抑内心的激动。

“威利……就那个为了掩护你而死的盗贼吧。”曾窥视过莫亚的记忆,西斯塔尔回想起这个名字的真确身份。

“嗯……真没想,他现在还活着。”莫亚的眼中出现了难得的温柔,对此西斯塔尔再次表现出他的不满。

“就算他父亲救过你,也不要完全相信这小鬼。否则……”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的废话也蛮多的。”

“你这女人,想想自己的身份,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

西斯塔尔的话无疑给心情激动的莫亚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的确,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眼前之人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了。

“修斯,你还是先争取你的部下的意见吧,毕竟我雇你们并不是去做轻松的工作。”

点点头,修斯看着身旁的兄弟;“大家的意见如何?”

“老大,我们都听你的。”克鲁鲁头脑简单,但坚信首领的选择一定是正确的。

“我相信你的路就是我的路。”没有多余的废话,帕特一贯的支持好友。

“你们呢?”

“头儿的要我们做什么都行,反正我们的命也都是你救下的。”所有的团员也都赞成由修斯拿主意,他们会一致服从。

“那好吧,我们都同意这桩交易了,从今天起你就血色佣兵的新老板了。”递上许久都不曾用到的佣兵协议书,只要莫亚在上面签下姓名并盖上印章,附有魔法的佣兵协议就正式承认血色佣兵与莫亚的雇佣关系成立。

签下姓名后,莫亚施了一个隐藏魔法,让人无法看到她的姓名,修斯只看到一片安尼西亚最常见的三叶草作为象征徽章。

双方协议:莫亚作为雇主,在三年之内分三次付清所有佣金,并且保证在三年之后不续约的情况下,不得伤害血色佣兵任何一名成员和亲属。而血色佣兵则保证会完成雇主交付的所有任务,并且不泄露与雇主相关的任何消息。

在誓言之神的见证下,莫亚正式成为血色佣兵团的新雇主。她给予血色佣兵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秘密地卢索附近的村庄和国家里寻残存的特鲁特人,务必要将发现的特鲁特后裔活着带回梅里,第二个任务则是在明苏边境上制造麻烦,至于具体的方法就要修斯自己去考虑,无论是袭击村庄或是抢劫商队都行,但有个前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发现他们与暗夜精灵族有关联。

看着缓缓退出沼泽的血色佣兵团,西斯塔尔还是有些担心;“这样好吗?他们毕竟都是些流氓出生的诬赖,你无法要求他们有任何信用。万一要是把你的秘密泄露出去的话……”

“西斯塔尔,别老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我已经在他们身上下了秘咒,要是有人想背叛或说出我的秘密,嘿……他就会先死在我的诅咒之下。别把我当傻瓜,我可不会因为修斯是熟人就相信他,三十年的牢狱之灾是我一背子都不回忘记的教训。”

“那就好……这个神殿,还是我陪你进去比较好一点,你不擅于近身搏斗,要是触动了机关或者遇到什么意外可是非常危险的。”对于莫亚要只身进入,西斯塔尔也很不放心血盟的另一半死亡,将会给自身带来十分严重的同化效果,甚至还会死亡。

“也好,我也怕出现什么无法预料的事。如果这座神殿的传送通道还能用的话我会去深渊魔域娜塔丽,等取得‘诅咒权柄’解除诅咒之后后你就马上返回梅里,别让血色佣兵找不到联系人。”小声的交代完已经想好的计划,莫亚抬起头,询问一直没有出声的黑龙;“‘诅咒权柄’在神殿的什么地方?”

娜塔丽晃了晃脑袋;“我也不清楚,那还得靠你们自己找,西西亚和光明法皇的最终决斗是在神殿里完结的,我只能确定‘诅咒权柄’是留在神殿里。”

“好吧,我们自己去找。”

闭上眼睛,莫亚以感知力走下漆黑的神殿入口,她的眼睛已经适应的地面的阳光,要想恢复黑暗视力必须在黑暗中待上一段时间。西斯塔尔手持武器走在前面开道,用夜视眼带领着莫亚进入完全黑暗的地下神殿。

卷八 游历 第二十一章——神之间

浑浊的空气中含有大量灰尘,普通的视力根本无法看清神殿内部。

为了让眼睛适应黑暗的环境,莫亚与西斯塔尔待在神殿入口处等待,可灰尘太多,他们只好以手语交流彼此的想法。

'你让那些佣兵去寻找自己的族人,究竟有什么用意?'对于这个疑问,西斯塔尔可是憋了很久。

'同族之间针锋相对要比较少些,和暗夜精灵相比,我们特鲁特人可团结多了,这也是为了防止大长老一心要垄断暗夜精灵族的统治权,特鲁特人越多,他成为新一任精灵王的可能性就越下。安斯特自己也明白,就算他将来取代了祭长的地位,可只特鲁特人存在的一天,神就永远不会眷顾他,这也是他明知道暗夜精灵需要我这位大祭司,却仍想将我除去的原因。权利,是暗夜精灵一切生活的中心,作为半个暗夜精灵,西斯塔尔,难道你不也为这种血脉里带就的天性而躁动过?不曾为了夺取更高的地位而谋杀过自己的亲人?'一想到暗夜精灵的种种恶习,莫亚就觉得自己的将来一片迷茫,如果她再不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多集结一些族人来对抗即将壮大的暗夜精灵,那位著名的最高大祭司就是她明日的下场。

'哼,你倒是把人类那一套学得差不多了。'无法反驳莫亚的嘲讽,暂时落于下风的西斯塔尔只得胡乱应付两句。

'没办法,我在人类社会里生活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人类的确有很多地方是我们这些古老物种必须借鉴的。'对于西斯塔尔不自然的回答,莫亚一笑了之,她知道,这家伙就是嘴臭,也还特别会计仇。不但喜欢在口头上给自己难堪,还喜欢将这种没有恶意的争斗升级为实际行动。果然是头脑简单型的,说不过就开打,妄图以武力取胜。

'你已经有计划了吧。'相处的时间一长,西斯塔尔已经大致明白莫亚的习性,她必已是胸有成竹,否则绝不会如此放心地让血色佣兵去寻找隐居的同胞。

漆黑的神殿里没有外人,莫亚以手语为西斯塔尔讲解了她的想法;'我怀疑,除了你那个已经被处刑的弟弟外,暗夜精灵还有别的叛徒。为了避开他们的眼线,我没有把我的怀疑告诉毕尔菲特,我担心……他或许会被大长老施加了心灵催眠术,在不知不觉间会把我的秘密和计划暴露。这次的沼泽之行就是例子,我并没告诉大长老和祭长,要急着提升实力,但白玲却知道我的目的,这才设下了圈套,利用古老的传说引诱我进入沼泽地,她大概不知道受难指环的威力,或者是不知道我持有受难指环这样厉害的神器,要不,就是不知道黑龙如此不济……总知她是一定认为我死在大沼泽,究竟为什么如此处心积虑的要至我于死地?我和她没有什么深仇吧?'

'谁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是有怎么仇恨,倒是你怎么就相信我没有被催眠呢?我可是大长老秘密派来监视你的秘密杀手呢?'

'他不会这样做,安斯特也怕对你施加的心灵催眠被我发现,黑暗魔法的波动十分容易被黑暗一族察觉,我就是在毕尔菲特身上感觉到异样的魔力,才开始怀疑除了已经被处死的暗夜精灵,还有其他的叛徒。而且也我检查过了,你身上没有任何的附加魔法,这老头狡猾得很,他知道我信任毕尔菲特,所以才找他下手,至于你嘛,我们相互不和也不是一两天的了,大长老一定认为我绝对不会信任你,所以才……,等等,你发现没有?!'

眼睛刚适应黑暗的莫亚突然有感应,地下穿来物体移动的声音,很沉闷,由最处的一两个发展到一群。

'刚发现,不只一个,你的眼睛……'其实西斯塔尔最担心还是莫亚的身体,早上才使用过受难指环,现在如果又要大量使用魔力,不知道是不是会加大对身体的损伤。

'差不多适应了,加上感知已经可以应付,我们下去看看。'知道西斯塔尔担心什么,莫亚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至少我现在还没活够,你就别担心自己的性命了,说不定我还没死,你就先挂了。'

'是吗,那你最好不要向我求援,到时……喂,你这女人听到没有?'

'听到了,圣骑士阁下,我们走吧,要这样继续吵下去,明天也找不到那个“诅咒权柄”。'

暂时停止斗嘴,西斯塔尔拿出浸泡过龙血的装备穿上,经过龙血的洗礼,武器变得更加锋利,防器变得更坚固。

等回城了,莫亚还要好好地研究一下,如何提升这些装备的属性。

**************************

因为担心张开魔法结界会触动机关,由西斯塔尔拿着盾牌走在前面,莫亚准备好防御结界跟在后面。

每次使用受难指环后,神器都会需要一整天的恢复时间,它本身具备的所有能力也随之消失,成为一件毫无功用的装饰品。

在布满残岩断壁里的甬道里前进,速度非常慢,一路上还得小心陷阱,摸索了几个郎索(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达第三层神殿。

'我没眼花吧?'

指着前方那些毫无次序活动的物体,莫亚十分头痛的询问身旁的西斯塔尔;'这里是暗月神殿,不是死神的领域,为什么会出现那些家伙?'

'我怎么会知道。'看着数量密集的僵尸们,西斯塔尔也是头皮发麻。雄伟的大厅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没有腐烂的死尸,那数量可不只有几百个,因为它们的存在,空气中除了灰尘还多了让人恶心的腐烂味道。

按说除了死亡之领,绝对无法在同一个地方聚集如此之多的不死系怪物。看它们浑身都呈现诡异的青绿色就知道,这是黑暗系中比较高级的不死怪物“巨毒僵尸”,比普通僵尸要高出三个位阶,只有高级光明神术“圣光”才可能将它们的死体连同灵魂一起驱散。

可莫亚身为纯黑暗系,绝无使用高阶光明系法术的可能,而有一半黑暗血统的西斯塔尔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才刚进入神殿,这第一道障碍就把二人给难倒了。按说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但要让两个黑暗阵营的人来施展高级光明系法术,就太为难了。

'如果以黑暗系法术攻击他们,你说会不会有效果?'西斯塔尔提出一个建议,但立刻就遭到莫亚的否决。

'黑暗系攻击法术对同系的怪物会有30%的反射率,而且还有15%的失败率,而且不死系会吸收黑暗法术,这会减轻法术对它们造成的伤害,我原本能使用的法术就不多,那些普通法术使用在它们身上就更没威力了。你不是有圣骑士吗,应该有可以对付不死系的神术吧?'藏身石柱后面,看着那些移动缓慢的僵尸,莫亚想起西斯塔尔圣骑士的身份。

西斯塔尔摇摇头;[我虽然身为圣骑士,但混血的血统影响了我学习高阶光明术的可能性,以目前的‘邪恶驱除’术无法将所有的僵尸全都驱散,那反而会引起它们的注意,在黑暗之气笼罩的地方要消灭不死生物,这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后果吧。]

'你认为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再启动一次受难指环吗?不要说我的身体承受不住,就是想,也没有那个精力维持。'受难指环需要大量的魔力与精力驱动,黑暗系神器大多都是这样,相对而言,光明系的神器使用的启动就轻松多了。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干耗着,回城去找光明牧师?以什么身份?你又不能在城里暴露身份吗,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或许我们可以把他们都吸引到上面的神殿,你看怎么样?'

莫亚的目光在游弋的僵尸群中穿梭着,发现在他们虽然拥挤,却就是不肯离开这个大厅。

'我想,或许像黑龙娜塔丽一样,这些僵尸都受到限制,无法离开这一层神殿,上面还有那么多空间,它们干嘛非要集中在这里?'

把目光再放远些,依稀可以看到在最里面的在一扇大门口,还有几具已经完全风化的骷髅,但僵尸似乎很怕接近。

那扇门后面一定有什么让僵尸感到惧怕的东西,但也有它们必须守护的东西,否则这些没有思想的怪物也不会一直在门外徘徊。

'西斯塔尔,你想办法把那些僵尸引离最里面的那一扇石门,或许……诅咒权柄就在里面。'

'那要是里面没有诅咒权柄呢?到时我们可是会被僵尸包围的。'

'……那就把这个神殿炸了,我就不信在太阳底下还斗不过他们,等收拾完了僵尸再花时间去废墟里找‘诅咒权柄’,这样你总没意见了吧?'对于西斯塔尔的顾虑重重,莫亚可真是哭笑不得。小心是好事,可如果太小心了,也不是好事。成大事者,怎么能畏缩不前呢。

'等等,你再让我想想,也好确定逃跑路线。'

'出去吧你!!'一脚将还在思考的西斯塔尔踹出藏身地,莫亚紧贴在岩石后,仔细观察僵尸会有什么动静。

“死女人,竟然把我踢出来!!”稳住身形,西斯塔尔抱怨地看着先前的藏身地,但僵尸群已经发现他的存在,即使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得不先顾虑眼前开始向他移动的僵尸。

“以光神之名,黑暗啊,我奉蒂丽亚之意志驱除所有的污秽。”

光明系特有的驱除邪恶神术,以西斯塔尔高举的教会徽章为放射点,白色的光芒让整个大厅都亮如白昼。

这种类似防护结界的光明神术是神殿骑士少数可以使用的法术之一,处于最前方僵尸的身体在白光下纷纷腾起白烟,光明系的任何一种法术都对不死系有着绝对的抑制,察觉出敌人的僵尸们嚎叫着扑向西斯塔尔。

'很好,它们开始移动了,再远些,再让它们走远些……'躲在僵尸看不见的死角,莫亚以手语向同伴发出信号。幸好守卫是僵尸而不是可以察觉生命气息的亡魂或骷髅,那些东西更难对付,一个没有实体,一个会复活,要没生命祭祀还真难对付。

乘着西斯塔尔把聚集在门外的僵尸缓缓引走,莫亚迅速地冲到紧闭的大门前。

几名身着重铠的人类倒在这扇紧闭的石制大门前,他们的盔甲已经破损严重,这些战士至死都还摆着保护的姿势。

“开门!!”

“命令开门!!”

没有用?以最常用的两种开门咒语敲在门上,了连续试了几次,黑色的大门依然不为所动。

“莫亚,好了没?这些僵尸的数量越来越多了!!”西斯塔尔又折了回来,他身后跟比原先还要多一倍的僵尸。

“再等等……”由于西斯塔尔的到来,莫亚这才注意到大门上铭刻有的古代特鲁特文。

神的房间……神的房间……果然,诅咒权柄就在里面。

“西斯塔尔,跟紧了,等我打开大门就要马上进去,否则你就只能在外面陪它们散步了。”将佩戴着受难指环的左手放在大门上,莫亚以特鲁特语大声说道。

“我是神的仆人,黑暗的眷族,黑暗的遵从者,夜神的祭司……以哈斯之名,开启吧,神圣的房间!!”

在轰然巨响中,紧闭的石门终于开启了。

“快解除你身上的光明系法术,我们要进入的黑暗之间,不可以有丝毫的光明之气。”拉着手忙脚乱解除法术的西斯塔尔,莫亚跨入了充满黑暗之气的房间。

神之间,是每个神殿与神沟通交流的神圣之所,也是唯一可以存放神器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