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瓷丝冢趺纯赡懿恢浪纳矸荨

“对不起,沃森,她……她以大家的性命要挟,不许我说出她的身份,否则……对不起,我也是为了大家才说谎的……对不起……”看到周围躺倒的尸体,他们先前还有说有笑坐在篝火旁烤火,现在却已经失去了生命,变为一尊尊毫无知觉的肉块,林娜掩面而泣。她现在才知道,当初罗兰完全是出于一片好意,那个可怕的人头怪物的确非常的残忍,可以在转瞬间就夺去这么多人的性命,可是……这该怪谁呢,难道真像侍卫长克拉里所说的那样,当初就不应该把罗兰从沙漠里救起,更不该带她一起上路,这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残酷的杀戮。

“别埋怨自己,这不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林娜……”萨伊王子看透了林娜的想法,他知道这个女孩一定在埋怨自己。

“可是……”沃森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阻止了。

“好了,沃森,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帮商队收拾一下,继续赶路吧,马上就要到芬格绿洲了,等到了那里,离祖国就不远了。”

幸存下来的商队首领乌比听了他们的对话,也明白这几个年轻人同样不知道那两个亡灵的身份。能活下来,已属于幸运,他自然不会把怒气撒到他们头上,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到达芬格绿洲,那里有光明教会,无论亡灵再怎么厉害,也无法侵袭一个受教会保护的村庄。

*************************

“怎么了?”看到已将一只脚已经跨入传送阵的莫亚突然停下,站在她身后的西斯塔尔出声询问。

难道是传送阵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莫亚轻抚左手指上的受难指环,它在无声地颤动。

这是共鸣,和脖颈上的月神首饰的共鸣。

似乎,是在传达某种讯息。

西斯塔尔也发现了,他抬起佩带有女神慈爱的左手,发现这枚外表普通的戒指正发出某种奇怪的鸣动。

“或许,是某位神使降临了吧。你也知道,这些神最喜欢自己的眷族相互撕杀,以达到他们在地上界变相的统治。我们别管那么多,还是专心这次的试炼,只有先强大自己的实力,才能应付逐渐复杂的局势。走吧,西斯塔尔。”知道再担心也是无济于事,莫亚决心先提高自己的实力。

“你们要小心,深渊魔域非常广阔,隐藏着无数的危险,还有,尽量不要和冥狱接近。那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一旦被卷入,你们想回到地面上可就难了。”负责传送的祭长嘱咐即将前往深渊魔域修行的莫亚与西斯塔尔,暗夜精灵的未来就全靠他们两个了,出不得半点差错。

“知道了。”

挥手告别,莫亚在几位深渊祭司的吟唱中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繁杂的传送法阵内,持有光明神器的西斯塔尔也紧跟着她的步伐进入亚空间。

“祭长,这样好吗。在如此重要的时刻让大祭司前往深渊魔域修炼,万一光明教会食言,聚集大军攻打梅里城……”深渊祭司索恩比较担心好不容易经营了大半年的地面基地要是遭到光明教会攻击,那他们这段时间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就都化为泡影了吗?

“呵呵……哪有那么容易的。冥狱大门已经重新开启,死亡之领绝对会再度挥师北上,光明教会光是应付它们都分身乏力,哪还会有精神来对付一个尚未成气候的小城,安心啦,不要小看我的情报网,光明法皇已经在调集他的所有军队聚集前往,无论这两大势力的火拼结局如何,都对我们有利无弊,如果不乘这段时间好好发展一下地面上的基地,那岂不是对不起这样的大好时机?”祭长一点也不担心目前的局势会对暗夜精灵的发展有所阻碍,明苏正陷入内乱外患的僵局,附近的邻国都不敢轻易越矩,正是壮大暗夜精灵族的最佳时机啊。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二章 试炼(二)

当连接主位面的亚空间通道关闭后,莫亚与西斯塔尔出现在黑暗元素学院·罗芬里克的传送塔顶。

“这就是深渊魔域?”

第一次踏足深渊魔域,西斯塔尔这才意识到,这个传闻中的异域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来得辽阔。

“是啊……和幽暗地域比起来,这里更广阔也更危险。要小心你的脚下,随时都可能出现未知的生物,我上次来的时候查点被魔影袭击,这些最低等的生物太久没有接触到外来事物,它们会不顾危险的攻击任何靠近的生命体。”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莫亚不想在塔楼做过多的停留,按照着记忆中的隐藏有机关的那块石板摸去。

“喀嚓!”

一声轻响之后,地面开启了一个狭窄的通道。

“浮空术!”

施加了普通的二级浮空术之后,莫亚与西斯塔尔安全地着陆。

抬头看着头顶的大厅穹顶,莫亚想起了自己上一次来的时候的狼狈样,她居然从这种地方摔下来。如果不是一时慌乱,她绝不会犯这种错误。

“你在看什么……”发现莫亚一脸不悦地瞪着他们先前下来的通道,已经能从表情上了解她心态的西斯塔尔大致猜出了让她心情骤然变化的原因。

她该不会是……上次来的时候,从上面掉下来吧?

这也太丢脸了。

“莫非……你上次来的时候是直接掉下来的?哈哈……普通人就算再怎么没常识,也会先看看和地面的距离再下来的,你干嘛这么性急?”一想到莫亚会也有这么不经大脑的愚蠢行径,西斯塔尔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很好笑吗?”

“不,不好笑。而是……非常好笑……哈哈……”

“你——”莫亚正打算以一个蓄积已久的火球开始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次争斗,却意外的听到走廊的另一侧传出不该有的响声。

奇怪,这黑暗元素学院里应该没人的。难道……是其他的试炼者?!

带着疑惑,莫亚开启了走廊大厅的秘咒之门。

果然……

原本空无一人的罗芬里克学院现在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

更正,应该是初级者居住的魔影之塔,到处都可以看到人类活动的身影。

“我还以为深渊魔域里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哪知这里除了我们还有这么多人。”看到身着祭袍来回走动的人类,西斯塔尔的构想又一次被推翻了。

“不对,上次我来的时候,的确是个一人也没有。这些都应该我离开以后才进来的。奇怪啊,七十年都无人问津的战争祭司的试炼,居然在半年的时间就有这么多黑暗神殿感兴趣?”最近的局势变化太大,她都没怎么把心思放在试炼上,幸好这次西斯塔尔也一同来了,就算是被其他神殿的祭司围攻也有个帮手。

莫亚哪里知道,到深渊魔域修炼的人类祭司还是因为她的缘故才增多的。

自从半年前出现在梅里城之后,人类的黑暗神殿决心重新启动已经中断数十年的战争祭司修炼,这才派出大量的祭司进入深渊魔域。

“就是她吗,传说中的那个暗夜精灵祭司……”

当莫亚和西斯塔尔穿行在魔影之塔的中空回廊设时,他们周围的黑暗祭司也都在小声的议论。

“不会错的。你看,她身边那个暗夜精灵,虽然容貌稍有些变化,但他的确是前战神殿的圣骑士——西斯塔尔。我曾在圣都爱沙尼见过他,据说是个半精灵混血,被派遣到东大陆打算暗中除去暗夜的女祭司,未料却反被引诱堕入黑暗,圣都还损失了神器‘女神的慈爱’,法皇大为震怒亲自签发了他们两个的通缉令。”

“这么说,从圣都发出的通缉令的确是真的了,这两个人最少值八十万金币……”

“你疯了,她可是持有神器一级通缉犯,敢打她的主意,看到那个暗夜精灵没有,前战神殿的圣骑士。拥有暗夜混血的精灵战士,你有自信心在他的毒剑刺穿你的心脏前念完咒语吗?异想天开!!”

“对啊,只要他们不像那两个躲在学院里的家伙一样滥杀,我们就不要过多的过问,免得招惹上麻烦。”

在各种言论中,莫亚离开了魔影之塔。

她的目的是大图书馆,上次完成了召唤与炼金术,这次打算多完成两个试炼再出去。

图书馆里有试炼所需的各种资料,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目前最需要完成的科目,把那些暂时不需要的调整到以后修炼。

“图书馆?我们不应该先找个休息的地方吗?”

“别担心,这个学院里有的是可以休息的地方。”莫亚在书架之间来回穿梭,终于选定了其中几项为她次番试炼的科目。

“魔药、幻术、法术、近身战斗。就这四项吧,上次两项都用了半年的时间,不知道这次会需要多少时间……”

“喂喂……你用得了这么多书吗,看完一本拿一本,要知道出力的可是我。”

眼看莫亚又打算将一本《魔药配置》放到已经严重超出负荷的双手上,被迫担任搬运工人的西斯塔尔不得不出声提醒。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同意祭长带你一道来?”

“我哪里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这里除了前来试炼的祭司就只有你能进入,祭长是不可能继续派遣其他的祭司到深渊魔域来,所以啊……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是有打算把你当做搬运工、仆人和保镖来使用。”

“别太过分了,你这女人——”就算知道她是想故意激怒自己,西斯塔尔还是无法抑制自己不住窜升的怒火。

“哈哈……他们两个好有趣哦,沙曼,你不觉得吗?”

悄然接近的两个黑影之一被莫亚与西斯塔尔的对话逗乐了,忍不住笑出声来。

已经有所察觉的莫亚转过身,却惊异地发现,学院里除她与西斯塔尔之外的非人族。

大图书馆门口站着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虽然他们的体形和外貌与类并无差别,但头上的犄角和淡紫色的皮肤却暴露了他们的身份——魔族。

和暗夜精灵相比,魔族更加凶残、嗜血。他们没有暗夜精灵同族相残的习性,也不像兽人一样只会使用蛮力,而是更聪明、邪恶的种族。唯一的弱势就魔力值不比兽人高出太多,它们属于天生的战士,只有高级魔族才具备强大的魔力。

虽然魔族数量稀少,却是黑暗一族中攻击力最强的种族。是以,莫亚发现偷听她与西斯塔尔谈话的居然是两个魔族,真的是吃了一惊。

“魔族?想不到连远在外海的魔岛,也会派祭司参加试炼,他们的祭司一向都是黑暗一族里最稀少,也是最神秘的。小心了,西斯塔尔。”

听到莫亚的低声示警,西斯塔尔将手里抱着的书籍全仍到一旁,抽出腰间的佩剑,一脸戒备地看那两个魔族。

“嘿嘿……不必这样谨慎,我们不算是敌人吧。”先说话的矮个魔族想让莫亚与西斯塔尔放松对自己的警惕,可显然他的话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们走,尤塔。”一直在小心观察莫亚的高个魔族沙曼率先离开大图书馆,对他惟命是从的尤塔自然也不好继续待在原地。

“为什么,沙曼。他们只有两个人,我们完全可以将他们杀掉,这样既可以吸取魔力也可以减少对手,你为什么要放弃这样的好机会,等他们回到魔影之塔我们就没机会了。”

“笨蛋,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他们两个并非像魔影之塔里的那些废物。那个男性精灵不是祭司,虽然他身上有不弱的魔力,但他是个战士。看见他握剑的姿势了吗?那绝非普通战士可以拥有的杀气,一个祭司更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至于那个女人,她也不是人类。她身上的气息过于复杂。就魔力而言已经达我族的长老级别。而且……她身上有一种奇特力量,是神器,只有神器才具备那种可以切割空气一般的存在感。这感觉在那个暗夜精灵身上也可以感觉到,两个拥有神器的对手,除非我们有绝对的把握,否则我是不会轻易靠近他们的。”不同于同伴的粗心大意,头脑一向比较灵活的沙曼已经察觉出莫亚和西斯塔尔绝不像他们以前所杀的那些人类,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绝不简单。所以他才会阻止尤塔的攻击,轻易出手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沙曼和尤塔两名祭司是魔族年轻一代中资质最好的,长老有意要把他们培养为能独当一面的战争祭司,这才把送他们进入深渊魔域。

没有食物来源,这两个魔族就以学院中的人类为食,不断地减少他们的竞争对手的同时,也吸取被当做食物的人类所具备的魔力,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就成长了不少。

“魔族也开始进行战争祭司的训练,在是否意味着……他们将会和亡灵一样,想再度获得地面统治劝权。”看着离去的两个魔族的身影,莫亚感觉到今后的局势将会变得更混乱,暗夜精灵、亡灵、魔族,几乎所有的黑暗一族都出动了,她能像祭长期盼的那样,带领着暗夜精灵族重新建立不朽的帝国吗?

“是不是现在就把他们两个杀掉,以防将来给我们添麻烦?”西斯塔尔征求莫亚的意见,魔族虽然的天生的战士,在力量上要比暗夜精灵强,但他们的速度却远不及暗夜精灵迅捷,而且精专魔力的魔族也具备所有法师的通病。

集合二人之力,要杀掉他们绝对是轻而易举,与其将来会遭到他们的袭击,倒不如现在就下杀手,免除后患。

“不急,这座学院里非人族太少,还是把他们留下,也可以引开集中在我们身上的注意力。”莫亚虽然也想除去对自己有威胁的魔族祭司,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人类祭司的数量是他们的数倍,与其现在杀了这两个魔族倒不如让他们活着,说不定会有用到他们的时候也不一定。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三章 试炼(三)

“呜……”

女妖之嚎的威慑效应让一小群运气不好吉弗鸟自半空中一头栽倒在地,西斯塔尔将落在地上的鸟人一一抛入莫亚早已编织好的大网之中。

“我们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拖着沉重的大网子来到女妖阁楼,想打听其他几位长老下落,但碍于女妖的嗜好,莫亚只得按照惯例抓几只吉弗鸟作为贿赂,希望能从斯芬斯尔嘴里套出点有用的情报。

“斯芬斯尔!!”

“是你啊,年轻的祭司。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你还给我带了小礼物。”爬出巢穴,女妖看到地面上不断挣扎的吉弗鸟,心情十分愉悦,丝毫也不介意被人从睡眠中吵醒。

抓起一只丢进嘴里,女妖含糊不清的开口;“说吧,这次你又想知道什么。看在这些食物的份上,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最近来深渊魔域修炼的人多了,但还是你有本事能让我一次吃个饱,那些脓包人类笨死了,每次都只能抓一两只,害我每天都饿肚子……”

“那是什么怪物……”反感的看着女妖恶心的吃像,西斯塔尔一脸厌恶地询问。
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精灵是爱美的种族,无论是崇尚光明的白精灵或是归依黑暗的暗夜精灵,美丽的事物对于他们都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可如果看到一个漂亮的人头长在一个丑陋的蜘蛛身上,还在吃东西的时候把口水流得满地都是,这个画面绝对就超出了一名精灵所能忍受的范围。

“嘘……小声点,那是蛛母,属于顶级魔兽,别惹火她。我还需要向她打听消息呢,女妖斯芬斯尔是罗芬里克学院的长老之一,负责召唤系的考核。我的试炼以后要进行高等考核的时候还得来找她,别多说话,看不惯就把头转开,别影响我打听消息。”以最小的音量向西斯塔尔做了简单的解释,莫亚开始盘算该怎么从斯芬斯尔嘴里套出,那几名主管自己试炼考核的长老。

虽然她保证会说出她知道的一切,但寻找考官本身也包含在考核之内,只怕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告诉自己。

“我想知道魔药学的第一个试炼的内容。”与其问绝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倒不如问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问题。打着这个主意,莫亚询问了关于魔药学的第一个考验。

通常来说,初级的试炼并不算难,但仍有三关要过。

第一:完成一个简单的科目考试。

第二:找出藏身在学院之中的长老。

第三:完成长老交代任务。

只有做到以上三点,试炼才算完成。

这是莫亚在经历过上次试炼之后做出的结论。

“嗯……坦白说,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但,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负责魔药学的长老是谁,还有他的藏身地呢?”又抓起一只吉弗鸟塞进嘴里,女妖没有回答,反而是说出自己的疑惑。

“嘿……我可没忘记,您是不但是个攻击型的卡卡伊(女妖),也擅长欺瞒与蛊惑之术。您刚才所说的是古代的博尔语吧;‘我所知道的都会告诉你’按照人类的通用语来翻译就是‘关于试炼的内容我一句也不会说。’而如果是翻译为古代的特鲁特语则是‘傻瓜,我什么也不会说。’如果在听在这两句只后,还问那个蠢问题的话,那我可就真成了傻瓜了。”

“不错啊,年轻的祭司,你叫什么名字。是……路德维西……还是什么的。”女妖抬起头,像是第一次注意到莫亚,仔细的端详她的容貌。

“莫亚,我的名字是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是目前凭依家族的族名。”

“法西……没听说过这个姓氏,但你的确很聪明,看穿了我的计策呢。这样吧,作为奖励,我就告诉你好了,主管魔药学的是阿尔丹,他就住在西边的那幢塔楼里,不过里面可是有点危险喔。只有你们两个进去的话,小心有进无出。还有,魔药学的第一次试炼题目是变形药水,如果你能带着研制好的药水成功进入阿尔丹所在的塔顶,那就算你完成了魔药学的初级试炼了。”抓起最后一只吉弗鸟,女妖斯芬斯尔缩回自己的巢穴内,咀嚼声传出的同时,她的也告诉莫亚下次还要多带一点礼物。

顺着女妖所指的方向望去,在中央魔沼以西的森海的确是有一座红色的高塔,不注意看的话,还真无法将它与高大的魔域红树区分开来。

“走吧。”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莫亚不打算再继续停留。

“问完了,第三个试炼呢?她还没有告诉你啊。”女妖回到巢穴后,西斯塔尔这才转回头,方才的画面着实让他恶心了好一段时间。

“都说你脑子愚钝了,难道没有出来吗?只要能成功闯入顶层就是第三道试炼啊,笨蛋。”

“我们快走吧,这地方我再也待不下去了。”回想起脑海中女妖进食的画面,西斯塔尔感觉到他的胃在不断的收缩,再不走他可真会挂在这里的。

“好了,我知道了。”知道西斯塔尔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莫亚也不多做停留。

虽然深渊魔域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但休息却是必要的。

按照地表的时间计算,现在应该是晚上了,这段时间魔兽活动异常的频繁,还是先回位于魔影之塔第一层的休息室休息好了,上次住的那一间还空置着,大部分的人类祭司都还未能达到这一层,除了两个魔族之外,就只有三名人类祭司挤在一室里,应该是防备另外两组人马的偷袭吧。

偷袭……你们不来找我的麻烦,我就高兴了,哪有精神去搞偷袭?

开启了上次居住的休息室,莫亚对于另外几位同住一层的祭司脸上表现出的想法感到好笑。

“沙曼,他们回来了。”

发现莫亚与西斯塔尔从女妖阁楼平安回来,魔族尤塔连忙招呼同伴。

“的确是有两下子。”

魔族沙曼看着莫亚关上十号休息室的大门,觉得这两个人更加深不可测。

记得他们上一次去,差点变成蛛母的一顿美餐,好不容易逃回来,尤塔的腹部还留有蛛母双排牙齿所造成的印记。这两个居然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该说是运气还是……

除了魔族,躲在一旁的人类祭司也惊异于莫亚和西斯塔尔居然可以从女妖阁楼安全返回。自从知道他们是去那个住有可怕怪物的巢穴后,所有的祭司都以为这个最近在地上界迅速窜起的暗夜祭司只不过是有暗夜精灵做后盾,本身并没有什么实力的女人。可她居然能平安返回,无论是使用了什么方法,不得不说,她的确有些手段。

当初他们也在女妖那里折损了三名祭司,要不是逃得快,连他们几个也会是女妖的腹中食。

********************我是传说中华丽无比的分割线************************

“耳姆草粉1比索(克),莱恩卡利草粉4比索……曼德利花四朵……椰莓12比索……差不多了。”

莫亚小心仔细地将她才从炼金走廊里取来的几味药草捣碎后逐一加入浸泡了绿蜥胆汁的药水里;“帕拉·纳德·克罗西耶克·扎德——帕瓦拉提!!”

“碰!!”

装载有诸多药物的高级瓷瓶在铁支架上晃动许久之后,最终归于寂静。

又失败了……

莫亚拿起她努力了数个时辰的心血结晶,看着里面原本绿色的汁液已经变成怪异的猩红色,她知道又一次失败了。

这变形药水用的时候不觉有什么奇异的地方,可做起来才知道竟然如此复杂。

四项新选的科目里就属这魔药学最简单,她本是打算先把魔药学成功后,其余的三项都可以同时进行的。

埋头苦学数日,理论上很简单的东西一到实验阶段就变得麻烦起来。这魔药学看似乎简单,其实藏了许多奥妙在里面。

运用得当的话,与幻术结合将不会逊色于任何一种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