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会客厅中忽然响起了微微吟唱咒文的声音,房间里唯一一名魔法师崔科拉卡不知何时退到角落里,正在念念有词,似乎打算发动法术。

林默毫不迟疑地一挥手,一道淡淡的微白色光膜隔开了飞扬的粉尘,出现在空气中。

光系法术盾?

突然出现的这道微白色,飘浮着神秘符文的光膜让所有人瞳孔微微一缩,这个龙骑士竟然还会魔法!

正在念颂咒文的五阶土系魔法师脸色微微一变,自己有些小瞧了这个年轻人,不过他非但没有停下或逃走的意思,反而吟颂的更加快了几分。

握着青黑色魔法杖的左手臂上,一支黄澄澄,制作精致的缠蛇腕镯,几粒蚕豆般大小的魔法宝石亮了起来,散发出明显的元素系能量波动。

为以防万一,五阶土系魔法师崔科拉卡激活了自己的护身法器“岩蛇缠”,这个三阶下品炼金法器附着有一个三阶土素防御法术和一个二阶土素攻击性法术,也许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重要作用。

拼战气,拼阶位,拼法术,拼装备,拼先下手为强,拼底牌,一时间装修精致的会客厅里风云突变,杀气腾腾。

似乎动手的人都十分在乎城主大人开出来丰厚回报和人情。

当然,也有人无动于衷,火玫瑰商会的罗宁先生被自己的护卫费伊斯剑士挡在身后,退到了一旁。

“别动!”

一支乌黑冰凉的手枪顶在了五阶土系魔法师崔科拉卡的太阳穴上。

魔法师感到脑袋一阵眩晕,脖子上多了一只温软细腻的手,正按在颈动脉上,正在准备的强力法术不得不无疾而终,准备释放出来的精神力被迫集中起来应对法术中断后的反噬。

原本在龙骑士身后的双子星姐姐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崔科拉卡的身后,并且成功制住了这位五阶土系魔法师,让其动弹不得。

魔法师老爷们在释放法术时,与其他人保持安全距离的习惯,给了李慕心下手的机会。

“放开崔科拉卡大人!”

不仅是武勋贵族何斯,火玫瑰商会的罗宁也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突然出现在魔法师身后的女游侠。

没错,这还真是游侠的手段(侦察兵的潜伏技?)。

崔科拉卡完全不敢有任何异动,他毫不怀疑对方顶在自己脑袋上的那件奇异炼金武器(战斗手枪)可以轻易地要了自己的小命,光是嗅到一股淡淡的刺鼻异味,心底就立刻浮出大危险和大恐怖的可怕预感,更何况半扼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也同样给人一种死亡的威胁。

作为施法者,被一名战职者如此近身,绝对是一件令人感到无比憋屈的事情,恐怕自己还没来得及释放出魔法,就被对方轻易的干掉。

眼下形势比人强,无论多么不甘心,魔法师老爷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听对方摆布。

始作甬者的洪羽男爵目瞪口呆地看着会客厅里在眨眼之间发生的巨变,双方一下子僵持起来。

“报告,有紧急军情!”

走廊外传来男爵府护卫的声音。

“什么事?”

洪羽男爵下意识地回应。

“四十里外出现波特兰人的军队,人数不少于五千人!”

突然如其来的敌情让会客厅里原本近乎于凝固的气氛微微一震。

“各位,我说大敌当前,其他的能不能暂且先放一放。”

罗宁意识到再这么内斗下去,只会便宜那些波特兰人,利安城也会损失珍贵的重要战力。

第0051节毫无意义的同情心

智慧的贵族,优雅的贵族,仁慈的贵族,礼貌的贵族……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拳头的基础上。

不服气?先打过一场再说!

地球上的外交方式抗议抗议再抗议,嘴皮子外交手段在这个世界的人眼里绝对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然是一言不合,放对开片儿,痛痛快快地做上一场后,再来商量剩下的事情。

斯兰帝国与特西帝国之间打生打死的倾国之战,真正起源不过是两国小人物之间半个金币的利益纷争。

抛开因此产生的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不谈,侧面即能反映出国与国之间真的是连半个金币的利益都不能相让。

龙骑士作为初来乍到的地头蛇,遭到利安城本土的强烈反应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男爵府会客厅里,本地强者与外来的龙骑士谁都没有办法奈何对方。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矛盾的核心人物,表面看似柔柔弱弱的女游侠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突然制住了利安城的五阶魔法师。

若在十步开外,有所戒备的情况下,魔法师可没那么容易被掐住脖子,甚至地作出凌厉反击。

可是在房间内的战职者乱斗中,谁也没有在意的少女,其战术意识竟然如此敏锐,竟然一击得手,让利安城等人这一方不得不投鼠忌器。

尽管感觉不到任何元素系波动,却没有人怀疑顶在崔科拉卡脑袋上的那件古怪东西是用来唬人的,从娴熟的动作和淡然的态度上看,这位少女似乎以前经常这么干,而且无比自信可以在一瞬间击杀被制住的魔法师老爷。

由此可以推测,那件怪东西必然是一件从未见过的杀人凶器,利安城这一方的人没有谁敢冒冒然尝试一下它的威力,甚至有着神秘诡异术士能力的罗宁先生也不敢有轻举妄动。

五阶土系魔法师崔科拉卡感觉到自己大脑一阵眩晕,精神力无法像往常一样顺利汇聚,他可以确认自己脖子上那只手的主人必然是擅长于杀人的高手,否则怎么会如此精熟于人体部位的反应。

陷入对峙的会客厅内无比安静,主动权的天平有些偏向于这些外来者,不敢拿五阶土系魔法师性命冒险的洪羽男爵不得不接受了火玫瑰商会罗宁先生的调停。

林默并没有下重手,也给双方留下了寰转的余地。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贵族们的信用度还是比较高的。

城防营长雷泽、武勋贵族何斯和魔法师崔科拉卡放弃了对林默的敌意。

此一时彼一时,一码归一码,一切都是利益在作祟,仁义道德只是面具。

连李慕心都不得不承认,尽管这个世界上腐朽堕落的贵族阶层有多么野蛮和无耻,可是却严格遵循着某种行为准则,并且以此维系住看似内部矛盾重重的社会体系完整性。

如同被手榴弹炸过一遍的破烂会客厅丢给了男爵府的仆人们去收拾,林默和洪羽男爵等人重新换了一个房间,好在男爵府面积够大,房间也相当宽裕。

茶水,点心重新摆了上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林默和罗宁等人重新坐了下来,看不到半点儿敌意。

眼下虽然双方敌意尽消,城主大人也不再提索要李慕心的事,林默和李慕心却并不认为这一切真的就揭过了,这只是因为大敌当前,双方暂时枪口一致对外的假相。

只要捱过眼下,那个男爵大人依旧会毫不客气使出各种手段报复。

贵族间的梁子结下了,就没那么容易解开。

波特兰大军出现在四十里外,对于林默来说既是坏消息,也是好消息。

对于城外平民们的命运,林默依然出寸步不让,他只给出两个方案迫使利安城方面接受。

第一,利安城拒绝平民入城,那么龙骑士便带着他们另寻他处躲避,在波特兰大军的攻势下,利安城的存亡与龙骑士没有半毛钱关系。

第二,利安城放平民进城,那么龙骑士与城内的所有人共同御敌,直到帝国的援军抵达。

龙骑士现在的态度如同在绑架立场,就像之前城主洪羽男爵用立场绑架了利安城内有数的强者,试图向不速之客的林默施压,那么现在林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自己绑架了那些平民,反过来给利安城施压。

一群如野草般的贱民若是再加上一个九阶龙骑士,这份量就变得迥然不同起来。

见识过龙骑士战斗力的洪羽男爵可以无视一群肮脏低贱的贱民,却不能无视一名九阶的强者,尤其眼下大敌当前。

哪怕没有巨龙,九阶战职者的战斗力也不容忽视,更加不可缺少,毕竟利安城是他自己的封地,能多一份保障自然是再好也不过。

金钱,产业,甚至放弃以后的报复,洪羽男爵都无法让林默打消放平民们进城的念头。

这在他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放平民进城的荒唐要求就像在打封城令的脸,可是对方就像一头怎么也拉不回来的蛮牛,硬生生要让城主大人的威信受损。

损失些金钱,对于贵族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脸面和威信在有些时候甚至比性命还要重要。

“好,算你狠!我放那些贱民进来,不过入城的人里若是有奸细并造成严重后果的话,哼哼!我会向帝都写信申诉,剥夺你的爵位!你也难逃我的报复!”

洪羽男爵脸色极为难看,在威信受损和失去利安城之间,他做出了选择,并吃下了这个眼前亏。

作为高于武勋贵族两级的世袭男爵,只要拥有足够的理由,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成功将龙骑士剥夺贵族身份,削为平民。

贵族阶层之间,等级森严,可以互相勾心斗角,可以谋夺对方产业甚至封地,但是这一切都必需按照贵族间的规则来。

龙骑士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作对贵族阶层的挑衅,洪羽男爵此话一出,相当于林默不仅要在守卫利安城时押上毫无保留的战斗力,更是赌上了自己的爵位与利安城一损俱损,而且最后不会有任何好处,利安城亦不会为他报功,一无所知的平民们也未必会感激这个为了他们而不惜得罪城主大人的龙骑士。

这就是龙骑士需要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愚蠢而毫无价值的怜悯。

“隐藏于平民中的奸细交给我来办!”

在林默身旁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李慕心突然开口。

“你?”

罗宁等人面面相觑,这个女游侠似乎越来越让人看不透。

之前能突袭制住魔法师,现在又能自称抓出奸细,让窥觑其美色的男爵大人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个佳人。

“交给她!我相信她能做的很好。”

林默略为惊讶地看了一眼李慕心,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这本来就是双子星姐妹的本职专业,现在看来,带她一起进城绝对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出了问题,你负责!”

洪羽男爵冷哼一声,对方肯扛下来自然是再好也不过。

他就想看着这个嚣张的龙骑士是怎么被削成平民的,成为帝国最大的笑柄。

平民?平民好啊!

自己就可以无需在意贵族规则,为所欲为的肆意报复,他自然乐意于看到有人主动往坑里跳。

“所有人排队,排队!不要乱,仁慈的城主大人将会庇佑你们,允许你们进城。”

一名名士兵通过城墙的吊篮,下到了城墙外面,搬开了堵在城门口的一排排拒马,同时挥舞着明晃晃的利剑和长矛,开始镇压城外的秩序。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士兵想要干什么?”

“城门口发生了什么事?城主大人为什么不放我们进去!我们要进城!”

“天哪,那些士兵在杀人!”

“安静,安静,城主大人要打开城门,神灵在上,我们终于可以进城了!”

“感谢城主大人的仁慈!”

在小小的骚乱过后,几个趁乱向往城门口挤过去的平民被士兵们毫不客气地当场斩杀,鲜血和死亡换来了滞留在城门外所有平民的井然有序。

……

遥远的星泪海,在无边无际的深蓝色海面上方,浓密厚重的云层里,巨大巍峨的建筑和山体若隐若现,而云层下方却是空无一物,仿佛有一座巨大的城池正漂浮于云层之中。

龙族闻名于世间的天空龙城,此时正悬浮于星泪海上空。

围绕着这块天外飞来的超巨型浮空陨石的浓雾云团终年不散,在天空龙城外的附近虚空中,依稀可见到一些强大法阵能量反应的痕迹。

作为龙族高层聚集地和无比重要的种族传承所在,自然被巨龙们施加了各种难以想像的防御手段。

一年又一年的累加下来,质变加量变,变得极其恐怖。

这座浮空龙城内的每一座建筑物都巨大无比,处于中央区的一座高大殿堂内突然传出一声宏亮威严的声音。

“金系龙族的金币,你可知罪!”

高达数十丈的殿堂中央,一头如三四层楼般高,通体黑底金纹,身形及关节锋刃丛生,形态狰狞暴虐的巨龙此刻四肢伏地,瑟瑟发抖。

第0052节矿渣是怎样炼成的

被一股磅礴浩大的力量镇压在地动弹不得,刚刚进入成年期没多少年的金系巨龙在龙王伊格费斯罗面前甚至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实力在地位巅峰,堪比天位的现任龙王伊格费斯罗是一头地位巅峰六阶,再进一步就是天位的风火双系巨龙,在龙族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双元素系属性拥有者,凭借着自身实力和统驭能力,在两千六百多年前接任了巨龙一族的王座,成为新一代的龙王。

就在天空龙城中央区的一座殿堂里,它亲自接见了一位小辈。

“知罪,知罪!”

金系龙族虽然凶残暴虐,但并不是没脑子,也得看对象是谁。

金币这个滚刀肉在龙王大人面前从善如流地果断认罪。

“知罪?你知道做错了什么吗?”

体形足足比金币大出两圈,暗红色鳞甲坚硬厚实,浑身肌肉虬结,一对龙角仿佛王冠一般的龙王伊格费斯罗微微眯起眼睛,鼻孔里哼出了两朵威力堪比人位三阶的火球,在空气中炸裂成一片火雨,还没来得及落地便突然消散无形。

无形的元素规则领域笼罩住百米半径内的一切,不经意间泄漏出来的些许威势在意志制定的规则下丝毫不会损毁周围任何一样东西。

“我交待,我偷吃了火龙族长老希塔斯大人的战铠。”

金币老老实实交待着自己曾经在天空龙城干下的劣迹。

“我说的不是这个!”

龙王再次冷哼一声。

至少并不是毫无收获,族里挂着的一桩失窃悬案似乎有了下落。

“呃,我,我不小心在土系晶岩巨龙亚尔斯的本命法器‘苍莽圆盾’上咬了一小口,真的,只是一小口,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想舔一下,没想到竟然这么脆,嘎崩脆,奶油味儿。”

金币的声音越来越轻,偷眼去瞧龙王大人,生怕自己被发配到亚尔斯大人统领的土系龙族晶岩部,在暗无天日的矿坑里当一辈子矿工。

那个大块头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竟然是你干的。”

伊格费斯罗眼睛猛然一睁,好家伙,这头年轻金系巨龙捅的篓子还不小。

要知道土系晶岩巨龙亚尔斯的本命法器“苍莽圆盾”原本已经接近到地位二阶的程度,再进一步就是地位三阶,不知怎么的突然损坏了,不仅直接掉了一阶,还差点儿跌落到人位,亚尔斯自己也十分受伤,至今仍然在到处寻找地阶的炼金大造师想办法修复这件本命法器。

“我说的不是这个!”

眼眶不由自主地直蹦,忍住差点儿想狠狠胖揍这个惹祸精的冲动,伊格费斯罗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殿堂狂风大作,几个肉眼可见的龙卷在它与金系巨龙之间打着转。

看到这一幕的金币险些有吓尿的冲动,坐上龙族王座的每一代龙族都是打出来的,随随便便一指头都能灭自己百八十遍,它已经在心底念了无数遍“龙神在上”,希望自己能够被从宽发落。

它已经够倒霉了,因为意外被人类帝国的禁咒对拼而放逐到异界,谢天谢地的捡回一条小命,在经历了不知多少磨难后,好不容易可以完全适应并融入那个对于金系龙族如米缸一般的神奇世界,却没想到又因为战争再次被拉入了空间乱流。

本以为吾命休矣,却无比凑巧地被游荡到未知维度空间流的巨龙族执法队长,雌性空间系银龙泰瑟帕莉雅撞了个正着,二话不说就将它给拿下并带回了天空龙城发落。

至于自己竭力保护的龙骑士林默和另四个女人则被银龙随随便便扔到了这个世界的不知哪个角落里。

“是,是,吾王,我私下拦截了妖岩族送往龙城的一批矿石。”

金币转念一想,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件破事儿,多半是现在事发了!

这一下可惹出了外交纷争,龙神在上,千万别把自己炼成兵器。

自己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就永垂不朽,为龙族的伟大事业而献身。

心念及此,一身灿烂闪亮的龙鳞登时黯淡了许多。

“够了,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

龙王大人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响彻整座大殿。

宏伟的硬岩建筑发出噼噼叭叭地异响,一些柱子被生生震裂开来,若是有弱小种族在这里,多半会被生生当场震杀。

妖岩族是生活在山地的类人种族,身材高大,手脚无比粗壮,性情极端,温和时热情好客,凶暴时嗜血残忍,擅长于采矿和冶炼,铸造出来的金属工具坚固而耐用,闻名于世间的智慧种族中。

天空龙城与妖岩族有协议,每年都会采购许多金属甚至定制机械,用于对天外异族的战争。

伊格费斯罗还曾经奇怪妖岩族为什么有一次送货足足晚了半年,却没想被金币这个小混蛋给截了胡,事发后,妖岩族多半是怕得罪天空龙城的巨龙,哑巴吃黄莲,将损失自己承担了下来,重新筹集矿石发货,但是也依然耽误了时间。

龙城方面除了奇怪妖岩族延迟送货外,却并没有继续追究原因,以致于某头馋嘴的金系巨龙至今依然逍遥法外。

金属矿石于金系龙族来说,无异于美女撞上了色鬼,谁也没有想到桀骜不驯的金系龙族里竟然有一个如此胆大包天的家伙,敢打天空龙城战略物资的主意。

完了,没龙能救这个混蛋了!

巨龙族一定会好好教育这个渣龙,让它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强自压抑着怒火,龙王大人一步步逼向可怜卑微的金币,如同车轮般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它,说道:“不要给我胡搅蛮缠,快些交待!”

金系巨龙无比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弱弱地说道:“吾王,您到底想让我交待什么?”

自己还有一些其他破事没有交待,如果一一坦白了,龙王大人的怒气值估计会当场MAX爆表。

虽然不确定龙王大人是否在诈自己,它却决定开始装傻。

“墨铟金尘!”

龙王的瞳孔中隐隐升腾着地阶巅峰的可怕能量,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迸出一个名词来。

“墨,墨铟金尘!”

金币迷茫了一会儿,脸色猛地一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没来由地结结巴巴起来,装傻的念头眨眼间溃散地一干二净。

极其罕见的珍稀金属,没有明确产地和矿脉,往往只有肉眼可见的砂粒般大小,可以赋予造物永不磨损,不可毁灭的特性。

这种金属可以用于打造强大的神器,是世间最稀有的宝物之一,由于无从开采,巨龙族唯一获取的渠道,只能依赖于实力强大的空间系银龙在空间乱流中苦苦寻觅,如同撞大运般偶尔采集到那么一丁点儿,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一无所获。

“啊,不,我不知道什么墨铟金尘!”

金系巨龙连忙摇头,可是已经晚了,这个吃货并不擅长于掩饰自己,刚才一瞬间的异样反应完全落入了龙王伊格费斯罗的眼睛里。

若非涉及到墨铟金尘,事关重大,否则怎么可能会由龙王亲自来审问这个惹祸精。

“装,再装,你可劲儿装,用力装,看看能骗得了谁,要不要我用精神系法术给你醒醒脑子。”

龙王伊格费斯罗双翼轻轻一抖,平空而现的狂暴气浪将金系巨龙掀飞了几个大跟头,身体与地面之间火星乱蹦,发出一连串叮零当啷的清脆撞击声。

地位六阶风火双系巨龙,几乎完全掌控风与火元素系能量,意志可以轻易引动元素系能量暴动。

不具备魔法能力的金系巨龙就像佛祖手中的孙猴子,是被从宽处理,还是镇压在五指山下,全凭龙王大人的一念之间。

“吾王,我,我招!”金系巨龙吓得身上的无数锋刃一瞬间都软了,除了老实交待,别无他途。

……

目送着一脸哭丧表情,垂头丧气地自行去找龙城刑殿接受处罚的年轻金系巨龙背影,龙王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柔和好听的声音。

“吾王,您真的只把这个小家伙发配到战龙殿服役一百年,这个处罚会不会太轻了一些。”

一个散发出淡淡银白色光芒,介于半虚半实之间的巨龙身影出现在伊格费斯罗身后的大殿内。

刚才里面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都在它的视线里,甚至连金系巨龙都不曾发觉身旁还有第三者存在。

“泰瑟帕莉雅,你不是不知道金系龙族是出了名的难管,它们的族长失踪已久,也不知有没有被其他种族炼成武器,因为斯兰帝国与特西帝国交战时的大禁咒,金币与斯兰帝国的契约也可以宣告中止,战龙殿恐怕是这个小家伙最适合待的地方,嗯,这也是为了你的侄女影歌,毕竟在墨铟金尘的失窃案中,若是没有它逞能帮忙,金币那小子也不可能得手。”

龙王伊格费斯罗头也没回,在大殿里它试图让金币反析出墨铟金尘,似乎这并不太可能,凡进了龙肚子里的,都极难吐出来。

除非把这个吃货扔进炼炉里,直接用来打造神器,否则别想再把墨铟金尘弄出来,不过龙王大人又下不了手,这会严重损害他的威信和龙族的团结。

“那,谢谢大人了!”

银龙身形从次相位中完全脱离出来,完全变成了物质界的实体龙身,她也知道那头年轻的金系巨龙为自己的侄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