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挖掘,穿越冰岩山脉?!”

这条新情报确实让巴普罗统领十分动容,甚至到了不得不无比重视的程度。

两国之间的边境和天然屏障就是那道蜿蜒在漫长边境线上的冰岩山脉和极为广阔的青雾森林,其中最主要的屏障是由坚硬岩石和冰雪组成的冰岩山脉,就像天然的城墙将两国隔开,这次波特兰人花费了巨大代价打通了翻越冰岩山脉的道路,若是再让他们打通低海拔的穿山隧道,那么杀过来的军团可不仅仅只有这么几支。

当冰岩山脉不再是堑后,相对地势比较平坦,植被茂盛的青雾森林反倒是好打通的多,仅仅用人力也能够生生从森林中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如果不计后果的话,直接放上一把火烧毁整座青雾森林,那么斯兰帝国东部便无遮无拦地出现在波特兰人面前。

“情报可信度如何?”

“七成!”

李慕心的回答一向言简意骸。

倒吸了一口冷气后,巴普罗紧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第一骑兵师驻地和军团总部驻地的位置,说道:“我会专门向安德大人报告此事,你帮我再誊抄一份,让七巧迅鹰带走,不,还是得派人连夜带给大人!”

无论七巧迅鹰的飞行速度有多快,到了夜晚,它也依然得休息,因此即使巴普罗统领想要将这个重要信息紧急送给军团总领安德大人,就只能依靠人力。

“没有问题!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备份!”

李慕心再次拿出了一叠书写纸,这个动作让巴普罗楞了一楞,没想到她已经准备好了。

“呵呵,心,有你跟冰在,我的工作都省心了很多!”

巴普罗眼角浮起了鱼尾纹,露出欣赏的笑容,忽然脸色一变向营帐内某个角落怒目而视,大声喝道:“什么人?出来!”

他的反应极快,呛啷一声,一柄冲阵战刀在眨眼间完成了出鞘并落入到手中,几乎与此同时,帐内陡然间暴起一抹寒光,让人心生彻骨寒意的杀机直直地笼罩向第一骑兵师统领,顺带着掠向正处于中途位置的双子星姐姐李慕心。

在巴普罗统领怒喝的时候,心生警兆的李慕心眼角已经捕捉到了这抹致命的寒光,不待细想,如条件反射般猛然向后仰去,上半身与膝盖形成了一个直角,险险躲过被抹断咽喉的危险,手中同时一抖,一叠纸片就像一群蝴蝶刹那间飞舞起来。

“咦!”

刺杀者对李慕心的反应小小惊讶了一下,却并没有就此放过她,手腕一抖,猛然下落。

一支不到两尺长,刃宽约一指半的短剑如毒蛇吐信般刺向李慕心的心脏要害,竟然丝毫没有受到众多纸片飞舞的影响,显然是一位训练有素的职业刺客。

“滚开!”

目眦欲裂的巴普罗统领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仿佛饱饮了无数人血,带着淡淡血痕的冲阵战刀附着吞吐不定的青色战气炎电射而至。

呜!~

沉重的战阵杀器生生挥过李慕心身体上方一尺处,仅距分毫就能斩中那支夺命短剑,但是却成功救下了双子星姐姐李慕心。

“哼!~”李慕心在落地瞬间飞快地一滚,手中多了一柄战术匕首,毫不犹豫地挥向刺客的下盘。

一招输,招招输!

暴起一击没能成功的刺杀者不得不足尖一点地,鹞子翻身般抽身疾退。

第0098节扒光了吊起来打

年仅四十余岁,正处当打之年的第一骑兵师统领巴普罗由于军旅生涯的磨砺,看上去要比同龄人更显的老上十几岁。

在他十多年如一日的打理下,这支拥有一千重骑、两千轻骑和两千余后勤战兵的第骑兵师一直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作为一名优秀骑兵师统领,却不能掩盖他还是一名人位七阶风系剑士的事实,而且在“逆鳞”军团内有着“战狮”的称号。

竟然有刺杀者偷偷摸进了第一骑兵师大帐,若非对杀气比较敏感,在对方动手前那一刻泄漏出一丝杀机的时候,巴普罗猛然反应过来并毫不迟疑地动手,也许他和李慕心同时遭到了对方的毒手。

“有刺客!~列队封锁营帐!把火点起来!”

巴普罗在逼退对方后,毫不犹豫地大喊起来,他是一名统领,而不是一个只逞匹夫之勇的武者,手下将士如云,为何不用。

统领大人的暴喝声刹那间传遍了大半个营区,被惊动的骑士们和后勤战兵们纷纷闻讯冲了过来。

咝!~闪烁着淡淡寒光的短剑再次划破空气疾射回转,刺杀者不惜以命换命也要将第一骑兵师统领巴普罗击杀。

一支半尺长的战术匕首突然在中途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偏转着诡异角度捅向刺杀者的腰肾部位,手段竟然同样阴险歹毒。

人体肾脏被刺穿后虽然不会当场毙命,却会释放出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让人当场失去行动能力。

似乎还不仅仅如此,战术匕首的持有者李慕心另一只手的袖子内也同样隐隐暗藏着利刃,随时可以爆发出无法预料的致命一击。

李家袖里藏刀,从抗日战争时期传承下来的贴身杀招,作为兵王级作战部队的“暗夜”特勤大队情报组成员,拥有军方家庭背景的双子星姐妹不仅擅长于各种侦察、审讯和情报分析手段,能够使用各种武器装备,也同样擅长于近身短打擒杀,谁也不会想到表面上看柔柔弱弱的双胞胎少女竟然如此凶猛凌厉。

虽然被对方占了先机,可是与巴普罗统领联手击退对方后,李慕心完全进入了近身搏杀状态,一脸从容淡定,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全力以赴地走着险巧敏捷的招式路子,在某种程度上与这个刺杀者极为相似,简洁有效的要害攻击术。

巴普罗统领大吼一声,手中百余斤中的冲阵战刀挥舞如风,充满沙场惨烈气息的大开大合风,浑身释放出一往无前的激烈气势,紧逼住刺杀者。

见鬼,自己竟然小瞧了这一男一女!

刺杀者使出浑身解数般脚下疾点,如同一只体态轻盈的灵猫般不断辗转挪移,手中短剑虽然锋利无匹,却根本没有与战刀对撞的勇气。

一寸短一寸险,相对的却是一寸长一寸强,锋利有时候也会易折。

那个一身宝石蓝的女子虽然没有显露出任何战气激荡的痕迹,但是招式细腻险巧,一支更短的匕首灵动无比,完美的填补了巴普罗斩杀间的空当,两人就像配合演练过无数次般,左右包抄着杀向这个不速之客。

噌!~

战术匕首与短剑在半空中刹那间交击了一下,火星直蹦。

李慕心脸色微微一白,饶是自己早有预料地留了两分力施展卸力技巧,却依然差点儿被震得战术匕首脱手而飞,在让巴普罗统领趁机补位猛攻的同时,切换成左手反握,灵活程度竟然一点儿也不逊色于右手,娴熟的杀招技巧和冷静的战斗意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没有战气的不足。

虽然表面上双方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是那名刺杀者心底却在不住的狂跳,自己这支短剑算是有名的削铁如泥,可是在这次对撞中却没有占到丝毫便宜,这意味着对方手中这支模样奇特的匕首也同样是不逊色于自己手中短剑的神兵利器。

情报严重失误,斯兰人第一骑兵师统领根本不是步入垂暮之年的老头,意料之外的年轻女子也根本不是什么文官,尤其是对方作出反握匕首的姿势后,刺杀者毫不犹豫地抽身而退,只有死士才会留下来跟这样的对手组合拼杀。

一名勇猛无匹的风系剑士,另一名却似乎是自己的同行,两者配合的滴水不漏,这样还怎么打?

信手挥出一片白雾,逼得李慕心和巴普罗两人以为毒雾,连连后退,刺杀者却退到营帐边斜剑反撩,嘶啦一声削开了一个大洞,转身冲了出去,从头至尾除了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外,便再没有说出一句话,也无从判断出这个刺杀者是男是女。

“是女的!女刺客!”

受过专业训练的李慕心看着被削开的营帐大洞,勉强稳住呼吸。

从那个刺杀者的剑光在营帐内惊现到毫不恋战的抽身而逃,只不过十余秒的功夫,即使有巴普罗统领担当了主要战斗力,但是难以想像的高烈度战斗却让她的体力飞快消耗一空,肌肉微微颤抖着甚至出现了一丝透支的迹相。

营帐外冲来的骑士和战兵们齐声呐喊冲向那个浑身穿着一袭黑衣的刺杀者,却不想一篷黄雾猛然扩散开来,笼罩了数十平方的地面,被瞬间笼罩进不明烟雾里的斯兰人发出一阵阵剧烈咳嗽声和各种怪叫。

“有人放毒!”

“啊!我看不见了!呛死我了。”

“好难受,救救我!”

“救命啊,我着火了!有人放火啊。”

不怕死的骑士和战兵们哪里见识过这样诡异的场面,当场乱了阵脚。

不少被迷了眼的人挥舞着兵刃乱砍,四处乱撞,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或砍中了什么,被砍中的人惨叫连连,也同样挥刀乱砍,引得统领营帐周围一片大乱。

“封锁现场,所有人镇定,站在原地不要动,那不是毒烟!那不是毒烟!”

李慕心听到外面的混乱后,没有任何迟疑地冲到了营帐外面。

能够立竿见影的毒药往往都十分珍贵,若是放在这些杂兵们身上,显然太过于浪费,再加上那些斯兰人慌乱的反应就可以判断出那名刺杀者使用了类似于催泪武器的粉末,而不是毒药。

不过那家伙还没有掌握呼吸过滤和护目镜这种手段,否则光凭着这些能够强烈刺激感官和神经的粉末,在封闭的营帐内施展,避无可避的她和巴普罗大人恐怕早已经遭到毒手。

“所有人站在原地,不要动!”

随后出来的巴普罗统领巨大的嗓门震颤着周围的空气,渐渐失控的骚动被迅速稳定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有没有伤到?”

一名穿着黑色重铠的骑士从天而降,落在了双子星姐姐李慕心的身旁,打量着她和巴普罗统领。

他也看到了被削开的营帐,再加上仍然未散的烟雾和稍稍稳定下来的局面,立刻判断出了统领营帐刚刚遭到了袭击。

“林默中校,是刺客!”

李慕心依然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背后早已经被热汗浸透,还没有从一场生死搏杀中恢复过来。

“莫林大人!真见鬼,竟然有刺杀者摸进了营区!”

同样躲过一劫的第一骑兵师统领巴普罗愤愤不平的挥动冲阵战刀,对周围空气不住地虚砍着。

他可以想像的到,一旦让对方得手,自己身死是小,第一骑兵师就会立刻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

即使军团总领安德大人重新委派新的统领,也依然没可能在短时间内让这支骑兵师恢复以往的战斗力。

“见鬼!那家伙在哪里?”

林默左右环视,开始启动雷达扫描模式和红外成像模式,鉴定夜幕下的人群里究竟哪一个是刺客。

“估计已经逃走了。”

李慕心看到林默的动作,便知道他在作什么,再小心谨慎的刺杀者也没可能托大仍然躲在那些骑士和战兵之中,恐怕早已经逃之夭夭。

“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分开,提高警惕,我去追那家伙。”

双手骨节捏出噼叭作响的龙骑士咬牙切齿地说道,在他心目中,双子星姐妹犹如最亲密最值得相信的战友,任何敢有威胁甚至伤及战友的敌人都将遭到他最残酷最无情的报复,不死不休。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便消失在夜幕中。

“姐姐!”

林默前脚刚走,双子星妹妹李慕冰也赶到了统领营帐旁,看到那些犹自哀嚎和惊惶的斯兰人,便知道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在听到巴普罗统领喊有刺客的时候,她立刻全副武装起来,带上了95式自动步枪等武器弹药来找姐姐。

“一次斩首行动,只是没成功……”

李慕心笑了笑,将方才发生的经过简要的说了一遍。

“林默中校呢,这家伙去哪儿了!需要的他的时候,总是不见!”

心有余悸地李慕冰却是将一股无名之火撒在了龙骑士身上,谁让这张长期饭票还兼着出气筒和吐槽罐的业务。

“别这么说,林默中校已经去追那个刺客了。”

“哼!要是抓住那个刺客,扒光了吊起来打!!”

妹妹的腹黑程度真是出人意料的怨念深重。

身为骑兵师统领的巴普罗却不敢闲下来,立刻下令搜捕大营,同时在询问了双子星姐姐李慕心后,让那些中了不明粉末的骑士和战兵们用液态油脂洗去眼中的粉末,再用大量净水冲洗全身,这才止住了他们的痛苦。

第0099节黑暗圣堂

荒野之中寒风习习,淡淡的云彩将“白露”和“青珀”这两颗正处于下弦月的卫星半遮半掩,犹抱琵琶半遮面,清冷的月光同样将大地照映地若隐若现。

一个淡淡的黑色虚影正在植被稀疏的旷野中飞快移动着,时而停下伏于黑暗中,时而攸忽闪电般奔行,在身后的极远处,斯兰骑兵师的营地陷入了一片喧嚣。

熊熊燃烧的火把与篝火映亮了小半个天空,将营区内照得犹如白昼,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顶盔贯甲,在骑士和剑士们的带领下检查着每一寸土地和每一个角落,只是他们没想到自己搜捕的目标早已经逃之夭夭。

浑身笼罩在黑灰色夜行装内的刺杀者头也不回地奔出了十余里,身影消失在一片怪石嶙峋丘陵中。

“该死!竟然失手了,那个巴普罗竟然不简单!”

刺杀者躲在一处毫不起眼的阴暗角落里,微微喘着粗气,却片刻也不敢放下手中的短剑,依然在警惕无比地打量四周,压低了嗓子自言自语的声线柔美,完全可以听得出来,赫然被双子星姐姐判断对了,竟然是一名女刺客。

事实上即使不依靠声音,光凭身形和动作等一些细节差异,作为专业情报人员依然可以辨认出明显的男性与女性的区别。

倾听了周围的动静片刻,她的呼吸已经重新调匀,这才将短剑插入脚下,从腰间掏出一支小木管,咬在嘴上,双手一点点拉开了裤脚。

淡小麦色的纤细小腿上爬着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利器狠狠划了一下,不仅鲜血一点点不断往外溢出来,甚至连被切断的肌肉和皮肤都往外翻着,仿佛一条可怕的血唇。

尽管趁机挥撒出迷神粉,她也依然被胡乱挥舞兵器的斯兰人划了一记,一边使用秘法强行压制伤口,一边尽可能的逃往更远的地方,直到躲入这片复杂的地形内,确认安全后才有精力处理伤口。

咬下木管一端的塞子,抖出少许药粉一点点撒在了伤口上,这些在黑暗中看不清颜色的粉末见效奇快,刚一撒上去,鲜血立止,女刺杀者仿佛感觉不到痛苦般,又取出了一卷亚麻布紧紧绕在小腿上,裹住了伤口。

由于长期服用特殊的药物和特定饮食,她丝毫不在意自己毫无气味的鲜血和体液会被擅长于追踪的灵缇嗅到。

“谁!”

插在脚边的短剑猛然一跳,若仔细去看,却可以看到一根细细的金属丝从剑柄末端连在女刺杀者手腕上。

“空绮丝!”

一个男子的声音仿佛飞鸿渺渺般从周围夜幕下的黑暗中飘了过来,却让人捉摸不定,难以判断出究竟在哪个方向。

“啊!琉璃大人!”

女刺杀者迅速剑插回鞘,甚至不及拉回裤脚,立刻半跪于地,低下头来。

“失败了吗?”

无声无息的,一个被连帽黑色披风拢罩着的人影渐渐由虚凝实,出现在女刺客面前不远处,目光并未放在她的身上,而是投入了远处的无边黑暗中。

“属下该死!”

女刺杀者空绮丝浑身一动也不敢动,只有牙齿微微咬紧嘴唇,恨自己无能。

“这不怪你,巴普罗在二十年前就是很有名的四阶剑士!其他人都已经得手了,就算只剩下他一个,也翻不起什么大浪,这次与波特兰人的交易也算是圆满完成,嗯,斯兰人的反应很快。”

被连帽黑色披风笼罩下看不清面目的男子静了一下,仿佛在倾听着什么,又再次说道:“是一名九阶的骑士,最多一刻钟后就能赶到这儿,空绮丝,老地方集合……还有,不要灰心,我们是影杀殿的人,不是绝杀殿的那些死士,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

“谢谢大人!”

女刺客空绮丝语气没有任何变化,却能够听得出感动的意味。

“是么!~”

夜风中十分突兀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

“什么人?”

连帽黑色披风笼罩住身体的琉璃大人和女刺杀者猛然一惊完全未料到竟然有人能够摸到近前。

咔嚓!

随着一声轻响,一个同样浑身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只不过那身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黝黑色重装铠甲却给人一种视线模糊的感觉,融入在这片黑暗中毫无排斥感。

虽然“龙将”战术铠甲在设计制作出来后大部分所处的环境都是在战斗机的驾驶舱内,但毕竟是陆空两用型数字化单兵战术铠甲,陆基作战能力也同样极其优秀,无论是夜行还是潜伏,极其轻便的本体不仅完美的隔绝了着装者的呼吸、心跳和体味,也能通过SEG核心单元的反重力场将脚步声降到了最低,甚至可以完美顺应气流达到极其完美的行迹隐匿。

论起真正的潜行能力,恐怕再专业的刺客或忍者使用各种秘技也无法比得上这种用科技手段真真正正的隔绝藏身,有点儿像空间系的次相位能力,只不过是物理实体隔绝罢了。

离开第一骑兵师营区后,林默一蹬地面,直接没入夜空之中,同步开启了红外成像系统和微光成像系统,刺杀未成的女刺客未曾想到竟然有人能够飞行在半空中,远远地吊在自己的身后,无论她怎么小心地隐匿自己,可是在黑夜里如明灯一般的身体红外反应却出卖了自己的位置,哪怕突然现身的头领琉璃大人也未料到对方竟然拥有这样的能力和装备。

“投降,或者,死!”

林默拔出了挂载在后背上的骑士大剑,在光元素系战气附着后,寒光若隐若现的流动起来。

“朋友,你不嫌自己的口气太大了点么。”

琉璃一扬自己的黑色披风,轻轻一转身,随即消失在空气中。

林默毫不犹豫地往身后一剑斩去,骑士大剑散发出蒙蒙白光,剑气溢散与一支突然从黑暗中出现的黑剑撞在了起。

那支黑剑一触即收,转眼间又消失在空气间,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噌!~叮!~

又是一击,龙骑士未卜先知般再次截住了对方一击,猛然一挥大剑,一道在黑暗中闪亮的剑气呼啸而出。

“光系!光系战气!见鬼,你是神庭的人?”

剑气电光石火般一闪即逝,黑暗中传来了气急败坏的声音,随着夜风吹过,一条黑色布条被轻轻卷向了天空。

果不其然,这个家伙出现时身上没有任何红外反应,却被微光成像和雷达扫描模块侦测出了身形,而眼下却妄图以暗系虚影能力袭杀自己,却没想到一举一动全部落在自己这个穿着“龙将”战术铠甲的龙骑士眼中,根本无所遁形。

“暗系!似乎还是影属的能力!能叫出光明神庭,让我猜猜,嗯,暗系亲和力,难道是黑暗圣堂?还做雇佣刺杀业务,你应该是七杀圣殿里影杀殿的吧!”

林默冷笑着保持对周围异动的关注,皇家龙骑军团可以共享得到皇室专门收集的各种情报,不仅仅是光与暗的天然敌对,光明神庭和黑暗圣堂从事的民间业务往往会互相冲突。

“哼!~神庭的人什么时候也当起了雇佣军?如果阁下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夜风中飘来的声音游移不定,就像幽魂般不可捉摸,想必此人对暗系幽影能力掌握极为精深,但是却不像方才那样自信,语气中难以掩饰对龙骑士的忌惮。

“我还是那句话,投降,或者死!”

突然斜错一步,一个黑灰色的虚影猛然从身旁闪现出身形,一支锋利的短剑却刺了个空,林默却从容不迫地抬手合肘重重往一击,毫不怜香惜玉。

陡然失手的女刺客空绮丝随着一声低闷的惨叫重重摔向地面,她却拼死挥剑横斩,却不防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然爆发开来,将她连人带剑一同震飞了出去。

“大人,快走!”

女刺客空绮丝还未落地却依然坚持着大叫,那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铠甲下的骑士实力出乎意料的强大,剧烈的疼痛从脊椎处火烧火燎般席卷向全身,让她动弹不得。

六阶巅峰的暗系刺杀者在九阶光系龙骑士面前,不仅仅是实力等阶差距,甚至连元素系上都被克制到死死的,随着肘击灌入体内的那一丝光系力量就像火一样点燃了身体和灵魂,让她痛苦不堪,完全推动了抵抗的能力。

“发现有害声波,是否启动反制!确认指令,反制开始!”

“哔!~~~~~~~”

突然一声极其尖锐刺耳的声音从龙骑士身上爆发出来,甚至比手指甲尖刮教室黑板那种令人寒毛直竖的可怕声音还要恐怖一万倍。

“噗!~”附近黑暗中忽然踉跄地跌出一个人影,他显然受创不轻,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带着难以置信地目光看向龙骑士,嘶哑的声音中难以掩饰心中的恐惧和震骇,颤声道:“你究竟是谁?”

对于光明神庭的了解,他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而且还十分矛盾的穿着一身黝黑色骑士重甲。

第0100节打野战

对方在释放迷幻法术试图影响龙骑士时,却意外遭到了“龙将”战术铠甲的反击,法术失败的反噬让他受创不轻。

林默也同样十分惊讶,这个黑暗圣堂的家伙似乎不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