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蘼鄱疽⒒航庖┖驼嬲慕庖┒际俏业亩兰遗浞健!

正如米恩所言,心绞剧痛果然很快退去,只不过邓多特看向米恩的目光就像看到恶魔一样,哪怕对方还冲着自己礼貌地点了点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邓多特,如果你没有说谎,而是真心配合我们进入那个地方,那么行动结束后,我们会给你真正的解药并放你走,当然!如果行动失败的话,有没有解药都不会有什么区别。”

林默给这个酒栈年轻伙计点明了后果和危险性,一旦中途曝露,没有人能够顾得上他,一个平民的生还概率几近于无。

那里的军士可不会因为邓多特是本国人而会有任何手下留情。

“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年轻的酒栈伙计在痛苦完全消失后,喘着粗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剑神张伯伦打量着这个微不足道的小鬼,不屑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谈条件吗?”

“只是一个低贱而且渺小的条件,各位大人即使不答应也不要紧,我只是想说出来而已。”

邓多特尽可能佝偻着身子,显出一副卑微的模样,他知道只有越这样,才会尽可能降低他们的敌意。

“说吧!”

林默等人已经换好了车夫的装扮,随身武器什么的,都小心夹入了货车底下,并加钉上木板伪装起来。

“你们能带我和菲妮走吗?菲妮是酒栈老板赫拉的女儿,她跟我早已经情投意合。”

邓多特小心打量着林默等人的反应,更多关注的是林默的反应,自己能够活下来全拜托于这位黑发黑眼的年轻贵族大人,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大人在这些人中的地位是最高的。

“蠢货,这小子一定是疯了,把我们当作他的保镖呢!”

“事情结束,大家各走各的阳关道,还想让我们带他走,能够让他活到现在就已经是格外开恩,竟然如此不知足。”

“可惜浪费了一包‘噬心粉’,把这家伙干掉拉倒。”

“爱干就干,不干去死!”

支援小队里的战职者们表示出相当不满,这个小伙计已经是得寸进尺,有些忘形地以为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呢。

“抱歉!我们只能带走你一个,而且无法保证你在行动中的安全,如果你真想给你的女人幸福,不应该靠别人,而是靠自己!倒不如做出一番成就,再来接她。”

林默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喝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酒栈伙计,也同样注意到了对方在观察自己。

他并没有完全拒绝这个年轻人,而是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不可否认,他很欣赏这个酒栈伙计,也许双子星姐妹会十分喜欢这个极有业务潜力的年轻人。

如果对未来失去希望,想必即使能够帮他们进入波特兰人封锁的地方,恐怕也未必如想像中那么顺利,波特兰人已经在封锁出口一侧的区域,那么隧道挖掘起点的戒备必然随之提升。

“好!我跟你们走!”

迟疑片刻,邓多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出乎意料地不再坚持,而是立刻作出了选择。

加入到林默一行人的酒栈伙计邓多特带来的板车上装着许多上好的冷切蛮牛肉和麦酒,至少有五六百斤,恰好也是准备装载到朗多泰的车队里,一起送往波特兰人的隧道封锁区。

车夫和领队都被掉了包的车队就像往常一样,装载着满满的货物,离开了冬泉镇,前往遥望可及的冰岩山脉。

“邓多特这个懒鬼怎么还不回来?该死的,一定去学人家玩姑娘了,混蛋!等他回来,看我不拆了他这身懒骨头。”

酒栈后院厨房里,由于缺少人手,不得不身体力行的肥胖老板赫拉从散发着奇异香味的沸水锅里钩钓出硕大的蛮牛肉块,在热气腾腾的白色水汽包裹下,用厚重的斩骨刀像发泄似地狠狠斩开肉块。

第0111节中上之策

“大人,左面山坡上有一个暗哨!”

临时加入队伍的酒栈伙计邓多特压低了声音在驱赶拉车蛮牛的林默身后说道。

“知道了!”

林默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这个暗哨位置早就被他和另两位箭师侦察确认过,邓多特能够如此主动提醒,看来很有可能是真的下定决心投靠他们,不过在任务完成之前,这个定论还为时过早。

至于国家归属感什么的,无论是林默还是双子星姐妹都十分清楚在这个世界里的国家社会体系内,低层平民们除非面临生死存亡的那一刻,才不会在乎城头变幻大王旗。

斯兰人和波特兰人,抑或是拉恩人,只不过是方言不同罢了,根本语言和文字上并无太大区别,换个统治阶层一样要交税,承担各种剥削和欺压。

波特兰人的警戒暗哨似乎发现了车队,却并未发出任何示警和阻截检查的举动,依然保持着暗中关注。

林默不敢释放光镜术肆意侦察周围,这里并不是找不到任何克制手段的地球,魔法师们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感知到光镜术的视线,能够立刻作出反制措施。

哪怕在夜探冬泉镇时,林默也只能依靠“龙将”的科技侦察系统,不敢随意使用这个早已经用惯了的初阶光系法术。

“站住!什么人?”

进入了山区的四个多小时后,车队终于遇到了第一处关卡。

“大人,是朗多泰老板的货物。”

林默示意停止前进,同时向关卡方向大声回应。

除了大块头子安和女魔法师柏莎萝作为预备支援外,支援小队其他八人都跟着林默客串了这支运粮队的车夫。

“通行证,还有货物清单!”

手提长枪,带队把守关口的波特兰十夫长站在拒马后面远远地喊了一嗓子。

身后那些波特兰战兵们张弓搭箭或手持战刀长枪,齐齐作出戒备状。

横眉竖眼盯着打头车队前面的林默一阵猛看,波特兰十夫长带着怀疑的口气说道:“朗多泰那家伙呢?小子,我看你好像有点儿面生!不会是探子吧!”

“大人,我是朗多泰的外甥,我舅舅昨天受了凉,晚上发热说胡话,直到现在还躺着起不了身,今天送粮食过来就只能交给我了。”

带队的林默此刻就像换了一个人,完全不像之前那位谈吐温文尔雅,素有教养的贵族,而是一个真正的市侩商人,陪着笑脸说着漂亮恭维话,手脚麻利地将从粮食商人朗多泰身上搜出的通行文书递了过去。

然后像碎碎念似的叨念着粮食商人朗多泰的一些事情,这些信息大多是在酒栈的餐桌上听到的,此刻正好用来掩护自己的身份,仿佛与朗多泰确实极为熟捻的样子,无形中更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波特兰十夫长在接过后,目光里依然带着怀疑和不信任。

“杰米大人,这位确实是朗多泰老板的外甥林默,半个月前刚到冬泉镇,一直在朗多泰老板做帮工。”

此时冬泉镇酒栈伙计邓多特终于发挥出了作用,朗多泰生病发烧,无法带队是统一好的口径。

这些波特兰人不会想到,林默的这位便宜舅舅此刻正和他的伙计们被捆在了自家的库房里,还点着一支由药师米恩制作的迷神香,最快也得明天中午才能醒过来。

“咦?邓多特,你怎么也来了?不是都让朗多泰的车队带东西的么?”

波特兰十夫长显然认识这个酒栈伙计。

确实如邓多特所言,他以前曾经多次来过这个军事封锁区。

“我正好送蛮牛肉和麦酒过来,不巧板车坏了,来请朗多泰的伙计帮我装卸东西,正巧朗多泰老板病得很重,担心自己的外甥第一次单独送货把事情搞砸,找我帮忙照顾一下。”

说着半真半假的话,邓多特作出一副热心肠的模样,从身后车斗里拿出一个小包和一支木筒,塞进了十夫长手里,接着说道:“大人您瞧,这也不是顺便嘛。”

也许是闻到了肉香和酒香,波特兰十夫长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脸色也随即好看起来,说道:“行啊,你小子还是很上道!嗯,放心,只要检查没问题,马上就放你们过去。”看他与邓多特之间习以为常的小动作,便知这样的贿赂已经不是第一次。

他向身后的士兵们打了个眼色,那些士兵们立刻围住了车队,开始检查车上的货物,是否符合货物清单。

车队里与这些波特兰军士打交道完全由林默和邓多特负责,其他人都是低着脑袋,一副老实顺从的模样。

更何况波特兰十夫长的注意力都被带队的这两人和手中酒肉吸引住,倒没发觉那些车夫们有什么古怪之处。

一群低贱的苦力,就算有生面孔也不稀奇,做这一行的人员流动性本来就很大。

这些士兵只能查验车上的实际货物与清单相符,有没有暗藏违禁品,至于车上的粮食是否被暗地动过手脚,便无能为力了。

直到检查结束,他们也依然没有发现藏在车斗底部夹层内的兵器。

车队在关卡前滞留了十余分钟,便被顺利放行,若是有人来查验这支车队里所有人的元素亲和力,多半要被吓一跳,除了一位酒栈伙计和一个药师外,其他人都拥有极为惊人的战职者或施法者天赋。

经过了四个检查同样严格的关卡,林默等人这才进入了一处位置隐秘的小型营区。

这里距离被幻术法阵笼罩的隧道口仅有一公里,无论哪里出现什么情况能够迅速赶到并支援。

“快点!把东西卸下就滚蛋!不准乱跑,不准东张西望!”

带着车队来到后勤辎重点的士兵喝斥着这些外来者,似乎对于他们的来到很不耐烦,哪怕多待一秒都意味着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好!”

林默和邓多特等人扮做诚惶诚恐状,连忙低着头动作极为麻利地往库房里搬运货物,同时互相小心一交换着目光。

这些波特兰人盯得极严,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可趁之机,尽管如此,队伍里的五阶药师米恩早已经成功做下了手脚。

也许是合该波特兰人倒霉,酒栈伙计送来的蛮牛肉和麦酒中都被下了无色无味的剧毒,尽管所使用的毒药稀有而珍贵,但是对于这次行动的收获来说,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不仅如此,林默和支援小队抱着一网打尽的心思,连车队运载的大部分粮食也同样动了手脚。

只要应用得当,救死扶伤的药师杀起人来并不会比刽子手慢上多少,这也是精锐支援小队里为什么会有一名五阶药师的原因。

双子星姐妹的上中下三策,林默等人现在执行的正是上策与中策之间,既然没办法直接进入隧道,那么就只能趁机下毒制造混乱。

以眼下的进度看,并不太容易出现曝露身份,被迫发动下策强攻的不利局面。

运粮队卸货时所有人老实的态度和麻利的动作令看守干活的波特兰士兵感到满意,车队从入营到离开的不到一个钟的时间里,也并没有任何异常发生,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注视之下。

“凯安!他们走了吗?大人命令我们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

目送着运粮车队的背影从营区出入口外消失,刚才负责看管车队的波特兰士兵向自己所在小队的十夫长点了点头,大声回道:“一切正常!威利老大!”

“去帮马斯伙长把蛮牛肉和麦酒都提出来,晚上大家都能加餐!”

“遵命!威利老大!”

“凯安!跟我搬东西,等会儿我允许你偷吃!”

“谢谢马斯老大!”

“见鬼,谁给吃的,谁就是老大!”

腰挎战刀的波特兰十夫长看着自己的手下屁颠屁颠地跟着满脸油光,膀大腰圆的伙长走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

卸空货物的运粮车队出来的很快,几处关卡都没有拦截,甚至连检查的意思都没有,直接一路放行。

“大人!我的表现如何?”

从波特兰人的营区出来后,酒栈伙计邓多特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不是累出来的,而是紧张和害怕。

哪怕他曾在林默等人面前一开始有多么急智,可是在军营里,那种时时刻刻,如芒在背的危机感却是以往从未感受到过的。

“你的表现很好!”

依旧驾驭着拉车蛮牛的林默点了点头,向着车队后方打了个手势,一个小纸包从后面飞了过来,他手上仿佛长了眼睛似的一捉而中,然后往酒栈伙计怀里一塞,说道:“这份缓解药是对你良好表现的奖励,三个钟后服用,不要早,也不要迟!等任务结束,我会给你真正的解药,我说到做到。”

邓多特怔了一怔,从怀里掏出纸包仿佛像命根子一样紧紧握在手中,死死地盯着看了一会儿,那种心绞欲死的剧烈痛苦依然记忆犹新,随即用力点了点头,说道:“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全力配合。”

“呵呵!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待在一个地方,哪里也不要去,直到明天天亮!”

“呃!~”

第0112节袭击

这个世界的人大部分还不知道冷藏保鲜的意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酒栈送过来的蛮牛肉和麦酒将会在今天的晚餐中分食一空。

赶着车队离开山区,找了一处偏僻的密林,解放开拉车的蛮牛任由其啃食青草,林默等人这才从车斗夹层里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没有多作滞留,他们迅速赶往下一处临时集结点。

此时圣炎之阳已经越过了冰岩山脉,苍穹外的两颗卫星之一白露已经在东方昏黄的天际浮现出自己浅浅的轮廓。

“听着,邓多特,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儿,无论附近发生什么事,出现什么异响,千万不要出来,等到天亮,我会来接你,这几包缓解药记得按时吃,足够坚持到明天中午!”

龙骑士背后交叉挂载着一支双手骑士大剑与满满的三筒箭匣,斜挎大弓,手里握着一支长约一丈的百炼精钢骑枪,远近程战斗兵器几乎武装到了牙齿。

“大人,请一定要活着回来,我邓多特的小命全拜托您了。”

酒栈伙计邓多特的语气诚恳无比,至少目前为止,他的表现为自己赢得了不少信任。

“不准乱跑!”

剑神张伯伦身上杀机乍闪即退,警告年轻人留在原地,不要胡思乱想。

林默与支援小队的成员们对视一眼,脚步轻盈地迅速消失在夜幕降临后的黑暗之中。

“神啊!保佑他们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吧,我邓多特一定会出人头地,菲妮,等着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恨不得挖掉自己的眼珠子。”

周围一片黑暗和静寂,邓多特倒是真心实意的为林默他们祈祷起来,毕竟自己的小命已经与这些斯兰人绑在了一起,大家是一条线上蚂蚱,要么一起活下去,要么一起完蛋。

一个普通下等小酒栈的伙计,没有任何高贵的出身和血统,目不识丁,又经常动辄被肥胖老板随意打骂,但是他并不甘愿这辈子当一个寂寂无名的贱民,子孙后代一代又一代的过着这种绝望而麻木的人生。

想要出人头地和改变自己命运的念头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样从未熄灭,身无份文,目不识丁,没有任何资本奢望去改变什么,就只能在一家酒栈后院肮脏混乱的厨房里默默蛰伏,直到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降临。

一伙穷凶极恶的斯兰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来波特兰人的土地上要做什么,至少他们一开始想要自己的小命,幸运的是自己活下来了,有资格暂时加入他们,未来不知道究竟会怎么样,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是一群传说中强大的战职者和施法者,可以轻易掌握自己和其他人的命运,这对邓多特而言便已经足够了!

那个曾扮作年轻贵族的林默大人,他有时眼中闪过的目光与自己很像,就如同看到了自己一般,正因为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邓多特对他的信任远远超过了其他人。

“嗬嗬嗬!~”

咣当!~不断喷出血沫子的凯文不知道扒翻了什么东西,他就像一条可怜的蛆虫,在地上毫无意识地扭动。

填塞满胸腹的剧烈痛苦占据了全部的神经,五感已经被毒素完全破坏,既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东西,只剩下本能的垂死挣扎。

“凯安!凯安!你这个馋鬼该跟我回去了,难道想留在这儿当一辈子的伙头兵吗?见鬼!凯安你怎么了?”

十夫长威利来到伙房寻找自己的手下,刚进来却第一眼就看到自己找了半天都不见踪影的家伙竟然在地上挣命,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

“马斯,你这个混蛋!凯安这是怎么回事?药师!药师!快过来,救救凯安!”

十夫长威利在叫嚷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营区伙长马斯的身影。

那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压倒了几只水桶,七窍流血地瞪大了眼睛,脸上还凝固着恐惧与不甘,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咕咚!~咕咚!~

伙房营帐外不断传来沉重物体落地的动静,还有一些兵器撞击发出的叮当作响。

“药师!~救命!我肚子好痛!啊!~”

“救命!难受死了,啊!好痛!救我!”

“中毒了,我中毒了,快救我!”

营区内一下子响起了各种各样的惨叫和呼救。

“毒?有人投毒?晚餐?不好!”

心念及此的十夫长威利脸色剧变,他刚想冲出去,胸口突然没来由地发闷,一股难以阻止的腥甜之意冲上了喉头。

噗!~他猛然喷出一口暗紫色的鲜血,顿时面无人色,胸腹内就像火烧一般,撕心裂肺般的剧痛让他跌跌撞撞地扑在了伙房外,想要重新爬起来,却完全无法支撑起突然无比沉重的身体,视线渐渐模糊,听觉也渐渐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甚至被血沫堵塞的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咕哝声都无法听清楚。

夜幕中忽然飞来一个拳头般大的东西,直直落进如同地狱一般的波特兰营区。

那东西一面咝咝冒着火花,片刻之后突然毫无征兆地炸了开来,火光和巨响震憾着整个营区。

“有威胁的战职者17人,施法者9人,箭师掩护,开始行动!”

林默的身影率先扑向了波特兰人的营区,外围几道关卡和一部分警戒哨已经是一片死气弥漫,五阶药师米恩投下的剧毒造成了出人意料的可观效果。

“杀光他们!”

精锐支援小队队长地位一阶雷系剑神张伯伦浑身噼叭闪烁着电蛇,紧随其后。

“该死的狗贼!卑鄙无耻的家伙,我格雷曼大人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浑身战气炎忽明忽暗的波特兰剑神举剑指着那些飞快冲过来的敌方战气炎光芒,发出了不甘心的咆哮。

侧身一扭,狠狠挥出一道赤红色剑气直射而出,下一秒,一道炽白色战气与它撞在了一处。

轰!~空气中传来一声闷响!

那道赤红色火系剑气虽然成功撞散了炽白色战气,紧接着却被一支闪动着同样炽白色战气的枪尖准确捅入并狠狠一搅,瞬间势尽,无奈地化作了一片赤红色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咻!~

一支淡银色长箭从黑暗中激射而来,那位波特兰火系剑神急挥剑格挡。

轰!~猛烈炸开的气浪和淡青色风元素系力量瞬间将他吞噬,竟然是一支威力巨大的法术箭!

重重挨了这一击的波特兰火系剑神虽然受伤,却并没有失去抵抗能力,猛然间一道紫蓝色电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到了他的面前。

攻击一环紧扣一环,令他根本反应不及。

“混蛋!”

“给我死!”

斯兰雷系剑神张伯伦全力以赴的人剑合一,刹那间出现在敌人的身后。

波特兰火系剑神双目神采涣散,手上一松,伴随他征战了一生的长剑掉落在地,整个身躯裂成十数块坠落在地,已经不复原本的人形。

九阶龙骑士、地位一阶剑神再加上一个九阶箭师,如此豪华的攻击组合足以对得起那位刚刚被斩杀成肉块的波特兰剑神。

一道淡青色半透明风刃如幽灵般突然出现林默身侧,意欲将他拦腰而斩。

大部分高阶战职者和施法者为避免在阴沟里翻船,随身多备有特效解毒药剂,虽然一时半会儿没能彻底解除米恩药师的剧毒,却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致命的毒效和痛苦。

林默等人的投毒方案也没指望一口气能够毒杀所有的人,至少可以趁着对方战力大损而痛下杀手,以有心算无心,扫平一切阻碍。

计划进行到现在,也算是成功了一半!

“魔法师?”

在风刃出现的一瞬间,“龙将”新编译出来的法术探测模块功能便已经捕捉到了它的存在,炽白色光系战气炎升腾之间,林默以肉眼难以捕捉到的速度刹那间消失在原地,让这道杀气凛凛的风刃扑了个空。

他已经发现了那位波特兰魔法师的位置,从腰间掏出两枚双子星姐妹制造的黑火药手雷,随手一个地滚球,双双贴着地面滚到了那位魔法师脚下。

“这是什么?”

条件反射般升起法术盾的魔法师来不及多想,迅猛无比的爆炸将他连人带法术盾给掀飞了出去。

尽管法术盾成功抵挡住了弹片和冲击波,却完全无法抵消掉爆炸的气浪。

仓促撑起的淡青色风系法术盾在空气中闪了闪,崩散开来。

在双耳嗡嗡作响,那位魔法师顾不得再次操控风刃去追杀龙骑士,为了保命在第一时间吟颂起法术盾的咒文。

说时迟那时快,两脚之间的地面突然生出一支岩刺,在他反应过来前,眨眼间毫不客气地直捣黄龙,一头没入近在咫尺的菊花深穴。

吟颂咒文的声音当场变成了公鸡打鸣,在下一秒刺耳的尖叫嘎然而止。

坚硬锋利的岩刺穿透了胸腹,顺着脊椎内侧从口中探了出来,生生将其穿透,变成了一具恐怖的人形肉串,只剩下毫无知觉的微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