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道仓猝发出的剑气还没飞出去多远,便消散在空气中。

隧道内十分突兀地出现了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色法袍内的魔法师,手握近乎透明无瑕的魔法杖顶端竟然还带着尺许长的锋刃,活脱脱就像一柄五尺长的水晶战枪。

“找死!”

随即反应过来的大块头子安,如同巨熊般暴吼一声,身形就像炮弹一样暴射而出,扬手挥起双刃战斧带着暴烈无比的战气闪电般劈向这个突然出现在隧道内的魔法师。

若是以为这个大块头只是空有一身蛮力,那就大错特错了,无论是反应力,还是敏捷,抑或是战斗天赋,无一例外都是出类拔萃。

“夸特英斯……”

被魔法袍连衣帽笼罩,看不清面目的魔法师飞快地念出几个音节,并作出特殊的手势,仿佛全然无视闪电般劈向自己的银亮长柄双刃战斧和那个大块头子安,信手一挥水晶战枪般的法杖。

轰!~

隧道内壁撒落一片砂石粉尘,陡然出现在魔法师身后的大块头子安一斧劈开了地面,炸开的地缝一直延伸到洞顶。

“干的好!子安!砍死他!”

在洞口附近恰好看到这一幕的六阶火系女魔法师柏莎萝挥舞着拳头发出助威的喝彩。

“哼!~”

依旧站在原地的诡异魔法师手中的透明法杖忽然一顿地面。

身后保持着劈砍入地动作一动未动的大块头子安脑后忽然喷出一血线,眨眼间顺着颈后和背后脊椎直入股沟,身子轻轻晃了一晃,当场裂成两半重重摔倒在地,甚至连坚硬无比的长柄双刃战斧也诡异无比地从中断开斧柄。

“子安……”

“子安!~这不可能?”

“子安死了!怎么会?”

“刚才发生了什么?”

隧道洞内响起支援小队成员们的一声声惊呼。

尤其是魔法师柏莎萝双眼瞬间浮起了雾气,性格憨直而且作战勇猛的大块头子安当场惨死,令她感到无比悲愤。

波特兰人镇守这条隧道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强大,竟然有实力如此恐怖的强者存在。

“诡异的力量?”

扶起剑神张伯伦的林默皱起眉头,方才空气中似乎乍闪而逝过令他感到某种隐隐熟悉的奇异波动。

“该死的斯兰人,你们都应该去冥神那里报到。”

诡异击杀大块头子安的神秘魔法师的声音就像金铁磨擦般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谁都会去冥神那里报到,你、我和所有的人,但不是现在,你究竟是什么人?”

九阶箭师布森托在说话间毫不犹豫地引弦射出一箭,战场无道义,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

“哼,卑鄙的家伙!”

漫不在乎地轻轻一挥透明的法杖,迎面凌厉射来的箭支就像射在了一个高清全息投影的人像上,直接射了个空,插在了神秘魔法师身后的洞壁上。

一枚灼热无比的炽炎弹紧随其后的激射而至,洞壁上炸开了一个小坑,一只壁灯被炸得粉碎,无影无踪。

神秘的魔法师却哈哈大笑起来。

“空间系魔法师?!”

林默与剑神张伯伦无比震惊地对视了一眼。

只能够看到,却无法被物理和法术攻击到,那位魔法师展现出无视攻击的奇异能力像极了空间系法术中的次相位转换。

前者更是心有余悸,若不是张伯伦将自己撞开,即使他穿着一百件“龙将”也难以抵御源自于空间规则的割裂攻击。

“快闪开!”

“小心!”

剑神张伯伦和林默两人在看到那位魔法师再次向他们俩所在位置挥动那支奇异法杖,条件反射般左右一分,闪避了开去。

在两人方才站立的位置诡异地出现了一条深缝,就像被什么东西瞬间切入一般。

轰!~轰!~

林默在躲闪中甩出几枚土造手雷,在隧道内炸得惊天动地,却依然不能奈何对方,只换回来一阵刺耳的冷笑声。

“是空间系法神!”

张伯伦心头笼罩上了一层阴云,己方两位魔法师和两位箭师连续不断的攻击全数落空。

就像拥有光暗系元系亲和力的施法者一样,同样罕见的空间系施法者能力无比诡异,正由于出现的少而越发显得难缠。

隧道内响起了嗡嗡低语状吟颂,在次相位的保护下,那位波特兰空间系魔法师肆无忌惮地念起了晦涩难明的咒文。

“魔法师都退出去!”

斯兰剑神当机立断,两位魔法师当中的五阶土系魔法师雷德尤为重要。

想要轻松炸毁波特兰人这条不知道有多长的隧道,土系魔法师是不可或缺的。

“墨德斯,保护好雷德和柏莎萝,你们先退出去,如果一刻钟后我们没人从洞里出来,你们三人和米恩立刻放弃计划!”

九阶箭师布森托搭上了一支法术箭狠狠地射了出去,一刻钟已经是他的极限,没有足够的体力和箭支,箭师近战的实力要平空跌落两阶,可即便如此,也依然没可能是那位疑似空间系法神的对手。

“闪电乐章!”

浑身爆起密集电弧状战气炎的剑神张伯伦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自己的压箱底秘技。

仅管只有半截剑身,可是汹涌而出的雷系剑气却缠绕着断刃生生补齐出了大半截雷电剑锋,脚下令人眼花缭乱地闪跃变幻着位置,生生将战斗力提升至巅峰状态,人剑合一般斩向实力诡异而强大的波特兰空间系法神,试图以决然的力量打破对方的次相位,一击杀敌。

“啧啧!剑神啊!可惜!”

话音未落,波特兰空间系法神身影一晃,刹那间在原地消失,在下一秒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林默身前,水晶战枪般的法杖引动着足以切开万物甚至是空间的诡异力量当头斩下。

“‘幻方’!斩龙!剑气莲华!~”

一秒是生,一秒是死,龙骑士暴吼一声,浑身光明大放,九阶光系战气骤然照亮了深邃无比的隧道空间。

“小心!~”

张伯伦已经收势不及,只能勉强转过头竭力大叫,与他同时发出叫喊的还有九阶箭师布森托。

第0116节逆转乾坤

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压箱底,秘技、舍命杀招、法器或术器等,即便是兔子,也有令人匪夷所思的兔子蹬鹰这一以弱胜强的绝技,龙骑士兼空战王牌ACE的林默中校也不例外。

“幻方”外挂模块吞噬和演化的速度太快,右手骑士大剑在搭上左腕黑色遍环的一瞬间“变幻”成为了一柄凶残无比的巨剑,汹涌激荡的光元素系战气犹如潮水般涌入,绽放出耀眼无比的剑芒。

瞬间爆发出来的压箱底秘技“剑气莲华”就像一朵怒放的神圣光莲,每一片花瓣便是一道锋锐无匹的剑气。

那些炽白色剑气花瓣自莲心中央似无穷无尽地向四周绽开,随即撕裂空气激向那名波特兰空间系法神,简直比当初六管电磁轨道机枪还要凶猛。

充满了暴力美学的光系秘技并未如想像中那样将那位波特兰空间系法神变成马蜂窝或一堆碎肉,就像一头撞在了空无一物的虚影上,眨眼间全数落空,狠狠击中了对方身后的隧道洞壁上。

任何一种法术盾都无法与空间系的次相位相媲美,前者只是元素系能量的简单应用,而后者直接涉及到玄奥无比的空间规则。

彻骨的寒意直冒!

支援小队成员们惊骇欲绝的注视下,那支水晶战枪般的法杖势如破竹般轻易斩开了“幻方”斩龙剑,哪怕是金系龙族的高阶金系力量规则,在空间切割面前也依然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别看空间系施法者在七阶之前也许会被其他系哪怕只有一阶的施法者虐得像狗一样,可若是一旦过了七阶这道拥有特殊意义的分水岭,便能够成功释放出次相位法术,如同得到了一张真正的免死铁券,能够完全免疫绝大多数攻击。

七阶之后,每往上提升一阶,更厉害的空间系法术将会让施法者变得益发强大而可怕,更何况龙骑士与精锐支援小队遇到的是一位至少拥有地位一阶实力的空间系法神。

“糟糕!要死了么!”

“幻方”斩龙剑和“剑气莲华”在对方面前犹如儿戏般可笑,根本没能发挥出一丝作用,林默瞳孔陡然放大,一股森寒刺骨的诡异感觉攫取住了他的身心。

自从在海拉尔中央山脉战役中经历了“空间绝狱”大禁咒后,还从未与死亡如此接近。

斥力盾释放,对方根本不是任何物理或普通元素系力量攻击,依然无效!

当诡异无比的空间割裂之力快要触及“龙将”战术头盔,只差再往前推进两三寸,便能如刀切豆腐般毫无阻碍地贯脑而入,就像之前牺牲的大块头子安一般,将龙骑士当场斩杀。

毫无征兆的,一片清冷银光从“龙将”战术铠甲上平空而现,在炽白色光系战气炎中显得份外显眼。

如丝如缕般的银光挡在了“龙将”与水晶战枪般的法杖之间,没有任何迟疑死死地攫住了波特兰空间系法神,仿佛对方身上有什么无形的力量被吸引住,往林默身上涌来。

准确的说,应该是涌向他后腰处的收纳包内。

“这,这是什么,我的力量,我的力量,怎么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法杖头处的晶莹枪刃被突如其来的诡异力量硬生生定在那里,根本无法寸进分毫,身体陷入无法动弹的波特兰空间系法神发出了惊骇莫名的嚎叫。

他分明感觉到自己体内和手中空晶法杖的力量正如开闸泄洪般飞快流失,没入眼前这位连头带脚都被黝黑色骑士重铠笼罩的战士身上。

只差那么一线,自己就能成功击杀对方,那么剩下来的一位斯兰人剑神与其他人便不再是威胁,他有足够的信心和资本将对方全数留下来,与冥神作伴。

可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机发生了谁也意想不到的异变。

谁也没有看到这位波特兰空间系法神身上平空多了几分皱纹,肤色越发枯竭。

如丝缕般的清冷银光并没有任何放过他的意思,贪婪无比地抽取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是?”

林默同样无法理解这个异变的根源,他完全被动着任由异变的发生,仿佛就像一位局外人。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方才已经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但是还没来得及写上一句“到此一游”就被一股神秘力量给拖了回来。

“不,不不!不要!”

波特兰法神发出凄厉地惨嚎,自己的空间系元系能量流逝幅度突然呈现出几何级倍增,甚至连生命力都岌岌可危的出现了被强行汲取的迹像。

连帽法袍内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干枯萎缩,就像刹那间一下子衰老了数十岁,生命之火摇摇欲坠,嘶吼声随即变得沙哑甚至微不可闻。

嘭!~

水晶战枪般的法杖裂纹密布,突然炸成了无数碎粒崩落了一地,连带着那位波特兰空间系法神如同只剩下一袭法袍跌落在地,方才还穿着它的人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

波特兰共和国付出了不小代价才弄到手,通体由一块极奇罕见而珍贵的空间系魔晶“空晶”打造,即便是刚才握着它的空间系法神也只不过勉强发挥出了十分之一的力量,品质已经近乎于神器的空晶法杖就此烟消云散,从这个世间消失。

清冷的银光随即一收,从“龙将”战术铠甲表面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隧道内一片死寂,只剩下林默和剑神张伯伦等人精疲力竭的粗重喘息声。

从头到尾甚至还没有超过五秒钟,异变就结束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支援小队的队长剑神张伯伦目瞪口呆地盯着林默,刚才那一幕让他感到难以置信。

原本以为龙骑士莫林大人难逃大块头子安的下场,却没想到发生异变,莫林大人平安无恙,反而亲眼目睹了波特兰法神陨落的一幕。

“不,不知道!我也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一阵虚脱感袭来,令半跪在地,勉力收回“幻方”的林默摇了摇头,刚才那一幕太过离奇,他依然有一种作梦般的错觉。

战术头盔内的面罩显示屏上出现了淡淡的雾气,内部湿度调节系统正在竭力抽取过高的湿度,让他的身体恢复到合适的干燥和温度,若非有这样的维生功能模块自动激活,事后也许能够倒出好几杯汗水。

嗖!

一支重箭狠狠地插在了波特兰法神遗留下来的法袍上,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反应。

“死了?”

九阶箭师布森托不顾臂力透支,连连引弓,将一件好好的法袍扎成了刺猬,似乎在报刚才箭箭射空的仇怨。

用箭支挑开了法袍,却只看到里面压着一小堆难以辨认,仿佛风化了数百年的枯骨残骸碎片。

“这就完了?”斯兰九阶箭师感到难以置信。

刚才如此惨烈的一幕竟然以仿佛儿戏般结局虎头蛇尾的草草收场了,确实让人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

他依旧箭不离弦地戒备着左右打量,静待了数分钟,依然没有那位可怕的波特兰法神身影出现在视界中,最终松下了一口气,心里就像一块大石落了地。

没人去怀疑龙骑士莫林大人也许还拥有空间系力量,尽管那陡然爆发出来的清冷银光看上去很像空间系的特征。

但是仔细一想,强大的光元素系力量和更强大的空间元素系力量,那还是人族么?是妖孽吧!

“只剩下几个平民,没有敌人,都死光了!嗯,还有一头不知名的魔兽。”

随着奇异的咚咚声响了一会儿,林默冲着最后活下来的支援小队成员摇了摇头,洞外或许即使还有活口,也难以撑过方才的战斗余波和不曾断绝的毒烟毒粉。

经过难以想像的惨烈搏杀,这条暗藏着惊天阴谋的隧道终于落入了波特兰人的手中。

“墨德斯去通知米恩药师集合,顺便把所有的炸药搬到这里来,布森托和柏莎萝魔法师看守隧道口,我、莫林大人和雷德魔法师先检查一遍整条隧道,准备安放炸药。”

给自己灌了几支珍贵的恢复性药剂后,剑神张伯伦歇了一会儿,从地上重新捡起了一柄属于不知哪位波特兰战职者的长剑,开始布置下一步行动。

他们所要做的便是防备波特兰人逆袭并成功炸毁这条即将完工的隧道。

“我的速度快些,先走一步!”

林默从被钉在洞壁上的波特兰魔法师胸前拔下了自己的百炼精钢长枪,激活了反重力场,身侧浮现出十数个照明术光球。

脚下轻轻一点,消失在隧道深处。

“龙将”战术铠甲腰后格纳包的某个标准单元格内,一枚鹅蛋般大小的银龙蛋散发着濛濛清冷银光,蛋壳表面若隐若现的神秘符文似乎比以前变得越发清晰,甚至可以感受到一丝丝从所未有的温热感和微不可察的震颤。

波特兰人以倾国之力挖掘的这条隧道出乎意料的深邃。

为了保证通风,中途打了不知道多少个贯穿山体的细小风眼,也许期间由风系魔法师不惜耗费自己的力量,用法术的力量维持着隧道深处的氧气浓度。

第0117节深处的妖兽

一边往深处低空飞行,林默很快找到了那几个躲在隧道深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平民矿工,只是稍一恐吓,便吓得他们没命似地往洞外逃去。

小镇酒栈送来的蛮牛肉和麦酒数量有限,这些因为身份低微而没资格享用的平民反倒是躲过了一劫。

不过最后还是抵不过波特兰强者的狠心,无辜的被卷入战斗,绝大多数都倒在了双方战斗间的余波里。

经过特殊的计数器统计,林默在找到那头自己曾探测到的魔兽时,已经是隧道的尽头,接近于75公里的深度。

根据冰岩山脉的数据模型分析,这个距离已经无比接近于彻底贯穿山脉两侧,也许与斯兰帝国仅差着一尺厚的岩层,照明油灯替换成了拳头般大的耀光晶石,释放出类似于照明术般的雪白光芒。

林默发现这头仿佛火车头般大小的生物时,它已经奄奄一息,浑身褐黄色的甲片破碎了无数,切入岩石就像切入豆腐般毫不费力的利爪浸透了暗紫色的鲜血。

“竟然是妖兽!”

通过对方的外形,在脑中的仔细搜索记忆,林默很快推测出了对方的身份,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对方竟然不是魔兽,而是一头极其罕见的妖兽。

“人族?”

这头巨兽卧倒在隧道尽头的乱石之中,身体表面虚弱地缓缓一起一伏,突然发出瓮声瓮气的说话声。

能够说话更证实了它的妖兽身份,这真是个令人吃惊的答案。

尽管在人族眼中,都是兽形体的妖兽和魔兽乍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明显区别,但是魔兽一族的大部分族群都无法算作是智慧种,只有极少数实力达到地位以上的魔兽才拥有说话的能力,即使如此,大多数地位以上魔兽只能凭藉着精神力与其他智慧种沟通。

“费列罗族?”

林默叫出了对方妖兽族群的名字,也不知是凑巧,居然和地球上某个糖果品牌的名字发音一模一样。

龙骑士依然有些吃惊,难怪波特兰人竟然能够如此狂妄的打通一座高耸山脉的两侧,而且还是以低海拔高度强行贯穿极其坚硬的山体岩石层。

若不是得到了一头实力强大的土系岩属费列罗族妖兽,怎么可能做得了如此浩大恐怖的工程。

看它如此虚弱,多半是那些狠心的波特兰人往死里头驱使,完全将其当作了一次性消耗品。

想想也对,妖兽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也许波特兰人十分清楚自己也没可能再得到第二头费列罗妖兽。

“是你不是波特兰人?”

海碗般大小的瞳仁里倒印出林默的身影,费列罗妖兽并未动弹,似乎在打量着浑身笼罩在没有任何反光的黝黑色骑士重铠甲的林默。

“我是斯兰人,来终结这条隧道。”

没有从对方感受到任何敌意后,林默便如实说道,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话说这头费列罗妖兽多半也不愿意如此被波特兰人役使。

敌人的敌人,便拥有了可以作为朋友的基础,擅长与巨龙打交道的龙骑士并不是歧视那些异族智慧种。

“太可惜了!”

巨大妖兽的声音里充满了遗憾,不知道是在为这条隧道即将被挖通而惋惜,还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惋惜。

即使没有因为被龙骑士等人击杀的波特兰强者身上的某件契约术器被战斗摧毁,给它带来的巨大伤害,恐怕它也活不了多久。

“需要我带您离开这儿吗?尊敬的妖兽大人!”

林默还是保持着对智慧种生物应有的礼节。

妖兽巨嘴张开,露出粗短而坚硬,仿佛球磨般,黑亮如玉的牙齿,无意义的嗬嗬几声,硕大的头颅微微一动,最终有气无力的说道:“谢谢你,善良的人族,不过我要死了!既然你要终结这里,那么这儿就当作我的葬身之地吧,想要摧毁这么长的地道恐怕不太容易,我会帮你的。”

被法术契约和术神压制,被迫挖掘这条通往斯兰帝国的隧道,费列罗妖兽即使面临死亡,也并不愿意让波特兰人得逞。

沉默半晌!

对方的语气不禁让人想起那头仅剩下一枚透明心核晶柱的骄傲巨龙苏,林默点了点头,心情有些沉重的说道:“谢谢妖兽大人的帮助!我会炸毁尽可能长的通道,其他的便拜托您了。”

妖兽一族的信用度比擅长于尔虞我诈的人族要高多了,林默并不怀疑对方会骗自己,更何况要是想干掉他,或许直接一爪子拍下来就完事了,就算有穿着“龙将”也无济于事。

精锐支援小队带来的一千多公斤黑火药虽然可以轻易炸毁一长段距离,但是对于长达数十公里的隧道而言,依然是杯水车薪。

但是若有一头实力至少在地位以上的妖兽帮助,那将会容易的多,届时波特兰想要重新开掘,估计只会剩下望山兴叹,欲哭无泪的份儿。

说完话,费列罗妖兽缓缓闭上了眼睛,周围的土元素系力量开始一点一点坚定的震荡起来,似乎正在酝酿着恐怖无比的力量。

这是在倒计时?

向这头生命已经走向倒计时的费列罗妖兽敬了一个标准无比的斯兰帝国捶胸军礼,林默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倒计时2小时!”

将这股波动的规律录入“龙将”将,林默立刻得到了一个准确的倒计时数值,那头妖兽也许在给他留出足够的撤离时间,也有可能是在积累足够的力量在最后一刻完全爆发释放出来。

在半小时后,林默在隧道内十五公里处遇到了正在安放黑火药包的剑神张伯伦和土系魔法师雷德。

由于黑火药数量不足,只能选择接近于波特兰共和国这一侧的隧道引发爆炸。

“莫林大人,有没有发现什么?两刻钟前,雷德魔法师发现隧道深处有土元素系能量在波动。”

妖兽费列罗引发的动静引起了剑神张伯伦的高度警惕和担心,这里是冰岩山脉深处,上下左右都是厚厚的岩层,若是有什么异动,他们不仅无法完成任务,也许会在最后功亏一篑,尽数折在这儿。

“请放心,张伯伦大人,雷德大人,我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力量,在隧道尽头我遇到了一头快死的费列罗妖兽,它答应临死前释放出最后的力量帮我们摧毁这条隧道。”

林默将自己遇到的情况作了个简述。

“费列罗妖兽?”

“神灵在上!”

剑神张伯伦和魔法师雷德面面相觑,幸亏这头快死的妖兽是帮他们的,否则在眼下隧道这种环境里,它并不会比空间系法神好对付多少,甚至更可怕,这里完全是土元素系亲和力者的主场。

“抓紧布置炸药,最后由我来点火!”

林默并不迟疑,立刻加入到安放炸药的行动中。

至于隧道深处那些苦逼的波特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