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方可是地位的龙骑将,哪怕不用巨龙,也能一巴掌拍死自己十个,若是不小心挨上一下,这该上哪儿说理去。

“鲁杰!你想干什么?”

皇帝身旁的内宫总管范斯突然喝斥了一声。

范斯是龙骑军团的真正负责人,鲁杰统帅一惊,战气炎立刻消退下去,连忙向皇帝行礼请罪道:“陛下,臣鲁莽了!”

“莫林,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对于大臣之间的矛盾,皇帝西里尔早已经见怪不怪,他只需要做好裁判即可,若是下场参赛,那只会将事情越搞越糟。

“陛下!这件铠甲是我私人所有!其他的,一切听凭圣裁!”

依旧半跪于地的林默并没有多辩解什么。

在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低调,而不是火上浇油,反而给新皇帝留下桀骜不驯的印像。

“莫林,我知道你有些不甘心,但是哈里森大人说的也有道理,玄钢秘甲和斩龙剑铸造不易,不过我并不会因为这个处罚于你,但是!”

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忽然语气一重,继续说道:“龙笛关系到龙骑士的传承,失去了一支龙笛,意味着皇家龙骑军团的编制名额将永久减少一人,我本该重重处罚你,但是考虑到你为帝国立下的功劳,因此功过相抵,暂不予以追究,等待皇室新的安排。”

第0163节幸灾乐祸

尽管民政大臣哈里森在勤政殿当堂发难,但是斯兰帝国皇帝陛下西里尔·圣·斯兰依旧维持了原判,并没有追究林默遗失武具和龙笛的罪责。

“谢陛下圣裁!”

林默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满意的意思,鲁杰统帅也是同样暗中松了一口气。

表面上看似剥夺了莫林的龙骑士身份,事实上武具遗失的事情虽然可大可小,但是关系到帝国高端武力的龙笛却不是那么容易轻轻揭过。

在皇家龙骑军团有一条铁则,龙骑士和巨龙可以战死,但是龙笛却不容有失。

见证人龙两族神圣契约的龙笛制作不易,而且巨龙族根本不会多补给人族一支龙笛。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太子登基后日渐威严,能够作出这样的裁定,已经是相当宽宏大量。

看到皇帝西里尔做出了最终裁定后,民政大臣哈里森悻悻然地退到了一旁,便不再开口,只是目光冷冷地打量着林默和鲁杰,所有的心思都暗藏到了面无表情之下。

从勤政殿出来后,鲁杰统帅拍了拍林默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莫林,不要灰心,只要有高度,就绝不能轻易放弃!”

他说了一句空骑士法则中非常有名的话,一语双关安慰着这个年轻人。

“鲁杰大人,我没事!”

林默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没有半点沮丧之意,自己的龙骑士身份并不是被龙王和皇帝陛下用一句话能够剥夺的。

更何况就算没有了巨龙,他依然还有新的空中构装战斗兵器!

“幻方”外挂模块的演化项目清单里,各种各样的战斗机应有尽有,从P—51“野马”到X—8“妖孽”前掠变形翼战斗机,只要拥有足够的金属,苍穹之下仍旧是他的主场。

“莫林,这几天好好休息,安心等待新的任命!”

站在林默与金系巨龙曾经居住的“龙巢”岩洞口外,鲁杰统帅再次拍了拍这个依旧坚强的年轻人肩膀,然后转身离开,刚走出数步,突然回转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金币,塞赋予林默手里,接着说道:“刚回到帝都,手上一定没什么钱吧,这些先拿着,等会儿我再让人给你送一千金币过来,放心花,不用你还!”

“谢谢大人!”

林默眼中浮起一片湿气,将这几枚金币紧紧篡在手心里,一动不动看着鲁杰统帅离去的背景。

自始至终,这位军团长大人依旧不离不弃地将自己视作龙骑军团的一员,令他默默将这份感动记在心底。

空旷的岩洞里此刻只剩下了林默一人独孤的身影。

故地重游,他静静打量着周围,经过土系法术加持后,坚硬无比的岩壁上还留有当初金系巨龙金币抓下的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痕迹。

那个吃货!

林默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在岩洞角落里还剩着一些布满灰尘的黑铁锭,那是金币吃剩下的口粮,当初接到皇室的命令匆忙赶往海拉尔中央山脉,倒是将这些金属给忘在这里。

自从一人一龙失踪后,皇家龙骑军团也没有派人来打理,直到现在这些黑铁已经积满了灰尘。

不过现在,这些黑铁锭对于林默依然有用,“幻方”那个大肚货一向来者不拒,倒不如在临走前将这些黑铁全部吞噬掉,免得浪费。

刚要走过去,却听得岩洞外传来一阵扑扇翅膀和气流搅动的声音,还有几名女子娇笑的声音如银铃般传了进来。

女人?皇家龙骑军团驻地“龙巢”什么时候来了一群女人,听这些轻佻的声音,似乎不像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子。

“哟!这是谁啊!瞧瞧,原来是我们的龙骑士莫林大人回来了!欢迎欢迎!”

那个刻薄的声音让林默第一时间皱起了眉头,民政大臣的独子葛朗,不是这小子还能有谁,那些女人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

转过身来,林默看到了几头飞龙落在了岩洞外,其中一名飞龙骑士正是葛朗,只不过对方身前身后正温香软玉拥满怀,两个妖娆女子将这小子作夹汉堡状,场面无比香艳。

这些家伙仗着父辈们的权势,占据着“龙巢”诸多岩洞的一隅,虽然不是龙骑士,却没少借着皇家龙骑军团的名头在外面耍威风。

就像一小撮老鼠屎将整个皇家龙骑军团驻地搅得乌烟瘴气。

以前还慑于龙骑士们的强大,还算安份,却没想几年不见,这些家伙居然如此胆大妄为,甚至连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也敢往皇家重地带。

“哼!~”

林默低哼了一声,并未接对方的腔,冷冷打量着那几头飞龙后背上,前拥后抱的纨绔子弟。

从那混蛋的老子在勤政殿给自己落井下石时,他就已经明白,指望对方能够因为救命之恩而感恩戴德那几乎是没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恩将仇报早已经成为了对方的无耻座右铭。

“呵呵,还在耍威风呢,莫林,你已经不是龙骑士了,你在那儿还想吓唬谁,滚蛋吧,这儿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一个跨坐在飞龙背上的贵族子弟一边调戏着怀中女子,一边趾高气昂地打量着林默。

“就是,臭屁什么?不仅弄丢了自己的巨龙,还弄丢了龙笛,简直就是帝国的罪人,应该把你发配到矿场,挖上一辈子矿,贱民就是贱民,哪怕成了龙骑士,也改不了卑贱的本质。”

“葛朗,听说这小子以前很嚣张,要不要咱们好好教训他一下如何?咱们这儿有六头飞龙,给他几发?这一定会很有趣。”

“好主意!贱民,听着!站在那里别动!让我们的飞龙用法术弹轰几下,待轰爽了再放过你。”

用法术弹轰龙骑士,天哪,且不管对方死活,单单这桩行为说出去,那会多有面子!

那些驾驭着飞龙的纨绔们一个比一个张狂,一群无法无天的家伙怂恿着葛朗给林默点颜色瞧瞧。

毕竟教训一位龙骑士大人,这是他们曾经想都不敢想过的事情,哪怕这个莫林已经是过气,不被剥夺了龙骑士荣耀的龙骑士。

“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挑衅贵族阶层,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林默蕴含着战气的声音震得这些纨绔们血气翻涌,他们脸色一阵发白,突然想起来,对方尽管不再是龙骑士,却依然是实打实的九阶战职者。

吃了一惊的葛朗立时显露出自己的外强中干,结结巴巴地说道:“莫林,你已经不是龙骑士,难道还想继续招摇撞骗,小心我到律政大臣那里告你一状,哼哼,帝国大牢里正好已经给你留了一个空位呢。”

那些纨绔们又是一阵大呼小叫。

“我现在依旧是功勋贵族,而你们几个,哼,究竟谁是贱民?”

林默冷笑了起来,这些纨绔们还没有继承家里的爵位,身份充其量也就比平民高一些,却远远没可能跟拥有爵位的自己相比。

帝国的贵族爵位可不是地里的白菜,想有就有的。

真的论起机智,这些纨绔拍着飞龙也比不上他,若非如此,当初也不会将一头金系巨龙生生支使起来。

方才在勤政殿上,表示对新皇帝的尊重,他才保持了低调,可是对于这些给龙骑军团抹黑的家伙,他却不会有半点客气。

“你?”

这些贵族子弟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他们的消息确实灵通,只是却没想过林默只是被剥夺了龙骑士的身份,皇帝陛下金口玉言,却并没有宣布剥夺林默的爵位,一时间得意忘形,他们所有人却忘了想到这一点。

“葛朗,他,他的爵位到底在不在了?”

一名纨绔冲着民政大臣的独子小声确认,其他人也是同样将目光投到葛朗的身上。

“这,这个,好像没有……”

葛朗被众人目光注视地浑身不自然,气焰顿时弱了下去,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也没胆量在这件事上胡说八道。

若是冒冒然称对方为贱民,恐怕会招来整个贵族阶层的怒火,连他老子也未必兜得住。

“我们走!”

一脚踢到铁板上的葛朗感到大失面子,气急败坏地挥了挥手,一刻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儿,他恶狠狠地冲着林默挥了挥拳头:“莫林,没有了巨龙,我看你还怎么飞?”

与对方相比,恐怕他也只剩下自己可以驾驭飞龙肆意飞翔在天空中,这一点点值得自傲的东西。

“哼,莫林,你也别太高兴!像你这样出身的家伙,根本没资格享受帝国英雄这个称号。”

“走着瞧!”

纨绔们抖动着缰绳,呼喝着自己的飞龙准备再次起飞,打算回到属于自己的岩洞,大肆寻欢作乐,将这一切不愉快统统都忘掉。

猛然间,岩洞内窜出一道黑影,背后闪动着幽幽蓝光,闪电般穿过作势起飞的飞龙,直冲上了天空。

“呃!葛朗,他,他,莫林他好像是在飞,我,我没看错吧!”

冷不防受惊的飞龙群发出一阵慌乱嘶吼,一个纨绔子弟目光呆滞地望向天空,那个飞快远去的背影。

第0164节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谁说没有飞行坐骑就不能飞?谁说没有巨龙就不能称霸天空?

话不投机半句多,林默一点儿也不想跟这些不学无术的贵族子弟有任何交集,甚至连岩洞深处那些黑铁锭也没顾上,戴好了“龙将”战术头盔后,直接催动磁等离子体引擎和反重力场抢先一步飞出了岩洞。

那些纨绔子弟猝不及防,险些被受惊的飞龙抛下座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背后发出幽幽蓝光的身影迅速远去。

尽管巡航速度不及飞龙,但是“龙将”的起步加速度却远远超过这些大家伙。

这些令人恶心的家伙让他一点儿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干脆启动了“龙将”的飞行能力,离开了这处漏斗状的“龙巢”,返回自己与双子星姐妹刚刚在城里买下的房子。

“吼!~”

远处传来一声悠长的龙吟,一头通体淡青色的风系巨龙飞快接近过来。

无论是皇宫还是帝都城区上空,通常都是由龙骑军团的龙骑士们负责轮流空中巡逻,“龙巢”驻地升起的黑点,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当值龙骑士的注意。

“是你吗?莫林!龙神在上,你是羽族吗?我怎么没看到你的翅膀?”

穿着玄钢秘甲的龙骑士认出了“龙将”战术铠甲的着装者,他并没有任何攻击意图,反而在接近后任由自己的坐骑巨龙如同护航一样,在附近相伴飞行。

“无法理解,莫林,你是怎么办到的?”

作为坐骑巨龙伙伴,那头风系巨龙也表示难以置信。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族,没有翅膀,也没有坐骑,却能够在天空中飞翔,而且还没有任何法术波动,只有十分奇异的特殊气流波动在推动着对方前进,就像是神迹一般。

“嗨!雷利,桑代克,不用惊讶,这只是铠甲自带的能力。”

林默转过头冲着对方点了点头,此时正当值巡空的一人一龙隶属于第二中队第一小队,眼下结伴飞行,正好能够为他挡下不少麻烦,也许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龙将”此刻的飞行时速为40公里,虽然不快,但是在城区上空飞行已经足够堪用了。

“天哪!这是哪位大师的作品,我猜你身上这套铠甲一定是神器。”

雷利不无羡慕地说道,自己身上这套坚固沉重的玄钢秘甲可没有这样的能力,只有能够维持极短时间反重力法术的魔法阵,以保证龙骑士在意外坠落时尽可能拣回一条性命。

“这是我托人定做的,也只是一套炼金法器,事实上它很轻。”

林默并没有坦白自己身上这套战术铠甲来自于另一个科技文明,而且轻的潜台词意味着防御力不足,这样的说法也很容易误导别人。

“刚才我看到葛朗他们驾着飞龙带着几个小妞回到驻地,你可得小心!这些小混蛋非常烦人。”

龙骑士雷利想起了什么,连忙提醒林默。

“嗯!我看到他们了,雷利,帮我捎话给鲁杰大人与葛代尔队长,还有阿卡,我现在住糯香街东段78号,这几天就不住在‘龙巢’了,有空的话,可以去我那儿坐坐。”

林默当然明白那些不是龙骑士,却又要把“龙巢”当作寻欢作乐场所的纨绔子弟们那份虚荣心。

“糯香街东段78号!好的,放心吧,我会转告的,葛朗这些纨绔一定是骚扰你了吧,我会替你好好收拾他们的。”

有龙骑士这一层身份,雷利可不会怕这些纨绔,龙骑军团上下十分团结,几乎所有龙骑士也都看不惯那些贵族子弟假公济私。

“算了,这些逗逼眼不见为净,就算揍了他们,也只会脏了我们的手。”

林默十分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逗逼?哈哈哈,说的不错,他们就是一群逗逼!”

龙骑士雷利被这个新词给引笑了,那群小崽子不就是成天逗那些逼么。

龙骑士护航这份殊荣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享受到的,无论是雷利,还是林默都安之若素,事实上,包括雷利在内的所有龙骑士,在心目中依然将林默当成龙骑军团的一员,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

待回到糯香街东段78号,直接落入院子里的林默很快发现他的新家多了一些陌生面孔,几名年轻女子正在进进出出,一刻不停地搬着东西,打扫卫生,忙得不亦乐乎。

年轻女人?林默有些目瞪口呆。

这些女子身材窈窕,眉目清秀,颇有几分姿色的模样,丝毫不输于之前在“龙巢”时,他看到纨绔们左拥右抱的那些妖娆风尘女子。

一个个香汗淋漓的模样,却根本无法让人将她们与女仆联系在一起,尽管干的正是寻常仆人们干的活儿。

“莫林大人,您回来了!”

扛着一口大箱子从后院走出来的邓多特嘿嘿笑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看到林默的表情,立刻解释道:“这些是两位老师买回来的女奴,专门负责打理家务。”

听了邓多特的解释,林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个妹子究竟想闹哪样?

这是要搞后宫佳丽三千么?

有哪个大户人家把自家仆役全换成美女的,就算是皇宫禁内也没这样搞的。

“林默中校!我把卧室都安排好了,你上来看看,满不满意?”

双子星妹妹李慕冰此时正好从二楼一扇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冲着站在前院里的林默挥了挥手。

“李慕冰少校,你和你姐姐到底在搞什么鬼?”

怒气冲冲来到二楼的林默朝着李慕冰当场发飚了。

“什么搞鬼?”

李慕冰睁着水灵灵的眼睛,一脸茫然。

这个聪颖无比的妹子竟然还有茫然的时候,她完全不能理解林默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

“这些女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默毫不客气地指着在宅子内外忙碌的年轻女子,大概有八九人的样子。

“仆役啊?!不把她们买回来,难道要让我和姐姐两个人打理这么大的房子吗?你想累死我们啊!”

李慕冰撅起了嘴,表示出不满的情绪。

“哼!”林默转过目光,看到一个从门外路过的年轻女子,当即叫住了她,“你,过来!”

“是的,主人!”

那个年轻女子婷婷袅袅地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向林默行礼,看来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穿着黑色铠甲的男子究竟是谁。

“说,你最擅长什么!”

林默冷哼一声,看向李慕冰,这个妹子却不置可否地回视着林默。

女子如剥壳鸡蛋般细腻粉嫩的脸庞上浮起了一片红云,羞涩地低着头说道:“主人,我最擅长暖床!”

尼玛!暖床!

两个啥玩意儿都不懂的情报员妹子竟然找了一群擅长暖床的女人回来当仆役,这是要让中校同志犯错误么?

天可怜见,林默大人才刚刚入党没多久,居然要遭如此横祸!

“暖床!你,你……”

一脸铁青的林默气得说不出话来。

“会暖床怎么了?”

门外传来李慕心的声音,却见她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走进了卧室,她似乎早就知道这些女奴原本是卖给什么样的顾客。

事实上两个黑发黑眼的年轻漂亮妹子在人市上买走一批姿色过人的女奴,让奴隶商人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胡闹!~”这不科学!

“这很科学!”

李慕心似乎有着自己的理由,她对这个新来的女仆挥了挥手,让其继续去工作,转过目光看向林默说道:“你要知道,想找一批拥有一定文化知识的仆人,就只有她们才符合,我们不需要花瓶!而且她们还有其他的用处。”

与迎合地球上一些人喜欢玩弄女大学生等女性知识分子的特殊癖好差不多,这些刚买来的女奴都是能够识文断字的高级货色,她们可以满足买主对于知识与文化的虚荣心,将来若是能够得到一定家庭地位的话,也有利于下一代的培养和教育。

而现在,这些被买去后往往会成为高档礼物的年轻女子却被两姐妹干脆利落的打包买来了九个。

理由很简单,两姐妹受不了身边的人是文盲和愚钝之辈,那样会将太多的精力浪费在沟通上,曾在“逆鳞”军团第一骑兵师培训刑讯官时,她俩就吃足了这方面的苦头,所以这些经过精心挑选的女子起点都比较高。

尽管这些被奴隶商人培训成高档玩物的年轻女子拥有文化水平,但是对于李家姐妹来说,还是远远不够,她们不仅仅要成为合格的女仆,还要能够成为合格的助手,毕竟许多工作单靠李慕心与李慕冰两人是远远不够的。

“不能找一些男人么,就像邓多特一样,这些娇娇弱弱的能干什么?”

李慕心的理由在林默眼里依旧十分牵强。

“打打杀杀的工作有你一个就足够了,女性天生心思细腻仔细,我和妹妹要做的事情需要这些基本素质,人市上的男性奴隶基本上都不符合要求。”

李慕心还是认真调查过德兰城的人市,这番话也不是无的放矢。

哪怕稍有些能力的男性也不会自甘为奴,更何况这样的人才往往一出现便被买家抢空,人才的重要性是不分世界的。

“哼!而且我不想看到家里还有其他的男人!太不方便了!”

李慕冰撇了撇嘴小声咕哝了一句,将目光偏到了别处。

第0165节天空不懂大地的爱

别的男人?这妹子居然还有闲心想这个?

林默中校的头大程度当场比在勤政殿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为实用主义者,他当然无法理解这对双胞胎姐妹究竟考虑了多少理由,才会做出这样奇葩的决定。

大地的心思,天空果然不懂。

“跟着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我和妹妹再加上齐菲与莎莉,四个人都够凑一桌麻将,再多几个又如何?我们都不在意,你还计较什么?”

作为双子星姐姐的李慕心却不像妹妹般腹黑,她更相信自己对林默人品的判断。

对方的情商若是再高一些的话,左拥右抱并非不可能的事情,龙骑士在德兰城里的地位,姐妹两人是心知肚明,可惜负数的情商,根本不必心买来这些高素质女奴后,这个德兰城的新家会变成宫斗的现场版。

从理智的角度上讲,两姐妹想要托付终身,那么林默中校是首选,至于这个世界里像原始人一般的男人们,恐怕她俩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那么邓多特呢?”

林默轻轻哼了一声,家里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二八佳人体如酥,腰间伏剑斩愚夫。

分明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色是刮骨钢刀,若是陷到温柔乡里难以自拔,恐怕这个好不容易寻找到,极有天赋的学生就这么废了。

“邓多特心里只有冬泉镇酒栈老板赫拉的女儿菲妮,再也没有其他人的位置,你就不用担心了。”

李慕心十分自信的微微一笑,一切都在她与妹妹的掌控中,怎么可能会玩脱了。

邓多特对酒栈老板女儿依然念念不忘,既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般重情重义也正是双子星姐妹欣赏的地方。

德行永远比才干更重要,更何况这个年轻人还是德才兼备的好苗子,两姐妹倒也没看走了眼。

在识人的本事上,林默与双子星姐妹几乎不相上下,只不过前者靠的是直觉,后者凭的是经验和专业知识。

家里这些千娇百媚的佳人对于这个波特兰年轻人来说,几乎不亚于一种抵抗红粉诱惑的极好训练方式。

经过双子星姐妹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