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什么时候在女人堆中如鱼得水的邵寒也会出现这种表情?
  “我心情差,想约你出来聊聊,你别那么多话行吗?”邵寒又喝了口辛辣的伏特加。
  “是喔!不说话能聊天吗?我觉得我根本没必要来,你只需要跟你的酒闲聊就好了。”颜兆庭开起玩笑。
  “我是因为……遇见一个女人。”邵寒缓缓说着。
  “女人?!”对方听了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稀奇,“你哪天没遇见女人了……不,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你哪天没女人来找你了?”
  “可是这个女人不一样。”他玻痦
  “哪里不一样了?”颜兆庭嗤鼻一笑,“一只眼睛、两个鼻子,还是五个嘴巴?”
  “你别闹了。”邵寒光火的说:“她居然不甩我!”
  “啥?”他像是听见天方夜谭般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可是女人崇拜的宙斯天神耶!”
  “算了,这回是宙斯天神遇上不识货的瞎眼女巫。”邵寒揉揉眉心。
  “瞎眼女巫?她长相丑陋?”颜兆庭猜测。
  “呿!你错了。”
  “那是很美啰?”
  “没错,她不但美,而且非常亮眼,尤其她身上带着的那股傲气,我能断言,她的家世必定不凡。”这问题已在邵寒脑海中思忖许久,这些年来他大小商务邀约几乎都有现身,为何从不曾见过这个女人。
  如果她也经常出入那样的场合,对他不会没有印象才是,或者她根本对他没好感,所以连提都不提?
  “她是谁?”
  “不知道,也不知道她住哪儿。”这就是他烦的原因。
  “这……台湾虽不大,可是要找到这样一个女人也不太容易吧?”他说出邵寒心里的想法。
  “就是因为不容易,我才邀你出来喝酒,否则早去找人了。”拿起酒,他也为颜兆庭倒满一杯,“喝吧!别跟我客气,我请客。”
  “我不会跟你客气的。”举起酒杯,颜兆庭笑了笑,也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才道:“那你约我来,是希望我能帮什么忙?”
  “不需要你帮忙,只要你陪我喝酒。”邵寒扯唇一笑,“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业要管,让你找人太浪费时间了。”
  “哎呀!我们以前是好同学,现在是好朋友,说这些太客套了吧?”此话一出,两人同声大笑。
  这时候,他们突然听见不远处的包厢内传出几个女人清脆的娇笑声。
  颜兆庭先挑挑眉,接着凑近他说:“听见没,想不想认识认识?”
  “没兴趣,要玩你去玩吧!”他现在心情不好,要是以前,他绝不会放弃这种机会的。
  他从没忘记,十八岁时他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即便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种游戏,但是他也必须强迫自己接受它,唯有如此,他才能发泄堆积在内心满满的不快。
  “是你说的,到时可别后悔。”颜兆庭又问了一次。
  “放心,你去吧!”邵寒微醺地对他一笑。
  想想,颜兆庭这家伙以往都跟在他身边看他玩女人,这次他倒想瞧瞧他究竟学了几分。
  只见颜兆庭进去包厢才不到二十秒就被一群娘子军给轰了出来,在外头看着这一切的邵寒只能闭眼摇头,打从心底为好友难过。
  “怎么,吃了闭门羹?”他实在很想笑,却又不敢伤了这家伙的心。
  “里面的女人简直不是人。”
  他像是受了刺激,边说还边气得发抖,“尤其是那个带头的,长得是很美,可是却恰得像只母老虎。”
  “哦?”邵寒眉一蹙。
  脑海里突然冒出那个长相冷艳,说起话却咄咄逼人的女人。
  “算了,我看说不定连你都会被撵出来。”颜兆庭这句话倒是让他极度不满。
  “听你说的,里面的女人真的很棘手啰?”
  “不信你去看看。”
  瞧他一脸苦瓜相,不为别的,就算是为好友讨回面子,他也得亲眼瞧瞧里头是哪几个雌性动物。
  现在的他虽有微醺感,但仍步履稳健地朝那走去,可是就在进入包厢的那一剎那,他却震住了。
  是她,真是她!
  玻鹨欢运咐南另惫垂吹亩⒆牛镁貌诺溃骸懊幌氲轿颐腔拐嬗性怠!
  艾爱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个无聊男子,只是笑了笑,“是呀!我们不但有缘,而且还是冤家路窄。”
  “小姐,你未免太会说话了吧?”他淡冷地撇撇嘴,接着转向其它均以一双钟情的眼神看着他的女人说:“各位小姐午安呀!”
  “既然你知道中午了,是不是该吃午饭了呢?”其中一位叫雅玲的女子大胆的问。
  另一位立即附和,“是啊是啊!如果想认识我们,一道吃饭会比较有效率些。”
  “这有什么问题,只要能让几位漂亮小姐开心,我一定照办。”他非常爽快的说。
  眼看情况变成这样,艾爱的眉头不禁打了好几个结,“求求你们,我们不是说好不依赖男人吗?你们这是干嘛?”
  “可是这男人不太一样嘛!”雅玲说。
  艾爱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沉默的站起,“你们跟他去吃饭吧!我去买单。”
  “艾爱,别这样嘛!”雅玲喊住她,“听你们刚才的谈话,似乎认识,我这才大胆的答应,既是朋友,何必把场面弄得这么难看?”
  艾爱轻撩了下迷人长发,亮丽的眼珠子在邵寒身上转了几圈,“我不认识他,之所以对他有印象,那是因为他像个肤浅之徒、无聊之辈。”
  “哈……”闻言,没想到他居然不怒反笑,“真不知道我是哪儿得罪了你,你可以直接说出来,在下好改呀!”
  “不用。”她冷冷的响应。
  “艾爱……』其它女人连声喊着她,这情势看在她眼里还真感慨。原来这些平常跟她在一块儿骂男人的女人,根本逃不过邪魅男人的言语挑勾,真是没用。
  “祝你们有个快乐的午餐,我走了。”拿起皮包,她正要走出包厢,却被邵寒挡下,“听她们叫你爱……不知怎么称呼呢?”
  “她姓艾,艾草的艾,名字则是爱情的爱。”又有人扯她后腿,招来艾爱一记白眼。
  “原来是艾爱小姐,我也自我介绍,我叫邵寒,这是我的名片。”他才将名片递出,立刻被其它女人给抢走了。
  “哇……原来你是世纪集团的总裁!”
  “我想起来了,他曾经被商业杂志专访,难怪我瞧你这么眼熟。”另一位更是痴迷地说。
  邵寒勉强一笑,他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无法挡,可为何眼前的女人却连正眼都懒得看他呢?
  “艾爱,一块儿去吃饭嘛!”她们又一次同声恳求。
  艾爱看向她们,摇头发笑,“唉……看来手帕交感情再深,都不如一个男人。”
  她索性坐了下来,挑眉看向邵寒,“想请我吃什么呢?随随便便的我可不吃,若没诚意,最好聪明点离开这里。”
  其实,在艾爱心里也不免对这个男人产生好奇,既然他身为一个堂堂大集团总裁,又哪来的闲工夫四处泡妞?她不相信一间公司的成功,可以靠泡妞技术来达成。
  “这你放心,我一定不让你们失望的。”邵寒单手扠腰,帅性一哂。
  艾爱抬起下巴,淡然一笑,“那好吧!我就答应吃你一顿。”
  “太好了,谢谢艾小姐赏脸。”他凝唇一笑,跟着又说:“对了,我有一位朋友想加入,可以吗?”
  他回头对颜兆庭眨眨眼,“你来吧!”
  颜兆庭指指自己,眼神中无不是钦佩与赞扬。果然是女性杀手,看来只要他出马,没有不成功的!
  看见邵寒笑着点点头,他这才硬着头皮再进去一次。
  “是你!”艾爱笑了笑,转首看着邵寒,“说穿了,原来你是替他抱不平,才藉请客为由跟我们搭讪的是吧?l
  “艾小姐,你太多心了。”邵寒赶紧否认。
  “是吗?”她皮笑肉不笑地撇撇嘴,“那可以去吃饭了吧!下午我还有事。”
  “请。”邵寒往外一比。
  一群娘子军先行步出店外,总共三辆车出发前往目的地。
  邵寒带着他们来到台北市最高级的法式餐厅用餐,娘子军们各个打定敲诈的念头,均点了最贵的餐饮、最贵的酒。
  这些钱的数目不少,可是全看不进邵寒眼中,他的爽快与豪气更是让大家吃喝得极为尽兴。
  可不过中场,艾爱却站起说道:“你们慢用吧!我有事得先走了。”
  “艾爱,你别走嘛!”
  唉!这些女人又来这招。“你们继续用吧!我真的有急事非赶紧去办不可。”她对她们笑了笑,“你们尽情玩吧!最好玩垮他。”
  说着,她便举步走出餐厅。
  邵寒见状,立即对颜兆庭说:“她们麻烦你了,如果我没回来,就签我的帐。”
  “喂!你……”颜兆庭想喊住他,却见他似风般的飞奔出去。糟了,要他一个人对付这些女人,看来他得把皮练厚点才成呀!
  追出去的邵寒左右张望了下,却在右边骑楼看到了她。
  “艾爱……”他小跑步地追上她。
  艾爱回头望着他,“有事吗?”
  “你没开车?”他指着她放在餐厅门外那辆与他一模一样的敞篷车。
  “我不想开车,只是想四处走走。”她无所谓地瞟了他一眼。
  “可你刚才说你有事。”他玻痦
  “没错,难道我想走走,这不算是件事?”艾爱转身,笑睇着反问他,“或者一定要像你开著名车到处跑,四处勾引异性才算是一件事呢?”
  她话里充满嘲讽,他并不是听不出来,不过,就是因为她这样的个性让他感到好奇又有意思。
  “呵,你干嘛说话句句带刺呢!我想我并没有得罪你吧?”他不怒反笑,盯着她的眼神别具含义。
  “是呀!你没得罪我,我们两人没有任何交集,所以请你离我远点。”妩媚一笑后,她便走进一家卖着小饰品的店内。
  “我不知道你对这些小东西也有兴趣。”邵寒看着里头卖的不过都是几十元到数百元的小玩意儿。
  “为什么?”
  “因为这些都太便宜了,而你……应该和许多女人一样,都是名牌的崇尚者。”他依自己对她的观点说。
  “哦!”她微微一笑,“话是没错,可是女孩子的心有时也是很可爱、幼稚的,喜欢的东西并不一定是那些沉重的名牌。”
  “真是这样?”
  “我想你问我不太准,我是这样,可是我却不知道你的其它女人是怎么想的。”丢下这话,她便走到另一边。
  拿了几个可爱的手机炼、钥匙圈还有吊饰,她又绕到另一边,故意趋避他,可他就像跟屁虫一样紧跟着她不放,让她气愤莫名。
  “喂!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她受不了的回头对他说。
  “这家店是你的吗?这条路是你开的吗?我不过是跟一般客人一样在这里选购呀!”他摊摊手,理所当然地说。
  “是呀,那你慢慢选吧!”东西一放,她就转身走出店外。
  深吸了口气,她眸底突然漾出一丝热雾。哼!男人,哪个不是见一个爱一个,说话不算话,满嘴谎言?
  蓦然,以往的记忆又像浪潮般闪过她脑海——
  我答应你,一定不会突然消失,不管去哪儿也一定会告诉小爱。
  当时她还跟他打勾勾呢!可是他呢?一去无踪,再也没出现她眼前,就此不见人影,偏偏她当时因为尚对这里的环境感到生疏畏意,什么都不敢问、不敢说,直到她被——
  用力甩了一下脑袋,她要自己别再困在这样的惨痛回忆里。
  “喂!别这样,你没说一句话就跑了,好象我欺负你。”邵寒快步追了出来,站在她身边看着她。
  艾爱眨了眨眼,蓄意眨掉眼角的泪水,冷冷一笑,“这世界上没人敢欺负我,只是我受不了你的厚脸皮。”
  “我厚脸皮?”他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脸,心想:向来都是厚脸皮的女人找上他的。“由此可知你很自大。”
  “我想,我有这条件吧?”她朝前继续走。
  他双手插在裤腰袋跟在她身后。
  她听到脚步声,往后看了看,“你别再跟着我了,别忘了你的车在那一头。”
  “你不也一样吗?”意思是他跟定她了。
  “是这样吗?”她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按了几个号码,“小杨,我现在在舒活SPA馆外头,约三个小时后来这儿接我。”
  切掉手机,她回头对他笑了笑,而后快步走进里头,临进门时她还调侃道:“想进来吗?”
  邵寒玻痦钒底晕战簦嫠咦约骸斜臼滤投闫鹄矗裨蛩欢ɑ岵榈剿纳矸郑纯此烤故呛畏缴袷ィ
  第三章
  拿着电话,邵寒仔细说着合约内容,以及下个月上地标售事宜,那副不容任何人打扰的专心模样,还真让所有的职员暗惊心底。
  也因为如此,“世纪集团”才能在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中迅速在商界飙出头,引人注目。
  但不熟悉他的人一定很难想象,私底下他会卸下一身干练,以另一种潇洒狂野、魔魅谜样的气息蛊惑女人。
  一到了夜里,他就像是充满迷香的夜行性动物,敏锐的攫取争夺他看上眼的猎物,而那些猎物也几乎无一幸免。
  只是等他玩腻了,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纠缠他。
  放下电话,这时内线响起,他拿起电话,却听见秘书说:“总裁,小吕来电了。”
  “好,转进来。”
  “总裁吗?我是小吕。”
  “我要你查的事,查出来了吗?”邵寒的眼睛仍放在桌上文件上,脑子却依旧能轻松的一心二用。
  “有你给我的车牌号码,当然很快就查出来了。”小吕很自信地说。
  “说吧!”
  “是的。车主叫艾爱,跟你给我的资料一样。”他接着说:“另外我还查出原来她就是跨国酒业『金色山庄』董事长的独生女。”
  “跨国酒业?!”邵寒的视线终于离开文件,思忖数秒后说:“你是指有『酒公』之称的艾强?”
  “没错,就是他。”
  “哦!难怪。”他微微勾起嘴角。
  “住所、电话顺便给我吧!”邵寒又道。
  “是。”小吕翻开资料,将他要的部分全部念给他听,“对了,据我所知,艾强现在似乎有意开设另一家分公司,正在积极的标购土地。”
  邵寒将地址和电话抄在便条纸上,一听他这么说,神情突然出现笑意,“好,这个消息太妙了。至于费用,来公司领吧!”
  “谢谢总裁。”他点点头,随即挂上电话。
  邵寒拿着便条纸,嘴畔徐徐拉开一丝笑影。而江文远也在这时走了进来,“总裁,这些资料请你批一下。”
  邵寒点点头,签了名之后抬头问道:“对了,我们公司跟跨国酒业『金色山庄』有没有任何联系?”
  “金色山庄?”江文远摇摇头,“我们公司是做土地标售与营造的,这跟酒业似乎不相往来。”
  “是吗?如果他想标购土地呢?”
  “哦,有这事?”江文远一笑,“如果这是真的,这倒是笔不能放过的生意。”
  “我要看看我们手上还有哪些土地。”他说。
  “我会请总经理将资料拿过来给你。”江文远立刻道。
  “要他快。”
  “是的,我马上去办。”
  待他一离开,邵寒立即玻鹧郏杂镒牛罢庑┠昀次颐枪究陕蛄瞬簧偻恋兀曰嵊邪靠吹蒙系牟攀恰!
  “爸,您真的决定设立分公司?”晚餐后,艾爱贴着疼爱她的父亲旁,腻着他问。
  “没错,这个案子我已经想了好久了。”艾强点点她的额头,“以后你可不能再这么天天玩乐了,得帮你老爸分分忧呀!”
  “什么?”艾爱小巧的眉头一皱,带点儿无奈,“您知道的,人家对做生意向来没兴趣。”
  “我就是知道,才让你玩了那么多年。”艾强摇摇头,“你想想,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没办法永远闲着的。”
  “唔……”她嘴巴一噘,将额前的刘海吹得飘呀飘的。
  “瞧你,那么大的人了,好歹你也念了个学士,是不是该为老爸尽份心呢?”他疼惜地拍拍她的肩。
  “学士!”她也知道自己有几两重,那文凭完全是混出来的。
  “怎么了?”
  “爸,现在大学生满街都是。”她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我知道我不是做生意的料。”
  “小爱,谁天生是做生意的料。”母亲幽兰坐在对面打着毛衣,温柔笑说:“凡是都得学,你爸是真心想教你。”
  “爸要敦我?”她吐吐舌头,“我猜到时他一定会气得大叫我是扶不起的阿斗。”
  “你怎么这么说自己。”幽兰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
  “我……我是说真的嘛!”
  “少来了,我女儿有多精明我心里有数,平时你都是装的。”艾强非常确定的说。
  “您的意思是我大智若愚啰?”她抿唇笑笑。
  “那是当然。”艾强笑了笑,接着端正起脸色,“对了,有关土地的事,我已经标购到手,价钱也谈拢了,至于订立合约的事,就交给你办,怎么样?”
  “什么?您要我去!”她眉头紧蹙。
  “对。”他笃定的点点头,“算是给你一个训练。”
  “我好象不能不答应哦?”艾爱鼓起腮。
  “那是当然。”
  艾爱知道父亲疼她,但是只要他决定的事,是怎么都说不通的,唉……看来她不能拒绝了。“好吧!你能不能让我知道对方是谁?”
  “世纪建设。”艾强笑说。
  艾爱心中一震,“是他!”
  “怎么?你知道世纪?”艾强眉一挑,倒是不知道向来不喜欢谈论商务的女儿也会知道这间公司。
  “呃……您当女儿真的就只会吃喝玩乐呀!我偶尔也会看看报和杂志呢!”她理所当然地说。
  “那好,既然如此,我就更放心了。签约就在后天,这两天多准备一下功课。”艾强站起,“我去洗澡了,资料在我书房的桌上,先拿去看看。”
  “可是爸——”她还想说什么,就见父亲摆摆手上了楼,害她一点儿辙也没。
  “小爱,看在你爸年纪大了的份上,多为他担待些。”幽兰也出声劝她。
  “妈,我知道,我会尽心的。”只是面对的是那个可恶男人,要她该怎么做呢?唉……这回肯定会被他削回来。
  很快的,签约的日子来临了。
  始作俑者邵寒当然是自信满满地等着待宰羔羊——“金色山庄”派来的签约代表。可是当对方就站在他眼前时,还真是让他吃了一惊,因为他再怎么算,也没算到对方的代表竟是她——艾爱!
  “我们真有缘呀!”邵寒扯唇一笑,“请坐。”
  “是呀!”有缘个屁!
  她虽然在心里咒骂,可还是得保持风度优雅的坐了下来,此时她眸光一闪,突然有个想法,会不会这一切全是他计画的?
  “原来你就是金色山庄的人?”他明知故问。
  “家父就是金色山庄的负责人艾强,我想姓艾的不多,你该联想得到。”她倒是挺聪明的反诘。
  “是呀!这么说,是我不够聪明啰!”
  “不,我想邵总裁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她轻轻扯唇,笑得非常灿烂。那美丽的笑容很容易摄住男人的心,要他生气还真气不起来。
  “哦!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邵寒玻а垡恍Α
  艾爱最不喜欢看他那狡猾的笑脸,于是说:“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谈正事吧!合约准备好了没?”
  “这里。”他将桌上的两份合约推到她面前,“你先过目。”
  她翻开看了看,立刻变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过资料,之前跟你谈的价码不是这个数目。”
  “没错,当初谈的不是这个数,但那些价钱只是裸价,并不包括一切包办费用与人事费用,将这些加上去是这个价钱没错。”他也就事论事。
  “什么?就这些费用也会高达十分之一?”
  “这是很正常的。”他依旧是那副迷人风范。
  “那我不签。”她站了起来。
  “可以,但是……你知不知道刚才跟你一块儿在外头等着的男人是谁?”他好心的提醒她。
  “是谁跟我有关系吗?”她逸出一抹绝艳的笑容。
  “当然。”邵寒拿出另两份一模一样的合约,只是其中甲方名称换了,而且合约上的价钱也比她的这份高出许多。
  “那人就是上头这家公司的代表,也争着想要这块地。我做事一向公正,即便他出的价钱高,但我先跟令尊谈了,所以再怎么样也得先将机会留给你们。”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拒绝签约,你会立刻卖给外面那个人?”她气得站了起来。
  “没错。”他笑得诡魅。
  “那么请随意,我就不信台湾这么大,我们会买不到其它的土地。”说着,她立即站起来旋身离开。
  “等等,你如果走出这间房间,要再挽回就很难了,你该心理有数才是。”邵寒及时喊住她。
  她回头还以一笑,“那块地你看要怎么就怎么办,我无所谓。”
  见那女人就这么傲气十足的离开了,邵寒可说是一肚子火。毕竟他给的价钱已经低于市价许多,她不要可是她的损失。
  猛地站起,他就要跟着离开,可是江文远却挡住他,“总裁,金色山庄不要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