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饿了。”我说。
天河一下兴奋起来,“好啊!太棒了。”
大家看着天河,笑着叹了口气,“哎~~~~~~~~” 
第二十六章——表白
        经过疯狂的大吃大喝后我们一起来到了这个美丽的湖畔,湖光迷人,即使是晚上也显得娇媚无比。湖面微微的灯光照在脸上,显得迷人万分,远处传来琴姬的琴声,更是心情畅快。
琴姬正对着湖面,我们可以看出她惆怅的背影,充满着重重心事。
我们走了过去,菱纱一到就喊道,“琴姬姐姐,我们来了。”微微地对着琴姬笑了一下。
琴姬转过身,掩埋着内心的痛苦,笑着对我们说,“大家坐吧,琴姬为大家演奏一曲。”
菱纱一下冲到了前去做了下来,天河坐在菱纱的旁边,梦璃和心婉分别坐在了我的两旁。
“那我就为大家献丑了!”琴姬说着,双手抚摸琴弦,接着一阵美丽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音乐,这熟悉的音乐印刻在我的脑海中,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让我听得好不痴醉。
“细雨飘,清风摇,凭借痴心般情长”,好动人的词,配合着琴声,让人回味着人生的种种往事,它包含了琴姬的痛苦,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一丝丝的喜悦,琴姬是用自己的心在吟唱……
“皓雪落,黄河浊,任由他绝情心伤”,带着无尽的思念想着自己的爱的人,今生被隔离,愿来生还会继续,琴姬背负的痛苦不是一半人所能承受的……
……“为何要,孤独让,你再世界另一边”,我们还会再见吗?如果愿意我愿意跟你一起,我们一起去九泉之下,再度重逢。听到这里,大家的心沉重了起来……
菱纱低头微微说道,“琴姬姐姐,是再用自己的全部的心和命在唱这一首歌……太悲伤了……为什么上天要让两个人有缘,却又无份……”
看着沉重心情的菱纱,我安慰道,“菱纱,世间最重要的是珍惜现在,即使死了想起来也不后悔,因为我一生潇潇洒洒地过了……”
梦璃感伤道,“……或许人和人之间的缘份,都是注定的……等到上天要收回的时候,连一天一刻都不会多等……”
心婉也心负沉重地说,“我想是吧,珍惜现在,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幸福快乐地度过每一天就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事,可是,一些外界原因,却要把他们分离,太残忍了……”
心婉好像有些心事,我一点也不了解她心中所想,如果可以,心婉,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因为,我爱你……心里这么想,也不知道说出来会怎么样,如果拒绝,那以后见面就难了……
天河乐观地说着,“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就算我们三个明天就会分开,我也不后悔认识你和梦璃、心婉、菱纱。爹说过,活着的时候要尽欢,死的时候才没有遗憾,要是因为害怕以后的事,一直避开当下的事,那活着也不会开心的,还有什么意思。”
天河的话真是大快人心,我听了心情也舒畅起来,“大家不要惆怅了,听琴姬唱完这一首歌吧。”
“翱翔那,苍穹中,心不尽。纵横在,千年间,轮回转。”一个潇洒自在的人,他怀志千里,纵横江湖,寻找自己向往的自由生活。这就是琴姬所向往的吧,也好,这对她是一个自由。
“今生缘,来世再续,情何物,生死相许。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太美了,我们追求的不只是平凡的简单日子,和爱人一起踏遍江湖,这才是琴姬的志向所在……
琴声婉转着整个湖面,许久,我们的沉默才反应过来……
大家齐声鼓掌,毕竟太美了,让人怀念不绝。
“琴姬姑娘,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我问道。
“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我喜欢流浪的生活,让人大快人心!”琴姬笑着说道。
我双手抱拳,“告辞了!后会有期,希望你能得到你所想要的!”
“嗯,谢谢。”琴姬回到。
“琴姬姐姐,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菱纱好像很舍不得。
琴姬笑了笑,“会的,我们一定会见面的,世界之小,志向之大,终会有见面的一天。”
菱纱还是依依不舍地说了句,“再见了!”
又是一番别离的场面,我该表演下了,顺手从衣服里拿出了心婉送我的萧,重温着《仙剑问情》的曲子……
没想到自学的萧声还很不错,三年和师父习剑,没事的时候就拿出萧来吹一吹,没想到自己还吹得很不错,连大家都陶醉在我的箫声中。
菱纱闭着眼睛好像在想着什么,偶尔脸上带有一丝微笑。
梦璃也再认真听着我的箫声,心婉低着头,似乎也再欣赏着。就连天河也被我感染了……
琴姬渐渐远去,消失在我的箫声中,箫声优美婉转,正是适合现在我们的情感,世间的一切事物被我的箫声沉醉,渐渐地,箫声弱了下去,万物苏醒了过来……
“没想到霄天你还会吹箫,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菱纱笑着说。
“人不可貌相?怎么好像讽刺我似的!”我也笑着回答。
“不不不,我真的再夸你!”菱纱抱歉道。
“哦哦哦,我知道了。”我笑了笑,继续说,“大家回客栈休息吧,这么晚了,也累了……”
说着我又独自一人撑着懒腰超客栈走去……
……静静地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事,最近悲伤的事遇到的多了连自己都跟着悲伤起来。
闭上眼睛,想着梦寐以求的心婉,百看不厌的她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显得温柔动人,想着想着,我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敲门声吵醒了,睁开眼睛看着窗外,月色真是迷人。
我撑着懒腰去开门,争当我打呵欠开门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人让我惊慌失措——心婉!
“心婉,这么晚了,找我还有事吗?”我慌张问道。
心婉注视着我,让此时的我好不自在,我又继续说话,“心婉,你没事吧?”
心婉还是沉默着,我渐渐地靠近不同寻常的心婉,突然,一阵狂热的心跳涌了出来……
她抱住了我,她的头依偎在我的怀里,而我,却是不知所措,既尴尬又觉得莫名其妙。
心婉终于开口了,“霄天……你,你喜欢我吗?”
一句“喜欢我吗”如同晴天霹雳般重重砸在我的头上,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其他感觉,我始终回答不出来。
“这、这,心婉,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我再次确认一下。
心婉抬起了头看着我的眼睛,金光四射,让我脸红万分,“霄天,在我的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了,要不是紫玲要我鼓起勇气说出来,恐怕我一辈子就只能跟在你的后面……”
“紫玲?她怎么知道的啊?”我问着。
“那天晚上在罗府,紫玲晚上找过你,她出来的时候哭着,刚好看到我了,当时我的手里拿着一件自己亲手为你做的衣裳,她看了我几眼,接着走开了。直到从千佛塔出来她才告诉我。她要我说出来,我喜欢你……”心婉盯着我,让我的心跳达到了极点。
“这、这……”我吞吞吐吐,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心婉继续说,“紫玲姑娘,其实……她也喜欢你,她知道自己和你的差距,她想要你快乐,所以她要我鼓起勇气告诉你,我……喜欢你。”
我这才反应过来,紫玲的动作一直很奇怪,原来,她是为了我,愧疚愧疚!
心婉仍然依偎在我的怀里,她的发香飘散在我的周围,像是进入了花丛中,悠然自得……
心婉对我这样说我当然很高兴,因为我也喜欢她,以前就许诺过,如果可以,我会给心婉以满满的幸福……
我缓缓地把双手抱在心婉的腰上,用脸靠在心婉的耳朵边,悄悄说,“傻瓜,我当然爱你……”
终于说出来了这一句话,真是大快人心,我知道,心婉的心跳在加速,她的脸也红了起来。
此时显现出了衣服美妙的画面:我与心婉互相拥抱着,心婉依偎在我的怀里,渴望得到爱一般,形成了不弃不离的气氛。
我双手捧着心婉的两颊,将她的头抬起来看着我,我说,“这么晚了,明天可能会赶路,你回房去吧!”
心婉擦了擦再眼角的微微点泪水,像是失去的东西重新得到一样,答应道,“嗯,那你也要休息好,不要把身体累着了。”
我刮了刮心婉的鼻梁,“傻瓜,我的身体这么好,怎么会累倒呢,我还要保护你们呢!”
“不行,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长时间的折磨,一定要养好身体!”心婉再次嘱咐我,让我有了种夫妻生活的感觉。
我笑了笑,“去吧,我会的!”接着我的唇放在了心婉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下心婉,我的手舒抚着心婉的头发,再次说,“晚安!”
就在这时,一件意料不到的事又发生了……
梦璃站在门外刚好看见了我们两个的举动,此时的一瞬间,我们彼此陷入了尴尬状态…… 
第二十七章——罗昭的阴谋(上)
       梦璃站在了门外,看见我和心婉拥抱着,立刻转身尴尬地跑开。
我正准备去追,心婉拉住了我的手,“你去休息吧,梦璃交给我了。”
我看了看心婉,想了一会,点了下头。
心婉背对着我从我身边走了出去,关上了门,看见她离去的背影,让我恋恋不舍。
我开始担心起来,万一哪天,心婉不在我的身边,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失去她,我发誓,我一定要给她幸福。今后的路还长,不知道哪天会遇到生死别离的大事,即使我死,我也要保护好她们。
我躺在了床上,重温着心婉动人的眼神,我痴醉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天还没大亮,菱纱急冲冲地冲进了我的房间,开口大喊,“霄天,快给我起来了,不好了,梦璃不见了!”
我正昏昏沉沉中,突然听说梦璃不见了如同雷劈一般吓了一跳,“什么!梦璃不见了,心婉不是昨天和她再一起吗?怎么会……?”
我正疑惑着,心婉也急冲冲地走了进来,“霄天,梦璃昨天晚上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心想她会回来的,可是我等了她一个时辰,我自己也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梦璃也不见踪影……?”
“不会吧?梦璃会去哪?我们得去找找……”说着我拿着剑冲了出去。
刚出门撞上了云天河,天河的鼻子被我撞红了,开始说道,“霄天,你干嘛,好痛!”
“不要管了,你听我说,梦璃不见了,我们要去找找……”我着急说道。
“梦璃不见了?她去哪了?”天河问。
“我怎么知道,所以我叫你去找啊。”我嘱咐道,“菱纱,天河,我们分开找,心婉,你在客栈等等梦璃。”
“好,我会等着她的。”心婉回答道。
说着,天河、菱纱跟我冲出了门外……
这时,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了……
“哈哈哈,楚公子啊,是不是找梦璃姑娘啊?”原来是罗昭,他阴险地笑着。
我回答道,“与你何干?”
“哼,是与我没有关系,可是有件事和你们就有关系。”罗昭的脸色一下转变,对着身后的衙门官差命令道,“来人,把他们拿下!”
我们都疑惑起来,菱纱回道,“你凭什么拿下我们,我们有罪吗?”
罗昭狂笑着,“昨天千佛塔里死了一个人,据我所知,那是秦家的媳妇,你们昨天进入千佛塔,这必定和你们有关系,如今你们是带罪之人,给我去衙门!”
“你,我们又没杀人,你凭什么愿望我们,小心我告你诽谤!”菱纱叫道。
“你告我?哈哈!天真。现在我就代表官府,你告啊!”罗昭继续笑。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发怒说。
“怎样?你要杀了我?”罗昭的眼神带着犀利。
“你找死!”我拔出了剑,准备和罗昭干一架,心中的怒火涌了上来……
我的架势已经摆好,就差开始发动攻击了……突然一只手拽住了我……
我转过身,心婉正拉住我的手,“霄天,不要硬碰硬,他们是官,还有梦璃的失踪可能与他有关系,我们还是查清楚好。”
我迟疑了一下,“心婉,我们是被陷害的!”
心婉看着我,摇了摇头,我渐渐地收回了剑,对着罗昭吼道,“老头子,我跟你走,你听清楚了,要是我的朋友有一个受伤,我一定给你好颜色看!”
天河一旁说道,“对,要是她们受伤,我也饶不了你,还有梦璃,我不知道她是否与你有关,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给我们来阴的。”
罗昭对沿河使了个眼神,说道,“那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天河咬紧了牙关,他的心中也充斥着愤怒。
“来人啊,带他们走!”罗昭吩咐下属。
几个官差拖住天河,但天河一摆手,几个人都倒了下去,真佩服他的力气,天河对着罗昭说道,“不用,我自己会走。”
另几个官差想拖住心婉和菱纱,菱纱就没事了,一下就撂倒他们。心婉毕竟是我最疼爱的,在几个官差想抓住心婉之前我就把他们打退开来。
罗昭没有说话,带着我们朝衙门走去。
一到衙门,人骤然变多。这时,一个三四十岁的来头带着官帽走了出来,他应该了就是县令了。
这个县令一走出来就端出一根椅子给罗昭,并恭维地巴结道,“罗大人,这些事交给下官就行了,您老人家坐着。”
一看就是个狗官,一定被罗昭给收买了!(此后就用“狗官”代替他的名号了)
狗官坐在正堂上,装出一副稳重的样子对我们说道,“见到本官还不下跪!”
所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见到这个狗官怎么可能下跪。
天河立刻吼道,“我们就不跪,凭什么给你下跪!”
“你,你你……”狗官看起来有些恼怒,立刻吼道,“来人啊,重打四十大板,打到他跪为止。”
这时两个官差拿着班子走了过来,一人左一人右,抓住天河的肩膀想往下压。
区区两个官差怎么可能是天河的对手,两个官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压不下去,并报告狗官说道,“大人,我们奈何不了!”
狗官越来越恼怒,大叫,“给我打!”
只见两块板子朝天河的臀部打去,顿时板子被折断。
狗官看傻了眼,反应了一会说道,“我暂且饶过你,你给我等着!”
真是个白痴,肯定是怕了天河才吓成这样,我们都捂嘴笑了起来。
狗官继续发话说道,“给我打,打……打那个女的。”他指着心婉说道。
“打心婉?首先得过我这一关!”我持剑说道。
狗官对两个官差大叫,“给我打,打,打……”说得帽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两三个官差向心婉走去,围在四周,准备举起板子就打……
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我拔出剑随手一挥,三个官差的裤子被划开,裤子掉了下来。这时,全堂哄堂大笑。
狗官拿我们没有办法,拍着桌子吼道,“肃静。”然后又恭维地道罗昭身边说着什么。
罗昭再狗官的耳边哆嗦了几句,然后狗官回到座位上,提高嗓音说道,“经过本官严格考察,你们暂时可以站着说话,要是下次再不跪,哼哼……”
“不跪这样?”我挑衅道。
“不跪……不跪我杀了你!”狗官对我叫道。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我不屑地回答。
狗官没有回驳,转移话题说道,“现在开始审理。”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可知罪?”
天河吼道,“我们有什么罪?”
狗官继续说,“昨夜你们私闯千佛塔,杀害秦家媳妇姜氏,经确认,死者是服下鹤顶红致死,本官怀疑,这与你们逃不了干系!”
我镇定地说道,“我们没做过我事怎么承认?再说姜氏的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再放屁吧?”
“大胆!”狗官恼怒吼道,“本官让你们心服口服。来人,传证人……”
只见两个和尚走进了公堂,以来就像狗一样跪在地上磕头。
和尚甲说道,“昨日我准备值班,刚进千佛塔遇到了他们,看着他们手中拿着剑,脸上的表情很是阴险,怀疑他们有什么动机,所以我没有跟上去,结果第二天,就听说姜氏死了,我肯定,一定是他们所杀!”
“你!你胡言乱语。”菱纱急了起来,看起来想打人。
和尚乙说道,“昨天我也看见他们了,他们从塔里出来还议论着什么,我想一定是他们杀了姜氏,然后准备掩埋证据,不料却被我发现!”
“你们简直是血口喷人!”菱纱气了起来。
我说道,“我们为什么要杀姜氏,你说,我们动机是什么?”
和尚甲说,“我怎么知道,总之我看见是你们!”
狗官从中吼道,“肃静,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心婉说道,“大人,此事关系到性命,请大人明察。”
我对心婉说道,“不用对他客气,反正他们都是被收买的,说什么都不会听我们的。”
狗官拍着桌子再叫,“大胆,竟敢污蔑本官,来人,把他们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你!狗官。”我终于骂了出来。
“你竟敢侮辱我,快,打入大牢,明日当街问斩!”狗官被气得恼怒,满脸通红。
此事,我看见了罗昭脸上的阴笑,这件事一定是他一手策划……
问斩!说起来笑人,以我的功力,逃出牢房或者反抗起来真是绰绰有余。
几个官差走了过来,想押住我们,但我随手一挥,他们倒在地下,天河也是,几个官差扭不过他,反被他弄倒在地。
“注意你们的脏手,不要碰到我,起来带路!”我对着官差说道。
几个官差没有说一句话,站了起来再前面领路到牢房……  
第二十八章——罗昭的阴谋(下)
         “哈哈,好久没坐牢了,真是有一种亲切感呢!”我撑着懒腰,笑着坐在地上。
“你还有闲情,我们都要被砍头了,真是气死我了!”菱纱红着脸吼道。
“不要担心,他们没那个能力。还记得上次坐牢是和菱纱一起的,想起来确是有种亲切感呢!”我阴笑道。
话刚一落音,菱纱的“神掌”迎面而来,打中我的后脑勺,感到一阵头破血流的疼痛,大声吼道,“好痛啊,不要打了!”
心婉笑了起来,看来她并没有被这些事吓到,倒是天河,在一旁哈笑起来,真不爽。
“对了,心婉,我们可以找罗紫玲姑娘来啊,她可以替我们作证,昨晚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我突然想到。
“可是可以,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姜氏是怎么死的?是自杀还是谋杀?莫非故意有人想嫁祸给我们?更奇怪的是,姜氏死了,她的公公婆婆为什么没有出现?”心婉分析了一下,让我也觉得奇怪。
“莫非……是罗昭。”我恍然大悟。
“对,就是那个死老头子,我们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陷害我。”菱纱疯狂叫着。
我陷入了沉思,感觉这件事肯定不简单,最近一定会有事发生。
“我们现在出去,去找罗紫玲姑娘,想必她会知道其中的阴谋。”我说道。
“嗯……好,可是我们怎么出去呢?”心婉望了望望四周。
“这个简单。”我说,接着我拔出宝剑,三五两下,牢房的铁门被我劈得粉碎。
这时,狱卒跑了过来,想和我对峙,我再次三五两下,两个狱卒被我击晕了过去。
“事不宜迟,走!”我命令道。
“霄天,你真是厉害,哪天也教教我。”天河羡慕说道,我没有理会他。
终于走出了黑暗的牢房,见到了阳光,真是一路重见天日的喜悦。
“天河,菱纱!你们去找梦璃,找到了在城门口等我,我和心婉去找紫玲姑娘,弄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我嘱咐道。
大家异口同声答应了“是”,说着,两人一队分开行动。
凭借着记忆沿路到了罗府,真是气死我了,我们和罗家无冤无仇为什么害我们,等我找到了证据,定吧你们“杀”个鸡犬不宁!
说来也奇怪,我们逃狱也也有半个时辰了吧,罗家居然没有动静。
“霄天,这里很奇怪,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心婉看着周围对我警惕地说。
这种时刻最镇定的还是我,我鼓足勇气说,“没事了,我会保护你的,因为……”我的话还没说完,心婉的脸就红了起来,接着转过脸去。
我反应了过来,没有说下去,继续干正事,“我们快找罗紫玲姑娘吧。”
罗府大得出奇,找一个人都这么难,我的轻功还要费上一阵工夫。
经过艰难的“逻辑循环”,我们来到了后花园,从远处看亭子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孩,没错,那就是罗紫玲姑娘了。
我们立刻冲了过去,走道面前就说了起来,“紫玲姑娘,不好意思打扰你,我们有急事,梦璃不见了,而且你爹还诬陷我们杀人,那天你和我们一起再千佛塔,姜氏的死和我们无关吧,你可以为我们作证的……”
紫玲没有说话,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来。
我瞪大了眼睛,“你!不是紫玲……”
心婉在我身后叫道,“霄天,快退后,那不是紫玲姑娘……”
“哈哈哈,太晚了!”假冒的紫玲撕下了面具,眼前的是……罗昭。
我立刻拔出了剑对着罗昭,“正好我们要找你,你却自己出现了,说,为什么要陷害我们?”
罗昭阴险地笑了笑,嘴角抽动了一下,“闻了我的迷魂香能站这么久,你还是第一个。”
我一脸震惊,“什么?你,小人!”我渐渐感到头昏,不一会儿,我模糊地看见心婉倒了下去,接着,我眼前一片漆黑,也倒了下去……
……在迷蒙中,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睁开了双眼,抬起沉重的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绑了起来,眼前站着的,是罗昭。
我一下清醒了过来,连忙吼道,“你这么卑鄙无耻的小人,有种就来一对一,我还怕你不成。”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心婉不见了,连忙问道,“心婉去哪了?你把她怎么样了?快放了她!”我一脸焦急。
罗昭看着我的表情,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