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突然面对这一小家伙的热情相拥,我有点不知所措,“你说你是谁?小莹?”
小家伙离开了我的满怀,飘到我的肩膀上,金色的星点在的身上徐徐洒落,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主人,我叫婉莹,乃是寄生于这柄剑中的剑灵,已沉睡了几千年,要不是上次多亏主人您的血液,我恐怕永远都不会醒来……呼呼~~~”
“原来你是剑灵……那你知道金尊神吧?你了解他的情况吗?”看着这个小家伙在我的肩上我顿感喜乐无穷,那对盈盈的金色翅膀,惹人喜爱。
“哇,好可爱……”没等小莹回答我的话,菱纱就叫了起来,连忙跑到我的身边欲伸手摸摸,而是事不如意,小莹害怕地躲在我的身后,似乎对着菱纱有魔鬼般的恐惧,或许菱纱本来就是一只魔鬼,嘿嘿。
“哼,什么嘛,不摸就不摸。”菱纱佯装生气,把头转向一边,余光仍然不停地瞟过来。
梦璃走到我的身边,捂嘴嫣然一笑,绕过我的肩,笑盈盈地对小莹温声道,“你就是这柄剑的剑灵?好漂亮……”
小莹见梦璃嫣然如花的微笑和柔媚动人的声音,对外人的恐惧一下子灰飞烟灭,缓缓地探出头,飘到了梦璃的肩上。
“好可爱,你叫婉莹对吧?那我就叫你小莹咯。”梦璃爱不释手地看着肩上的宛莹,笑容再一次如花绽放。
这倒是引起了菱纱的不满,“什么跟什么本姑娘好歹也是一个如花似乎的少女,偏偏人人都怕我,哼哼!”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一笑被菱纱一掌拍下,“笑什么,你和这野人一样,就知道笑我。”
“菱纱,我没有笑你啊……”天河委屈地看着菱纱,无辜地摇了摇头。
“还什么如花似玉,这纯粹就是一个母老虎!”我心中不停地嘀咕着,回过神来,继续问小莹,“是你救了楚寒镜和楚碧痕吧,他们俩到底怎么了?怎么会一动不动?”
小莹东看看西看看,终于抬起了头看见仍伫立在空中一动不动的楚寒镜和楚碧痕,若有所思,“幸好她们有‘上清仙诀’护身,不然我也很难救她们,主人,她们只是过渡疲惫而已,过不了多久就会醒的,如今已成仙身,不会有什么大碍,呼呼~~~”
“还谢谢小莹相救,不然我就成千古罪人了。”我微笑地点了点头,小莹也随着我微笑起来。
紫英迎上前来,先望了望伫立在空中的两姐妹,再瞅了瞅呆在梦璃肩上的小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梭罗树的梭罗果,为什么还没有开出来?”
我看了看小莹,小莹却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什么梭罗果,这还要等她们醒来了。” 
第七十章 仙灵之躯
        “呜……这里又变凉了,梦璃你过来下,我有点冷。”久久没见楚寒镜和楚碧痕醒来,菱纱已经被月幽之境的寒气侵蚀得瑟瑟发抖,红唇发白,不时还口吐白气。
梦璃缓步走到菱纱身边,执手相持,刚触碰到菱纱的一瞬间,梦璃也哆嗦了一下,似乎也感觉到菱纱体内的寒意,惊奇的问道:“菱纱,你全身冰冷,脸色苍白,是不是生病了?〃菱纱颤抖着,那发白的脸颊受宠若惊:“我……我不知道,只、只是感觉……很冷……”
梦璃一把抱住了菱纱,用自己的身体为菱纱取暖,倒是天河在一旁却漠然置之:“很冷吗?我倒感觉还好啊。”
听闻此言,我以凌厉的目光瞄了天河一眼,转过头一本正经道:“天河,别杵在那里了,为菱纱取取暖。”
“我……我啊?”天河摸了摸头,言意中带有手足无措之色,“菱纱是女孩子,我好像不能碰的吧?”
这句话,让我想起之前天河与菱纱的对话,我不觉好笑,压制住自己的笑意:“谁叫你碰他了,你不是会一种取火的仙术吗?我是叫你生火,不是要你……占她便宜……”
我将最后几个字说得很大声,话语之间,意犹未尽,菱纱却是怒目对我一视,恼羞成怒:“楚霄天,我要把你给剁了,等本姑娘……咳咳咳……”
“菱纱你慢点,等舒服些再说吧,”我捂嘴一笑,“到时候在下舍身相陪。”
“你……哼……”猛一转身,甩了个侧面鄙视我。
“主人,她们醒了,呼呼~~~”小莹在我身前盘旋而飞,我猛一起身,把小莹猛烈一撞,幸得及时托住,才免于一难。
“主人,好痛的啊……”小莹一脸委屈地看着我,坐到了我的肩上。
“她们真的醒了……”天河迅速奔上前,看着空中盈盈飘然的两个仙女,目瞪口呆。
楚寒镜和楚碧痕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神透露着一丝纯洁无暇的仙子之气,楚楚动人的玉颊掩饰不住那倾国倾城的面容,顿觉一股清新气息漫布了全身。
两人徐徐下落,刚要落地时却悠然飘于半空中,向我飘了过来。
“楚寒镜、楚碧痕,再次谢过恩公的大恩大德,我姐妹俩没齿难忘。”楚寒镜和楚碧痕双双跪地,抱手成拳,恭敬地答谢。
现在在我面前的可是仙女,我可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礼仪,连忙扶起了两人:“不必谢我,你们要谢的还是我身旁这位……”
“在这呢,呼呼~~~”小莹神出鬼没地从我身后钻了出来,飘到两人跟前转了两圈,满意地点了点头,“还不错,虽然修为不甚高,但是已具仙风道骨,恭喜你们啦,呼呼~~~”
“呵呵,还多些小仙女成全,若没有你,恐怕我俩早已魂飞魄散,无缘再目睹世间的千姿百态了。”楚寒镜嘴角上扬,诚心地朝小莹施以一礼。
“哎,说起来你们还真是莽撞,自己明知对‘上清仙诀’的领悟程度还未到标,却还懵懂无知地要成仙,要不是小莹及时相救,不但你们要万念俱焚,我可还要背负千古骂名。”我微微叹了口气,作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两人皆低头垂目,愧形于色,久久不语。
“好了,你们相安无事,也不用自责了,既然已成仙身,也如你们所愿,我可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记得要造福苍生,为民请命,才不失作为一个仙人的职责。大千世界如今为你们而开,人世间的各种千姿百态滋味等着你们尝试,以后也不会受苦于此境了。”我释然道,心中暗暗叫喜。
“等等……不知这梭罗果……”紫英走上前来,梭罗果的事犹存于心,我却差点忘了。
两人恍悟,似乎跟我一样险些忘却:“呃……我明白了,请随我来。”
楚寒镜走在了前面,紫英则随之而去,天河一拽一拽地也跟在了后面。
梭罗树下,楚寒镜看着这颗千年常伴的梭罗树,恋恋不舍之情油然而生,双手抚摸着梭罗树,两眼的泪珠也滑落成一道痕迹,楚碧痕见此,不禁也百感交集。
相拥良久,楚寒镜退却一步,单手出一指,食指指尖点缀出幽幽仙气,挥洒在梭罗树身,梭罗树顿时被纯净的仙气所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着果实。
“这便是你们想要的梭罗果,恩公祝我们成仙,这梭罗果便作为我们的报答,小仙明知,区区一个梭罗果怎比得上恩公的大恩大德,只好铭记于心,在此小仙再谢恩公,恩公之情义,我俩此生没齿难忘。”说罢,楚寒镜和楚碧痕再次施我以娇躯之礼。
楚寒镜悠悠然飘到了菱纱的跟前,从袖中拿出一片叶瓣:“小姑娘,这片叶乃是这梭罗树上独一无二的仙叶,你体魄冰寒,用此一物,纵有驱寒之效,我将此赠送与你,以作报答。”
菱纱颤抖着双手接过叶瓣,声音瑟瑟:“谢、谢……你。”
“碧痕,你不是一直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我们走……”楚寒镜挥手示意,楚碧痕面容如花绽放,欣然之色尽显其面,连忙点头跟着楚寒镜向外飘去。
“恩公……我们后会有期。”楚寒镜转过身躯,作揖别过,翩然而去。
“哇……好舒服。”刚走没多,菱纱活泼开朗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扭头一视,这丫头居然又生龙活虎地手舞足蹈,突然之间,一种不祥的预感袭遍了我的全身。
“嘿嘿……楚霄天,你刚才居然敢那样对我说话……看本姑娘不教训教训你。”果不其然,这丫头刚一好转便开始寻找猎物,于是我就成了第一个牺牲者,情势诡异,三十六计走为上,说罢,我转身双脚一登,瞬间身体在原地烟消云散,早已逃之夭夭。
————炎帝神农洞外——“女侠饶命,小的认错,请您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马,小的再也不敢了。”被菱纱穷追不舍,本来为楚寒镜和楚碧痕输送灵力都已疲惫不堪,再被这丫头张牙舞爪地追杀,只好妥协。
“哼哼,要饶你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菱纱又原本的乐不可支变得一脸肃然。
看到菱纱一本正经的表情,我好奇道:“什么事?别叫我去死就行,我怕死啊,女侠别杀我。”
“呸呸呸,谁要你死啊,这件事等回了琼华派再告诉你,本姑娘暂且放你一马,若有再犯,定严惩不贷!知道了吗?”菱纱注重了口气,想装大侠说话可又装不出来,不禁让众人觉得好笑。
“这个小家伙就一直这样呆在你肩上?”天河看了看我肩上的小莹,忍不住好奇问道。
“不错啊,我感觉蛮好的,是不是啊小莹?”绕过天河窘困的眼神,我看了着斜坐在我肩上的小莹,面露喜爱之色。
“主人,我不想回剑里了,那里面好黑,还是外面舒服些,这里好漂亮,呼呼~~~”小莹瞅了瞅天河几眼,东张西望。
“第二件寒器已到手,天色已晚,我们得赶紧动身回去。”紫英面不改色,从一进炎帝神农洞就是默然无语的表情,让人看了的第一反应就觉得这人是一个木瓜,不知道楚寒镜和楚碧痕会不会这么认为。但更细细看来,面上又多挂上了一层担忧之色,若是没错的话,紫英一定是对楚寒镜和楚碧痕成仙一事耿耿于怀,亦或者是什么原因动摇了他心中的修仙念头。
“呜……”一声惨然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回首一视,梦璃居然倒在了地上。 
第七十一章 蛊毒
       “梦璃……”众人皆惊然,疾身围在梦璃的旁边。
“天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脸色发红,还这么烫?”我托起颓然昏睡的梦璃,焦急之色难以掩饰。
梦璃的整个身体,如同火山滚滚的熔岩,热气腾腾,一时手足无措,我差点将梦璃脱手倒地。
“我来看看……”紫英面色默然地走到我跟前,手挥仙术,无数的白色星点在手心中汇聚,化作缤纷花雨,浸透梦璃的全身。
那一点点光芒暂时压制住了灼灼逼人的热气,梦璃的体温得到了暂时的恢复。可是,那含蓄动人的脸颊却始终夹杂着数不尽的痛苦。
“紫英,到底怎么了?梦璃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我抱紧了梦璃,唯感恐慌,心中好像被压住了一块无法挪移的石头,沉重无比。
“先别急,”紫英平静地说道,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我暂时稳住了梦璃心血流动,可是她的体内似乎有一种奇特之物,更贴切地说,是一种可以使人心血紊乱的生物,破坏着梦璃的气血平衡,以致于面色灼红,热气逼人。”
“等等?你说有一种生物在梦璃体内?”思考再三,冥思苦想,恍然一觉,突然想起了在炙炎洞内所发生的事,“我知道了,一定是羽清,他在被我击倒之前,手成双指点在了梦璃的后颈,梦璃当场眩晕,一定是那个时候羽清对梦璃下的毒。”
“对,那个时候我也看见了,那个家伙,实在太狠了。”菱纱激动起来,咬牙切齿,对羽清充满着无可抹灭的仇恨。
天河也同仇敌忾,怒形于色:“早知道,我就亲手把他杀了。”话语之间,露出浓烈的杀气。
“生死攸关,我们先回琼华再行打算。”紫英淡然道,虽然面部无任何表情,我也看出了紫英的焦急之色在动作上表现了出来。
————御剑飞空——我抱着昏睡的梦璃,心中的愧疚久久盘绕在我的脑海:“梦璃,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受到伤害,我一定要救你,就算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琼华派山门——“师叔!不好了、不好了!”一位盈盈少女面带焦急跑了过来,口喘粗气。
“紫英师叔!你终于回来了!”说话之人正是明靖,这群不明事理的家伙,毕竟还是找茬来了。
紫英面现惑然,迎上前一步:“你们怎么了?”
明靖口不择言,话语之间带有讽刺:“师叔,你还不知道吗?!这韩菱纱在入门前是个偷东西的贼!有人已经认出她来了!”
紫英打量了下围观的弟子,似有话说,走到我身前:“霄天,你先带梦璃回去,这里的事你就别管了,我会处理的。”
我点了点头,抱着梦璃疾步而行,绕过其中一个愤怒的弟子身旁,竟然趁人之危使用内力对付我,幸于我内力稳厚,同时一道气劲以牙还牙,那弟子顿时被我震开一米,险些没站稳。
没有多管这些鸡毛蒜皮之事,现在最重的是梦璃,我的心全放在梦璃的身上。
————梦璃房内——侧身躺下,梦璃的气血又开始出现躁动,而且越来越激烈,四筋五脉频频紊乱,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性命不保。
我将梦璃轻轻扶坐,同时催动自己体内所有的灵力,灵气融汇于双手之上,形成一道白色长链,循循植入梦璃的体内,半晌,梦璃的气血开始有条不紊地循环流动。
随着灵力的大量外泄,疲惫之色已经蔓延到我的脸上,双目微微闭合,那一丝倦意毫不留情地侵犯着我的双眼,但都被我努力抗拒。
经过半个时辰的治疗,梦璃的气色得到了极大的好转,而此时的我已经昏昏欲睡,猛一咬牙,暂时恢复了精神。
“太怪了,我已经驱动寒冰之气和烈焰之气试图将梦璃体内的神秘生物逼出来,甚至还使用了‘上清仙诀’,为什么仍然无济于事?”我思索着,更加感到梦璃体内的不寻常,疑窦丛生。
“呃……好想睡觉。”体力不支,倦意袭身,我顿时感到身体瘫软无力,脑袋眩晕无常,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当即体力不支倒在床上,口喘粗气。
“主人,呼呼~~~”小莹徐徐飘到我的脸前,金翅展风,一股清新的灵灵仙气在我的脑中蔓延。
虽然仍然疲惫不堪,但我还是强撑着一口气坐了起来,眼眸闪过一丝黯然:“小莹,你知不知道梦璃到底中了什么毒?亦或者是受不明力量所支配?在炎帝神农洞还安然无恙,为什么会突发性地昏倒?”
小莹扇动金羽,泻下金色星点,缤纷花雨徐徐洒落在梦璃的身上,接着盘绕数圈,飞回到我的眼前:“主人,刚才我用仙灵之气在她体内试探了一番,我微微感觉到自己的仙灵之气受到了一股邪气的回馈,若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中了一种蛊毒,呼呼~~~”
“蛊毒?”一个念头在我的脑中一闪而逝,“什么蛊毒会如此强大?连仙气都无法抑制?”
小莹无奈,颤抖了几下身体,以示不知:“我不知道,此蛊毒来历不寻常,而且下蛊之人还将自己的精气和意识灌入其中,在我看来,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寻得下蛊之人,打断其连接的意识,释放出那股邪气,她应该还有救,否则~~~”
“否则怎样?”听到这里,我的内心深处涌现出焦急和愤怒。
小莹低头垂目,绝望的声音传了出来:“数日之内,必死无疑……”
无法抑制的情绪一拥而上,我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手将斜卧在我身旁的梦璃揽入怀中:“不可能!不可能!我该怎么办?梦璃,不管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治好你的方法,你等我……”
说完,我将梦璃轻手放下,一跃而起,朝房门外冲刺,一个趔趄,疲惫无力的身子差点绊倒在地。
“主人,”小莹于心不忍,飘到我的跟前,话语沉重,“别这样,你先把伤养好,呼~~~”
“不行,时日不多,我必须找到噬灵羽族的位置,还有羽清,找到他一切都解决了。”坚持着站起身,顿时一个手足无措,又险些跌倒在地。
门渐渐打开了,不是我,而是菱纱,见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连忙扶住我:“霄天,你去哪?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我要救梦璃,菱纱,你让我出去。”捂住胸口,刚要走步,一阵疼痛袭遍心窝。
“你这个样子还救梦璃?你先坐好,告诉我梦璃怎么了?”现在的我手无缚鸡之力,无法和菱纱执拗,无可奈何坐在了凳子上。
“菱纱,梦璃中了羽清的蛊毒,若不及时找到羽清,数日之内,恐有生命之危,所以,我必须马上动身寻找救治之方。”又是一阵焦急涌了上来,说话差点语无伦次。
菱纱打量了下病卧在床的梦璃,转向我道:“羽清已经被你杀死了,你知道怎么救她吗?除非找到一个精通蛊术之人,否则也是无济于事。”
“精通蛊术之人?”刚才的那个念头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次很清晰,也使我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在即墨为梦璃疗伤的那个紫衣女子,就是精通蛊术之人。原来是她,难怪我觉得如此面熟却又想不起来。”顿时一种欣喜之色浮现在我的脸上。
菱纱见我脸色改变落差之大,前前后后天壤地别,面露疑惑:“你还好吧?你说的那个她?是谁?” 
第七十二章 苗疆求医(一)
        “她叫紫萱,说了你也不认识,此人为女娲后人,极擅长于蛊术,可谓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我眉飞色舞地介绍道,如同找到了新生的曙光。
菱纱半信半疑,微微点了点头,看我介绍地唾液横飞的样子,雅然一笑:“瞧你把她说得如此高深莫测,那我们快去找她吧。”
说完拉着我要走,却被我一手甩开:“菱纱,这里交给我吧,我想人太多不宜行事,她和我也有一面之缘,绝不会见死不救的。”
菱纱稍一踟蹰,手托下巴,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你现在的状况能去吗?更何况要背负一个梦璃?”
望了望躺在床上面色憔悴的梦璃,心中早已有了决定:“嗯,没有系的,我还有小莹呢,若是半途我出了事小莹会救我的。”
小莹飘到我的面前,绕着我盘旋一圈,表示赞同。
“那好吧……”菱纱迟疑道,似乎有话要说,却又咽了回去。
看到菱纱犹豫不决的样子,我突然想起在炎帝神农洞外菱纱要我答应一件事,于是好奇道:“对了,菱纱,你说要我答应你一件事,那件事到底是什么?”
菱纱猛一抬头,满脸肃然看着我,足足盯了五秒之久,然后漠然一笑:“嘻嘻,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要你对梦璃好点,别让她受委屈就好。”
菱纱一连串的动作让我心惊胆战,从那肃然的脸色到嫣然的一笑,这个过程我心理遭受到重大的碰撞,一想到菱纱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觉毛骨悚然,感到随时可能被整的感觉,回答道:“呃……你放心,我会做到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我拍了拍胸膛以表示自己的诚信和誓言。
“那好吧,等会我要去找掌门,紫英他们在等我,你早去早回……”菱纱挥了挥手,转身而去。
“不管怎么样,这次总算是有希望了,我要趁你在恢复妖界记忆前把你治好,以后你不论去哪里我都会跟你一起。”心中暗自许下了誓言,收拾好一切,背起梦璃,朝屋外而去。
苗疆位于昆仑山的西南,也称南疆,那里生活着苗人,人们和谐共处,无忧无虑,在女娲族的保护下,千百年来相安无事,也可谓一处圣地。
御剑朝西南飞去,体力不支,手足发麻,几次差点从空中坠落下来,幸得小莹的及时相救,才免于大难。
“这里就是苗疆了?”看着这座城镇,再三确定,“没错,这里是苗疆的一座城镇,要找紫萱,就先得打听打听。”
苗疆人生活淳朴,处处洋溢着和谐的气氛,向往清净悠闲的人到这里居然无不是最好的抉择。
“请问,你认识一位叫紫萱的姑娘吗?”随手拦住一个路人,便开始了询问。
“紫萱?不知道……”那人思考片刻,确定了自己的答案。
“不知道?怪了!”心中疑惑涌起,继续问道,“那这里是哪里?”
路人看了看我的装扮,也顿起一阵疑惑:“这里是南诏国最大的城镇——巫竹城。公子为何背着一位姑娘,莫非是来这里寻医的?”
“先生真是慧眼过人,在下的确是来寻医救治身后的这位姑娘,意外中了一种不知名的蛊毒,如今性命垂危,我必须尽快找到紫萱这个人,否则性命不保。”
路人很是热心,这也是苗疆人的淳朴之处:“公子你到我家来吧,我娘亲或许知道你要找的人,作为苗疆的来宾,我等应竭力相助。”
一股暖意浸透了我的全身,欣喜若狂,连忙道谢:“多谢先生,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呵呵,我叫秦岚,幸会幸会。”秦岚拱手以礼,话语很和亲。
“在下楚霄天,有礼了。”由于身负梦璃,只好鞠躬相礼。
“楚兄,这边请。”说罢,我紧随秦岚,现在对紫萱完全没有线索,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巫竹城之大,不愧为南诏国首城,这里人杰地灵,妙趣风声,比比皆是。在秦岚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间算简陋却比普通民居稍华丽,算豪华却比富宅之所略低微的房子。
“楚兄,里面请。”秦岚做了个请的姿势,温文优雅。
点头微笑,我背负着梦璃先行进屋。在屋外看似不错的宅子,可内部装饰却是风马牛不相及,也让我也有点惊讶几分。
“这位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婆婆从另一间屋内徒步而出,面善和谐,慈祥万分。
秦岚立刻搀住了老婆婆,一步一停地向我走了过来:“娘,这位是我刚不久认识的朋友楚霄天,他此行的目的是到苗疆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