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家涣乘嗄碌氐ハハ鹿颉
“九天玄女,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擅自下凡朕就不知道?如今派遣你代天授命,你却面对一个凡人包庇再三,该当何罪?”天帝带着五颗抗拒的霸气,满脸尽是愤怒。
“小神知罪,甘愿受罚!”九天玄女低下头,惊恐不已。
天帝再看向句芒,气势陡然愈加上涨:“句芒,朕命你看守封神陵,你居然与人为伍,不知天高地厚!罪无可恕!你打算让朕如何处置?”
“小神知罪,甘愿受罚!”句芒也低下了头,不敢有丝毫不敬。
“既然你们都知罪,那好,你们两个跟我回去,至于处分,我自会定夺!”天帝一脸淡然,适才的愤怒也便烟消云散。
“等等!身为一个天帝,凭什么自由定夺别人的命运?我是句芒的大哥,他或生活死,也轮不到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天帝来指指点点!”我站到了句芒的身前,一脸平静面对天帝毫无畏惧。
从未有人这样对天帝说过话,不管是我身边的人,还是众多的神将,都满脸震惊。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面对至高无上的天帝,竟然还有人能如此无所畏惧,竟然还跟着天帝抬杠,顿时议论声纷纷不断。
天帝并未生气,此刻表现得异常平淡:“楚霄天对吗?你三番五次逆天行事,朕自然没有权利管到你。不过,你挟持朕的神界大将,逼迫为小弟,威胁九天玄女,违抗圣旨,又该当何罪?”
“该当何罪?”我讽刺一笑,“在你这个天帝心中,即使我有滔天大罪,你又能奈我何?”
“大哥……”此时的句芒满脸煞白,声音颤抖对我招呼道,他不但担心自己的安危,更担心此时众多人的性命。
“你不用管,我惧怕过谁,别说一个天帝,就连十个天帝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自信一笑,“今天又我在这里,那天帝绝不会伤你和九天玄女一根汗毛,你就放心吧!”
我这么一说,句芒才静下心来,呆在一边默不出声。
“哼,无知凡人!”天帝一声冷哼,对着句芒和九天玄女喝道,“句芒、九天玄女,若是悔悟,就乖乖跟朕回去!”
“谅你也没有那个能力带走他们!”我高举流光剑,剑指朝天,泛滥万道金光。
“是吗?”天帝一声冷笑,单手一挥,原本还在我身边的九天玄女和句芒,就这么凭空消失。我顿时恍悟,这是天帝的空间法术!能在我眼前的将活生生的两人掳走,唯有空间法术才能做到!
“天帝,我三番五次给你机会,看来你这个天帝是不想当了?”我愤恨地怒喝,“你到底把他们藏到哪里去了?”
“藏到哪里?朕需要藏吗?”天帝冷声道,随即高声发令,“众天兵天将听令!无知凡人妄图与天争胜,这里的所有人,格杀勿论!”
“是!”声音浩浩荡荡,回响在天地之间。
天帝的话一落音,整个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准确来说,施展了空间法术回到了神界。
成百上千的天兵天将包围在徐徐下落的琼华派上空四周,声势巨大,此刻的天兵天将心中,唯有天帝那最后一条命令,他们不得不遵守的一条命令:“这里的所有人,格杀勿论!”
“众位天兵天将,我劝你们,最好别真的动手,否则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我好心地提醒道,伴随着警告声的同时,天地隆隆作响,无尽的光芒朝流光剑急速汇聚,天地之力,汇于其中。
“杀!”只听得一个神将的命令,顿时天空声势浩荡,包围着我的天兵天将都朝我为杀过来,但也有不少的天兵天将畏首畏尾,要动不动,犹豫不决。
夙瑶见此,当即晕倒过去,此刻的她已经绝望了,被众多的天兵围杀,夙瑶的心中唯有死亡。菱纱、天河、紫英都站在了一起,已是满脸惶恐,紫英颤抖地持着剑刃,保护着众人,天河也手持单剑,挡在菱纱的前面。
小莹飘到了我的身旁,流光剑不断地汇聚天地之力,小莹身上的金光盈盈飘散,更多的金光则是汇聚到流光剑的剑身之上,通体金光变得无比刺眼,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
……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彻了天、震撼了地,回声无限泛衍,天地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无限黑暗。烟尘弥漫了整片天空,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灰尘世界,以及那成百上千的天兵天将徐徐坠落的尸体。这一剑,我根本没有留情,无尽的愤怒充斥在我的脑海,已经警告过众神将,落得如此下场,那是自寻死路。
如同混沌天开,盘古之力激发了五六成的力量在流光剑之上,再加上另一份血统的支撑,就是一百个天帝,也不可能挡住我这一剑!
“完了?”菱纱一脸愕然,仍然沉浸于刚才的震惊之中,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不但菱纱如此,就连紫英、天河依然如此,呆呆地看着天空中坠落的天兵天将的尸体,似乎恍若未觉。
……
众人还在震惊,一红衣红发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来者便是重楼。重楼一米九高的身材站于我的眼前,我虽然比之矮上几公分,但此时我的力量,足以轻易击倒重楼。
“本座已经知晓所有事情,你能有如此成就,本座钦佩之至。”重楼冷然地说道,堂堂一魔尊,能对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千载难逢。
“重楼,你可以帮一下我吗?”我比较礼貌地请求道。
“说吧!”重楼淡然说道。
“能否借我‘千凝魔艮’?我现在要到神界,取了那天帝的项上人头!”眼中一道剑光闪过,此时的我杀机四起。
“取了天帝的项上人头?”重楼忽然仰天长笑,随即点头道,“有此气魄,比本座更有胆识!你这么知道本座就有‘千凝魔艮’?”
“此事并不重要,我的兄弟还有一位对我有恩的人现在都被天帝囚禁,更有可能打入凡间或者判处死刑,我的动作必须快!重楼,你帮还是不帮?”虽然话语平静,但我心中却焦急万分。
“好!”重楼单手一翻,“千凝魔艮”出现在重楼的手上,“此物可以助你直接通过神魔之井,到达连接神界的另一端。”
“谢谢!”我接过了千凝魔艮,“还有一个忙可否麻烦一下?”
“哈哈!说吧!”重楼爽快地答应。
“这琼华派正在下落,可否帮我毁了它,或者使其安然坐落于地面?只要不危及到山底的众多苍生就行!”我毫不犹豫地请求道。
“区区小事,为何需要本座的帮助?”重楼冷冷地说道,“恐怕只要你随手一挥剑,这下落的琼华派就能化为尘粒。”
“不,我还有一个忙需要你的帮助。”我微笑道。
“哈哈!”重楼大笑,“果然就如本座所想,还有什么忙,一并说了,你的忙,本座一定会帮!”
我看向菱纱、紫英、天河、夙瑶、玄霄,说道:“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这里的事解决了,请你将他们送到青鸾峰……还有,我担心神界会找他们的麻烦,所以我想请你保护一下他们。”
“让本座保护凡人?”重楼略一迟疑,随即点头答应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就答应你。若你真的取到天帝的项上人头,那也算帮了本座一个大忙!”
“霄天,你……”菱纱看向我,到现在才回过神来,“你说,你要去神界取天帝的想上人头?会不会有危险啊?”
“菱纱、天河、紫英,你们放心,也不必惊讶,既然我做出了这个决定,我就有十足的把握做到!天帝无情,那也休怪我无义!”寒光闪过,一股浓烈的战意在我体内流窜。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菱纱略一迟疑,“杀了天帝,难道不会遭到什么报应吗?”
重楼出声道:“何谓‘天’?何谓‘道’?在你们凡人看来,做了恶事必有报应,不过在我们神魔界,即使被杀无数,也不会遭到任何代价!天帝死,神界或许会崩溃数千数万年,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很快就有新天帝的诞生!”
菱纱仍懵懵懂懂地点头,不只是菱纱,还有紫英、天河,对于“天道”的理解仍处于一个萌芽的阶段,根本不了解“天道因果循环”的具体意义。对于我做的事情,菱纱、紫英、天河有的只是震惊,震惊归震惊,但最后还是要回归现实当中。
“那……你小心点……”有因必有果,菱纱、天河、紫英或许略微明白,只能为我祝福。
我微微点头,千凝魔艮化为了一道传送阵,我与小莹,步入了其中。
第一百零六章 天帝的末日
        ――――神界――
“这就是神界?”我眼中的神界,奇美壮丽,建筑皆是美轮美奂的创造。神界的天空,似乎没有一丝污秽,纯洁无暇,明澈透亮。不过天规却碍于了神界之人的行事,这里的神人无一不循规蹈矩,神界的大门,永远都有侍卫日夜不眠地看守。再联系当年飞蓬由于触犯天规打入凡间,就知道这神界内部的严密性。
“不过,神界即使再何等繁华,今日终究会成为废墟!”一声冷笑,流光剑已经蠢蠢欲动,我迈步向前走去。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一名神将走上前来,手持兵刃喝斥道。
“取你们天帝项上人头的人!”我很是干脆得回答道,目光凌然,迈着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取天帝的项上人头?”那神将站着原地一动不动,满脑子的疑惑,对于我刚才说的话,此刻正在绞尽脑汁努力琢磨,片刻之后,那神将依旧想不通,不过终于觉悟了过来,当即惊恐大吼,“快来人,抓住他!”
神界的警备时刻确是严密无比,仅仅一名神将的波动,不一会儿,就引来了众多神将的支援。当我迈出二十多步的时候,已经有过百的神将围上了我,手持长枪,人人都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这个“取天帝项上人头”的人。
“我看你不是神界的人,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来这里干什么?”一位看似神将首领的人手持长枪面对着我,似乎有些畏惧。
我双手环抱,屹立于众神将的包围之中,只是一声冷笑,慢慢悠悠地吐出了四个字:“挡……我……者……死!”
众神将闻言,不禁脸色大变,为首神将更是恼怒万分,当即命令道:“听我号令,今日有非神界人士私自擅闯我神界,按照神界之天规,此人杀无赦!大家无须顾忌,上!”
声势浩浩荡荡,原本安幽清净的一个神界,由于我的到来,顿时喧哗非常,源源不断的众神将界手持长枪朝我杀来。无尽的血腥、无数的尸体,今日将布满整个神界,无人可挡!
流光剑升空,在不受我控制的情况下,顿时金光大盛,朝众神将横扫过去。金光过处,只剩无尽的惨叫以及血腥,鲜血撒空,原本毫无一丝污秽的神天空,就这样被蒙上了一层浓浓的暗红。
金光渐渐消散,流光剑自动回到了我的身边,我顿时双眼一阵发亮:“流光剑居然能与我心灵感应,在我愤恨的情况下能不受控制地攻击敌人,这还是我第一次对流光剑的感应。”
我感应到流光剑剑身流窜的金光,正与我体内沸腾的鲜血连连感应,总而言之,我使用流光剑的境界又达到了更高的一个层次,那就是“以心运剑”!即使不亲自动手,流光剑也能随着我的感应做到我心中所想之事。
现在的神界,鲜血流淌了一地,从未这样打开杀戒的我,如今已是双眼泛红。血腥!无尽的血腥!挡我者死!
一路走来,所有的神将都对我畏惧三分,甚至有些神将站在一旁手持长枪已是颤颤发抖。有些神将想要趁机偷袭,但还未达到我身前三米,已经化成了粉末。我已是无人可挡的修罗杀手!
――――神殿――
神界大殿,正是天帝与神界众官员所在的位置。我带着无尽的杀气迈进了大殿,首先印入我眼帘的是,九天玄女和句芒皆被镣铐住手与脚,跪在天帝的面前,此刻的天帝正满脸寒酸,对着九天玄女和句芒正在说话:“作为神界高层人物,竟然与人为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打入……”
“打入什么?”我突然打断了天帝的话,天帝面色一变,众官员皆面色大变。
从我进入神界到神殿,整个过程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甚至更短,神界大量神将被我屠杀,目前还没有传入天帝的耳朵。天帝见到我的到来,自然是震惊万分,神界的其他官员,非但震惊,而且还满脑子的疑惑不解。
“大哥!”句芒当即大喜,随后脸色沉了下来,“这里很危险,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九天玄女看向我,瞪圆了眼珠,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胆!哪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在神殿之上撒野!”其中一个神界官员当即大喝,其余的神界官员皆随着应和,但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前来与我正面较量,站在一旁只是拼拼口舌。
“怎么?你们这些神界的蝼蚁瓢虫,是不是找死?”我凝视在场的所有神界官员,眼中寒光四射,顿时,所有神界官员皆口吐鲜血,仅仅一个眼神,在场的所有神界官员皆受重创。
“怎么可能?”其中一个神界官员口吐鲜血,连连倒退,诧异地看向我。
“句芒,有大哥在,今日天帝休想动你和九天玄女一根汗毛!”我微笑着看向身负镣铐的九天玄女和句芒,转眼脸色一冷看向天帝,“天帝,今日我将代替所谓的‘天道’对你进行审判!今日,就是你天帝的末日!”
天帝脸色变了又变,苍白、铁青、绯红……各种颜色在天帝的脸上表露无遗。稳定了心中的澎湃,天帝站起身来看着我说道:“你一个人怎么来到神界的?难道神界的所有天兵天将……”
“仅仅一个眼神就能让这里的所有神界官员受到重创,你说你那些天兵天将现在还活着吗?”我冷冷地看着天帝,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神界的天兵天将文武百官,也不过如此,太弱!”
话一落音,我将速度提高到了极致,原本站在神殿门口的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皆一窒,瞪大了眼珠看着神殿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我的踪影。顿时,有不少的神界官员都惊慌了起来,甚至逃窜出了神殿。天帝一脸肃然,观察着每一点动静。
“快逃啊!神界的末日来了!”不少的神界官员皆是惊恐万分,根本不顾天帝的存在,连滚带爬地逃出了神殿,更有其甚之人双腿当即瘫软跪地,丝毫不顾形象如同落荒之犬奋力外逃,脑袋撞脑袋,星星月亮满天飞,混乱至极。
“天帝,看什么呢?”我一剑拔出,朝天帝的脖颈横扫而去,剑气逼人,普通人甚至普通修仙者根本无还手之力,毕竟我还保留了一点实力。
天帝临危不惧,横手出剑,一柄通体红光的长剑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天帝的手中,稍一使力,我就被震飞开去,毕竟没有料到天帝还留了一手,我退回到了原地,仍保持着一脸淡然。
天帝见我不出招,高举通体红光的长剑,冷笑一声道:“迄今为止,还没有人逼我使出过轩辕剑,你还是第一个!轩辕剑坚不可摧,蕴含的能量乃是六界第一强大,今日,我就用这柄轩辕剑将你这狂妄之徒斩杀于神殿之下,给天下之人一个警告!”
“轩辕剑?”我眼中一道寒芒闪过,看着天帝不禁笑了,而且是大笑特笑。
“你笑什么?”天帝感到一阵不妙,“莫非你还能在我眼中逃走?告诉你吧,你走到哪,轩辕剑就能感应到你,你是绝对逃不出我的视线的!”
我根本不顾天帝说话,当即身形一动,微风飘扬,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天帝的面前,使出全身力量,狠狠朝天帝砍去。天帝横剑于流光剑划来之处,妄图以此抵挡我的攻击,但下一刻,天帝的脸色瞬间大变。
流光剑于天帝的轩辕剑接触的一瞬间,轩辕剑化作了无数的碎片,洒满了一地,而此时的天帝,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他完全不能接受,眼珠豆圆,嘴中还喃喃自语:“轩辕剑毁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以为你的轩辕剑就是六界之内无坚不摧的第一神器?”我愈加握紧流光剑,冷冷道,“告诉你吧,六界之内堪称第一神器,就是我手中的‘金佛流光剑’与藏匿在盘古之心中的‘赤神残夕剑’!知道了这两柄神剑也算你的荣幸,死吧!”
金光剑刃横扫而过,切过了天帝的首级,顿时鲜血横飞,就像不要钱的自来水,肆无忌惮地洒满了神殿的每一处角落。天帝的首级横抛而出,脸上仍然保留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犀利的眼神将天帝的不甘毫无遗余地表现了出来。这一刻,神界天帝的势力彻底瓦解!
第一百零七章 惊变
       寂静!一切都显得那么寂静!天帝的死,使在场的几个神界官员满脸煞白,惊恐到了极点,蜷缩在一团,眼神之中只有一片白色的茫然世界。神殿各处,鲜血遍布,天帝的首级一直滚落到一个神界官员的身边,那神界官员当即惶恐而叫。
“众神听令!”我单脚踩在天帝的神座之上,高举流光剑,声音在整个神界回响,此话一出,所有的天神都跪了下来,“从今日起,原天帝势力彻底瓦解,撤除所有天条天规!新的天帝,由我兄弟‘句芒’继承!”
“参见陛下!”不管在场的还是没在场的,神界之中,所有天神皆跪地高呼。所有天神,他们的眼中只有对于我的畏惧,新的天帝由我提拔,自然也不敢有所反对,只能乖乖地就此任从。
句芒惊愕,根本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原来还戴着镣铐的句芒就这么眨眼功夫就成了天帝,岂能不震惊?
我等待着句芒的反应,片刻,句芒一阵颤抖,从惊愕之中回归,看着众位天神都对自己恭敬地叩首,连忙看向我:“大哥,你说让我当天帝?我只不过是神界的一位小小神将,如此重任,我如何担当得起?”
“句芒,大哥理解你此刻复杂的心情,但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如今神界的所有天条天规皆已废除,你还是赶快继位,制定出管理神界的新天条天规吧!”我微笑地看着句芒。
“你们几个,难道要让天帝戴着镣铐?”我凌厉的目光朝众神界官员看去,眼光暴闪雷鸣。
“小神知错,这就为陛下解下。”其中一位神界官员连忙应道,唯恐自己的性命不保。
解下了镣铐,九天玄女一脸肃然,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话,对于刚才原天帝突如其来的死,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接受,只是对着句芒略微一躬身,表示对新天帝的尊敬。
“九天玄女,你也不必如此惊奇,从此以后,你便与句芒平起平坐,神界之中,任何人都不可违背你与句芒的命令,你们就是新的神界掌控者!”见九天玄女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微笑地为九天玄女开解道。
“是……”九天玄女慢慢悠悠地答应了我的话。
“句芒,大哥还有一件事有求于你。”我走到了句芒的面前,句芒到现在仍然一脸愕然,我拍了拍句芒的肩膀说道。
“大哥请说。”句芒略微躬身应道。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还要劳烦你这位天帝下凡了……”我说道,“到了人界,我还要去蜀山地脉门口的的盘古之心取一件东西,主要是需要你的空间法术帮助我一下而已。”
“大哥,没有问题,我们什么时候下界?”句芒恭敬地问道。
“所谓‘神界七日,人界千年’,我来到神界也有一炷香的时间了,恐怕下界已经过去了一两年了吧。下界或许已经发生了沧桑巨变,所以事不宜迟,我们马上下界!”我一脸严肃道,在我的心中,最担心的还是那金尊神邪体。
“大哥准备,我们马上启程!”句芒单手一挥,一道光芒包围了我与小莹,空间法术已经施展而出。
“九天玄女,后会有期!”我双手抱拳,九天玄女也回敬了一礼。
――――青鸾峰――
“呼……终于回来了……”一阵浑浑噩噩之后,我与句芒出现在青鸾峰峰顶,这里正是云天河的居所。在我心中,在青鸾峰隐居就是我永生的向往,山清水秀,云雾缭绕。春日鸟语花香,冬日银装素裹,正是隐居的绝妙之地。特别是青鸾峰的那一挂瀑布,终年倾泻而下,构成了青鸾峰的一处独特的奇丽。
走到云天河搭建的小木屋前,我正欲敲门,门却吱吱呜呜地打开,一位红装少女徐徐抬头,看着我,脸上不由添上了一份惊喜:“你是……霄天……你是楚霄天?……真的是你吗?”
我微笑地点了点头,开着玩笑说道:“才多久没见,你就不记得我了?”
菱纱一把抱住了我,此时的菱纱尽是激动,松开了我后眼中泪光盈盈:“什么多久?都两年了,我还以为你在神界出了什么事!你让我们大家好担心你知道吗?天河、紫英天天都在为你祈祷,大家有多着急你知道吗?”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我一叹气无奈地道歉,随即问道,“我离开的这段时日,人界出没出什么事?还有那玄霄和夙瑶呢?他们到哪里去了?”
“玄霄和夙瑶他们云游四海去了,他们很感激你当年你救了他们一命,要我转达你。天河他去打猎去了,准备晚餐……”菱纱略一踟蹰,激动的脸色随即阴沉下来:“你走了之后的一年,整个人界都……哎……”
“人界怎么了?”我感到一阵不妙,连忙问道。
“人界之中,莫名其妙地跑出来一个黑色的怪物,那怪物眼冒黑烟,和当年的玄霄无异……还自称为‘邪尊神’,现在的人界……几乎都在他的统治之中……”菱纱的声音愈来愈小,满脸无奈地看着我不知如何言语。
“那紫英呢?”我也开始激动起来,心中愈来愈感到一阵焦急。
“紫英除妖去了……就在青鸾峰不远处……”菱纱回答道。
“除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