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连连。
邪体的攻击着实强大,面对让人感到压抑的敌人,只能靠速度配合手中的神剑给予重创。
“流光斩!”地面爆炸处,烟尘还未散开,一道凌厉的剑气从烟尘之中横扫而出,划破长空,势比雷霆万钧,朝邪体极速射去。剑气过处,空气嘶鸣,气势磅礴,恍若天雷当空,势在必得。
……
再看看天河与噬灵魔君的决战。噬灵魔君早先的打算,以暗黑之气灌注全身,试图一招必杀,可事不如意,噬灵魔君所释放的能量被赤神残夕剑尽然吸纳,更加增助了赤神残夕剑的威力,天河的反击,险些将噬灵魔君重创。
面对天河手中的赤神残夕剑,噬灵魔君不由皱紧了眉头,稍微了解了对方的实力,全力投入了决战。
天河冷静以对,按照平常使剑的习惯,依照“狂煞”朝正处于思考状态的噬灵魔君重重砍去,攻速虽然慢,但噬灵魔君想要尽然避开,还是比较困难,毕竟天河手中所持,为六界第一神剑。
噬灵魔君不慌不忙,四肢微微舒展,紧身的红袍将噬灵魔君的魔鬼身材尽然勾勒成形,恍若嗜血的魔女,十指成爪,与天河正面对峙。“狂煞”攻,魔爪防,只听得一阵刺耳的轰鸣,天河的身影在爆炸声中徐徐下坠,赤空陡然出现,接住了凌空飘落的天河。而噬灵魔君的脸色也不由一变,显然已是受到了轻伤。
……
邪体与我,皆是难攻难守,但我却隐隐察觉,邪体还保留着实力。
半空之中,我与邪体的身影时现时隐,仅仅一个眨眼的功夫,邪体对我的攻击次数已是数以万计。无数的对峙产生的金属撞击声,响彻满天。我的速度已达到了极致,而邪体的速度却丝毫不下于我,顿时爆炸声连连不断,形成了一个僵局。
“五灵之术――雷!”心意一动,流光剑剑指长空,无数的雷电凌空劈下,布满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而邪体的身影不由一滞,不再靠速度改变方位,只听得邪体一阵笑声,高呼凌空劈下的武术雷电:“五灵之术――雷!”
使用同样的仙术,邪体的五灵之术完全不下于我,只见天空之中划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我的五灵之术皆被邪体的五灵之术所代替。结果恰恰相反,无尽的雷电朝我劈来,感到一阵压抑,我再次掐诀高吼:“五灵之术――炼狱火海!”
虽然我是主修雷,但对于另四类仙术的掌握也是烂熟于胸,按照五灵相克,我使出了火系仙术的最强一招。真火覆盖了整片天空,浓烟四起,轰鸣声连连,如同陷入了九幽地狱,顿时一片水深火热。
施展仙术,需要大量的体力;施展如此高等的仙术,不但需要大量的体力,还需要大量的真气;施展如此高等仙术以作防守,不但需要大量的体力、大量的真气,更需要持久的毅力。
面对无尽奔腾的雷电,我需要不断地输出“炼狱火海”才能勉强撑一口气,但是长时间地输出,不免会让邪体趁虚而入。
“哎!”一阵挑衅的叹息,一道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十指成爪,刺入了我的腹部,顿时鲜血从我空中喷洒而出,失去了支撑,无数的雷电尽皆朝我当头劈下,眼前陷入了一阵浑浑噩噩。
“小天……”跟在我身旁的小莹一声惊呼,急得眼泪流了出来,看着我胸口被鲜血染红的窟窿,更是急得喘不过气来。我的身体徐徐落空,一声轰然,坠落在地……
……
天河与噬灵魔君争夺不相上下,赤空时而帮助天河抵挡噬灵魔君的伤害,场上形成了天河与赤空二对一的局面,噬灵魔君略占下风。
此时的噬灵魔君已然脸色苍白,久攻不下,非常担心自己可能败阵。再加上赤神残夕剑不断地吞噬噬灵魔君的能量,噬灵魔君力不从心。
骤然!在天河与噬灵魔君的交战之地,一道黑影极速划过,穿透了天河的身体,站到了噬灵魔君的旁边,待黑影停下,清晰可见,正是邪体!
“这位小兄弟,你们二打一对付我的手下,是不是太不公平?”邪体一脸诡笑,看着已被攻击还处于茫然的天河。
一个窟窿出现在天河的胸口,天河顿感一阵天昏地暗,徐徐下落。
“主人!”赤空目瞪口呆,还未反应过来,天河落到了我的旁边,躺倒在地,微微开眼,直喘粗气。
终章 花开花落心如旧
         “楚霄天,你输了!”邪体仰天长笑,洋洋得意,看着躺在地上的我和天河,满脸笑开了花。
“邪尊神大人,没想到这个兽皮小子居然这么厉害,我总感觉他手上的那柄剑有问题!”噬灵魔君一脸冷汗,面对拥有赤神残夕剑的天河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现在却觊觎着赤神残夕剑。
邪体一摇头,莫不关心道:“要不是本尊及时出手,你以为你胜得过他吗?告诉你也无妨,楚霄天手中所持与这个小子手中所持乃是堪称六界第一神器的鸳鸯对剑,其蕴含能量之强大,若是懂得如何使剑之人以此克制本尊,恐怕连本尊也难逃一死!”
噬灵魔君一窒,不再说话。
邪体转头凝视噬灵魔君,继续说道:“不过两个将死之人,本尊是不会觊觎他们的遗物的,这两柄剑你最好也不要打什么注意!看在这楚霄天还是本尊故人的份上,这两柄剑就送给他们做陪葬吧!哈哈哈哈”
……
“小天……小天……”无数的星点徐徐洒下,在我眼中如同一幕璀璨的星辰,虽然重伤,但疼痛却减轻了不少,小莹看着我胸口莫大的一个窟窿,急得泪流满面。
“主人……主人……”赤空轻扶天河,看着天河胸口鲜血直流的窟窿,无能为力。
“小莹……对不起……”拼着勉强挤出来的一口气,我无力地说道。
天河却是根本说不出了话,虽然有神龙之息在体内,但对于如此巨大的一个伤口,也是无济于事。
“赤空大哥……”小莹看向赤空,略一点头。
赤空看向小莹,似乎心有灵犀,微笑着点头:“好!”
好什么?谁也不知道。
……
朦胧之中,小莹娇小的身躯渐渐模糊,无数的金色星点遮掩住了全身,一时间璀璨夺目,闪耀万分。似乎放大了瞳孔,原本在我朦胧的眼皮之下,小莹的身躯渐渐变大,略有节奏。到最后出现在我眼前的确是一个盈盈少女,那对金光耀目的翅膀如今却是一双天使般的羽翼,金光洒满了整片天空,璀璨无比。
“小天,还记得小莹以前对你说过的话吗?”少女看着一脸迷茫却又万分痛楚的我,微微一笑,笑容娇媚迷人,清新自逸,“只要有小莹在的一天,小莹绝不会让小天受到任何伤害的……即使……付出小莹的生命……”
“小莹,你要干什么?”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连话都无法张口说的我,听到小莹说到最后一句话,变得心浮气躁。
小莹微微一笑,小莹不再言语,那少女的香唇在我的额头微微触动,芳香四溢,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身躯开始化为一点点微弱的星光,照耀在我的全身,如同进入了梦境般的迷离世界,舒心至极。
……
“主人……”赤空与小莹微微点头之后,自身也化作了无数的红色星点。
天河看着赤空渐渐模糊的身躯,仍处于一片茫然状态,待到鲜红的光芒泼洒到自己的身上时,才恍然大悟,愤恨不已。
天河与我胸口上的窟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而小莹与赤空,为了我与天河能再一次重复生机,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最后化作了无数的璀璨的星点,消失殆尽,临走前却仍然保留着那一份心甘情愿的微笑。非但如此,小莹与赤空毕生的修为尽然化作了我与天河的力量,比之从前,我与天河的修为猛速增加。
……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小莹,你回来,你回来呀……”
恍若世界末日,方圆数百里内乌云密布,天空之中,暴闪霹雳,无数的电蛇在黑云笼罩之下蜿蜒盘旋,狂啸九天、雷霆万钧、云破天开。一条条电蛇化作了九头巨龙,带着无尽的咆哮,射向邪体与噬灵魔君。
天河的愤怒达到了极点,看着凌空而立的邪体与噬灵魔君,声音响彻九天之上:“我要你们都死!”
神龙之息映衬赤神残夕剑,在天河的背后,出现在一条见首不见尾的神圣之龙,仔细一看,正是幻化的衔烛之龙,虽然只是虚体,但论攻击力、破坏力,真正的衔烛之龙也有所不及。
邪体与噬灵魔君不由脸色大变,作为一代魔王的邪体,此刻表现得异常平静,倒是噬灵魔君在颤颤发抖。虽然两人面对同一种情形所表现的反应截然不同,但两人所想却是丝毫不差:“逃!”
“逃得掉吗?”速度更胜一筹,在邪体有所打算之前,我已然站在了邪体的面前,“今日,你就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沉重的代价!”
“想逃?没那么容易!”原本速度欠佳的天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噬灵魔君的眼前,“今日,你就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沉重的代价!”
“轰!”伴随着巨大的轰隆,金佛流光剑与赤神残夕剑在黑暗的天空之中划出了一道柔美的直线,鲜血横飞,洒满长空……
――――三年后,青鸾峰――
自从那次惊天动地的决战之后,已经三年有余。此时正值冬季,青鸾峰之上,银装素裹,飘然的雪花如鹅毛一般徐徐下落。原本翠绿的青鸾峰,此时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分外妖娆迷人。那终年倾泻而下的一挂瀑布,如今已不再澎湃汹涌。青鸾峰之上,如今又多了几间木屋,白雪盖顶,洋溢着逼人的寒气。
天河的木屋之外,四座坟墓已被覆盖上了一层雪霜,显得萧索至极。四座坟墓,厚扎严实,皆是我与天河、菱纱、梦璃、紫英精心所盖,包含了大家对死去之人深深地思念。心婉之墓、小莹之墓、赤空之墓、金尊神之墓,横排于木屋之前,让人所见之后不由一阵深深的叹息。
天河与菱纱已经成亲,天河在菱纱的教导之下,如今对男女之爱也有了一点理解。紫英在我的帮助之下,修仙之路愈来愈平坦,若是照此速度,十年之后必成仙身。最然紫英对菱纱还保留着那一份真爱,但紫英个性刚烈,为了朋友,甘愿放弃自己一切,包括幸福。
大战之后,在句芒的帮助之下,众人重新回到了幻瞑界,我也按照当初的承诺,风风光光迎娶了梦璃。婚宴当时,整个幻瞑界热闹非凡,我在幻冥界之中,所有的梦貘都把我当成了英雄看待,因此对于我与幻瞑界少主梦璃的成亲,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当日,喝喜酒、闹洞房的人多不胜数,我与梦璃洞房当天,什么事都没有做,想起来那才叫一个遗憾,熬过了一个不眠夜。
当时的幻瞑界,梦璃亲手所制的祈愿星布满了幻瞑界的每一寸天空,就好像进入了无边的浩瀚的星辰,我与梦璃携手其中,是那么的倾心浪漫。
三年来,玄霄回到青鸾峰一次,那一次是在天河与菱纱成亲的当天。如今的玄霄,脱离了心魔的控制,不靠暗黑之气,也有当初那强大的实力。玄霄对于我,却是万分的感激,对于当初自己痛下绝手杀死心婉,对我表示了万分的歉意,虽然一切都无法弥补,但我还是原谅了玄霄。
……
这一天,天空飘着微微雪花,我与梦璃携手漫步于靠近即墨的海边。海浪平静,似乎正在诉说着那一段忧心的往事,微微泛起一丝涟漪,溅起无数的水花,似乎正在哭泣。
并没有在意海边的风景,我与梦璃就这么一直走着、走着……虽然寒冷,但彼此温暖的手却充溢了彼此的心灵,忘却了烦恼,忘却了疼痛,忘却了忧伤,只有那一丝幸福的惬意,久久不去。
“梦璃,在青鸾峰上生活可住的习惯?”我忽然出声说道。
“嗯,我很喜欢那里!”梦璃面颊一红,不在言语。
而我也找不到话说,牵着手,就这么不言一语地走下去……
……
靠近海岸的尽头,一个微微绰现的身影徐徐而立,却让我感到那么的温馨至极。待走近一看,我却无法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父亲!”一阵惊呼,也不管是不是错觉,我朝那熟悉的身影奔跑而去。
“天儿,好久不见!”父亲微笑看着我,那眼神是那么的真实,“真实苦了你了。”
微微一觉错愕,我感到了那真实的亲切,原来一切都是真的,父亲回来了,父亲并没有死:“父亲,你真的没有死?”
“傻孩子,我自有办法活着站在你面前,莫非你的眼睛还会骗你自己?”父亲微微笑道,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哇,小天!呼呼~~~”更是一阵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响起,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三年了,根本没想到那调皮可爱的小莹能再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你是真的吗?”不知为何,开头第一句话我却这样问道。
“小莹不是真的还是假的?呼~~~”小莹嘴角一掀,不高兴地说道。
“是真的是真的!”我一阵热泪盈眶,此时的我如同一个婴儿,肆无忌惮地留着泪水。
一个身形硕大的男子凭空出现在父亲的身边,我顿感一窒:“赤空?”
赤空微笑着点头:“对,我们都回来了……”
连连惊喜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心燃烧着沸腾的火焰,久久不能平静,静下心来,略一思考:“等等,你说‘我们都回来了’?那……”
父亲点头,手指指向了海岸的尽头……
俏媚似月,明眸如水,那若隐若现,却有那么真实可见的身影唤起了我心底的那一段真挚的记忆。黑发飘然,在海浪激起的微风之下徐徐飘动。一头黑丝底下,那饱经沧桑的面容已是浪迹斑斑,但依旧那么迷人,那么美丽,那么让人感到惬意舒心。这是一种无可比拟的曼妙,依依不尽。
此时,平静的海面激荡翻滚,似乎正在为这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倾诉呐喊。
此时,微弱的雪花飘然渐硕,似乎正在为这一段沧海桑田的爱情洗礼赞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